第七十九章 木樨肉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黎洛棠被翠柳一路搀扶着,走过摆着花盆长长走廊,穿过月洞门,到了一个小池塘边。

    黎洛棠看到垂着轻纱的水榭里,似乎站着一个人,那就是这里的主人吗

    翠柳把黎洛棠扶进水榭,有一个身着白衣的人背对着这边。翠柳把黎洛棠安置蒲团上坐下后,和鸣翠悄声退了出去。

    等了一会,白衣人缓缓转过身来,黎洛棠轻吸了口气,不是白衣人长得丑,而是他戴着一张绘着古怪图案的面具。

    “抱歉,吓着你了。”白衣人声音沙哑。

    黎洛棠抿了抿唇角,“你掳我来,意欲何为”

    “本朝之所以能建国,除了四公八侯十将,还有三大奇人相助,你可知道”白衣人问道。

    “听说过。”黎洛棠不仅看正史,也看过野史,“太祖立国后,三奇就功成身退。”

    “功成身退”白衣人摇摇头,“三奇中,真正全身而退的,只有剑奇。”

    黎洛棠蹙眉,把她掳来,跟她说古

    白衣人接着说道“为保武朝千秋万代,太祖铸三奇铜像,镇守皇陵,又命相奇。修建护龙脉的机关,并将举国财宝置入其中。为防止相奇将此事传扬出去,太祖将相奇秘密处死。”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黎洛棠就事论事。

    白衣人沉默片刻,道“相奇算出自己难逃一劫,将龙脉的地图交给了兵奇,机关图交给了剑奇。”

    “这与我有何关系”黎洛棠不解地问道。

    “令尊乃剑奇一脉的传人。”白衣人缓缓道。

    “抓我是为了让我爹交出机关图”黎洛棠问道。

    “请你来,是想让你劝令尊与我们共谋大事。”白衣人说道。

    黎洛棠笑,“有这么请人的吗”

    “我的做法令你不高兴,我只能说抱歉。”白衣人微微欠身,“还请你原谅。”

    “你是相奇的传人还是兵奇的传人”黎洛棠好奇地问道。

    “为什么会这样猜测”白衣人问道。

    “很简单啊,你刚说了只有剑奇全身而退,也就表明兵奇也遭到了太祖的清算;想推翻武朝政权的,除了这两奇的传人,应该没有别人了。”黎洛棠淡定地分析道。

    “相奇是我的先祖,我师承兵奇一脉。”白衣人是两奇共同的传人。

    黎洛棠轻咬了下唇角,道“推翻旧朝,建立新朝,不是件容易的事,而我爹肯定知道此事不可为,才会拒绝你的。所以即便你抓住我,威胁他,他也不会妥协的。”

    “断武朝龙脉,取举国财宝,募百万大军,此事如何不能成”白衣人沉声问道。

    “龙脉岂是那么容易被断的财宝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取出来的百万大军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募集起来的纸上谈兵容易,实战出兵难也。”黎洛棠正颜道。

    “事在人为,黎姑娘好好想一想,再做决定不迟。”白衣人显然不是那么容易被黎洛棠给说服的。

    黎洛棠盯着白衣人,良久,然后问道“我该称呼你宫大人,还称呼你别的”

    白衣人一怔,笑了,“我就知道瞒不过你。”

    说着,白衣人取下了面具,露出了那张俊俏的脸,“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猜的。”黎洛棠弯眉浅笑,“没想到一猜就中。”

    “聪明的女孩。”宫玖弦笑赞道。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决定抓我的”黎洛棠问道。

    “我一开始并不想抓你,可是唐辰啸戒心太强,我只能改变策略。”宫玖弦也很无奈,他并不想走到这一步的。

    “所以你一开始就知道我不是唐大哥的妹妹。”黎洛棠说道。

    “是。”宫玖弦承认了。

    “楼家姐妹是你的人”黎洛棠继续问道。

    “不是,那天只是顺势而为,本想卖个人情,好利于接近你,谁知弄巧成拙了。”宫玖弦实话实说。

    “你把唐大哥怎么样了”黎洛棠问道。

    “我的人只是把他引到别处去了,不会伤他的。”宫玖弦答道。

    “要是没事,能让婢女来扶我回房间吗”黎洛棠知道宫玖弦不会轻易放她走,她决定用顺从来降低他的戒心,然后找时机离开。

    “来人,扶小姐回房。”宫玖弦扬声道。

    鸣翠和翠柳从水榭外,走进来,把黎洛棠扶回了原来的房间。

    黎洛棠躺在床,不多时就睡着了。

    等中午时,两个婢女进来把她唤醒,“小姐,该用午餐了。”

    黎洛棠被婢女带去了一个花厅,宫玖弦已在里面等着她了,“让厨子做了几道菜,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

    “我不挑食。”黎洛棠大言不惭地道。

    宫玖弦笑,“那就好。”

    黎洛棠坐下,看桌上的菜肴,并没急着动手,“宫大人,这菜里,没有添加别的什么吧”

    宫玖弦没有回答问题,而是夹菜吃,以行动告诉黎洛棠,菜里没有添加别的东西。

    黎洛棠虽没有完全放心,但她也不能饿着啊,饿得脚软手软,照样逃不走,只能拿起筷子。

    两个人,四菜一汤。

    黎洛棠每样菜都尝过后,指着一碗有猪瘦肉、鸡蛋、黑木耳、黄瓜等食材的菜,问道“这道菜叫什么”

    “木樨肉。”宫玖弦答道。

    黎洛棠想了想,“这是鲁菜吧”

    宫玖弦眉梢微动,浅笑问道“味道如何”

    “很好,绿、黄、红、白、黑五色相间,色泽亮丽;香气浓郁,味道软嫩滑爽、咸鲜可口。”黎洛棠又夹了一筷子,“我喜欢吃,只是这菜名,不是太明白,木樨是桂花的别名,可这菜里并没有放桂花,为什么叫木樨肉”

    “此菜原名叫木须肉,因蛋黄和蛋白混合,炒出来色如桂花,才用木樨代替木须。”宫玖弦解释道。

    “宫大哥,你知道的真多。”黎洛棠笑赞道。

    两人愉快的用完午餐后,黎洛棠问道“我是必须呆在那个房间里,还是可以四处走动”

    宫玖弦笑道“你可以四处走动。”

    下午,黎洛棠就在这宅院里,走走看看。

    宅院收拾的十分干净,可是空荡荡的,黎洛棠没有遇到一个人,但是黎洛棠知道,这宅院里有不少人。她遇不到,是因为那些人都避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