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米粥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饭罢,三人在伙计的引领下,去客房,房门一打开,黎洛棠就闻到浓郁的异香;黎洛棠捂住口鼻,闷声道“我不喜欢这香味,还有别的房间吗”

    “公子,这是熏香,每个房间都有,如果公子不喜欢,小的把香炉拿出来,公子打开窗子,通风散一散,香味就没有这么浓了。”伙计陪笑道。

    “山林之中,自有草木清香,用这浓郁的熏香,简直画蛇添足。”黎洛棠嫌恶地道。

    “这熏香应有驱除蛇虫鼠蚁之功效吧”宫玖弦淡笑道。

    “公子见多识广,这熏香是请东家芮王阁的阁主配的,对蛇虫鼠蚁有奇效。”伙计笑道。

    虽然黎洛棠不怕蛇虫鼠蚁,可是她也不想睡着觉时,突然有蛇虫鼠蚁往她身上爬;与蛇虫鼠蚁共眠,想想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香炉被留在房间,黎洛棠沐浴更衣后,把清水鱼写在小本子上,就上床睡觉。

    不知睡了多久,黎洛棠突然惊醒,屋顶上有细碎的声响,那是有人在上面走动的声音。

    这是家黑店

    黎洛棠想要坐起,却骇然发现她动不了。

    十香软骨散

    可是怎么会中毒呢

    黎洛棠想到了熏香。

    不对,熏香无毒。

    那她会中毒,是吃的

    不对,吃的也无毒。

    熏香没有毒,吃食没有毒。

    两者加起来呢

    这真是阴沟里翻船。

    屋顶上传来瓦片被掀开的声音,而门外亦传来了打斗声。

    黑暗中,黎洛棠眼睛亮如星辰,透过帐幔,静静地看着屋顶上越来越大洞。

    “嘭”门被人踢开,黎洛棠眼角余光看到了宫玖弦,他手握一把黑剑,刺向那个带他们进房的伙计。

    伙计为避开他这凌厉的一剑,不得不向后退开,宫玖弦得已冲进房间,可是屋顶上跳下一人来。

    宫玖弦与他交手,刀光剑影。

    “噗噗”是暗器射发的声音。

    不能动的黎洛棠,突然发现自己的听觉异常的灵敏,接着眼角余光看到了拼杀过来的唐辰啸。

    可就在唐辰啸接近床铺时,突然床板裂开,黎洛棠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下坠,“啊”

    “糖糖。”唐辰啸凄厉地喊道。

    黎洛棠看到的是唐辰啸伸出来的手和满脸的惊慌。

    床板闭合,黎洛棠眼前一片黑暗,身子还在往下坠。

    还没等黎洛棠想明白会被摔残,还是会被摔死,她落入了一个人的怀里。

    之所以知道是落入了怀中,是因为她感受到了这个人的呼吸,温热的气息扑洒在她的额头上。

    那人不知用什么东西将黎洛棠绑起来,背在背上,迈步向前走去。

    黎洛棠到是不惊慌了,费这么大的功夫抓她,想来不是要她的命;只要活着,那她就还有翻盘的机会。

    那人背着黎洛棠在黑黑的地道中前行,他背负一人,但步履轻快,可见他武功不弱。

    大约走了一炷香的时间,那人停下了脚步,抬手轻叩了三下,接着,黎洛棠听到吱呀的声音,而后一股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

    那人跳跃而上,黎洛棠跟着他一起从地道里出来了。

    就听有人问道“人到手了”

    “到手了。”那人答道。

    背着黎洛棠那人开始疾奔,黎洛棠只觉树影在不断倒退,山风呼呼吹过,刮得脸生疼。

    黎洛棠默默地在运功,不能动,让她很没安全感,她必须掌控自己的身体。

    就在黎洛棠感觉到手指能动时,隐约听到有马儿撅蹄声和“霍霍”的呼气声。

    为了掳走她,这幕后之人花费的心思还真不少。

    不知这人所图谋的是什么

    背负黎洛棠的人停了下来,解开了束缚,接着黎洛棠就被人扔进了马车。车上虽有软垫,可黎洛棠还是闷哼了一声。

    “驾。”一声低呼,黎洛棠感觉到车在移动,有些颠簸,看来还是在五彩山附近。

    不知马车要去向何处,也不知唐辰啸和宫玖弦是否能赶上来救她,黎洛棠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运功。

    黎洛棠透过不时扬起的窗帘看外面,夜色渐渐褪去,天空呈现出暗青色,这预示着黎明即将到来。

    直到天色大亮,马车才停下来,车门被拉开,黎洛棠看到了两个少女上了马车,扶起她。

    “你们是谁这是哪里”黎洛棠问道。

    “奴婢鸣翠。”

    “奴婢翠柳。”

    两女只回答了她们是谁,却没告诉黎洛棠这是何处。

    从马车上下来,黎洛棠发现身处一个宅院之中,灰瓦白墙,青藤架下摆着石桌石凳,在另一边墙角,是几丛翠竹。

    这个宅院看起来十分古朴典雅,不知主人是谁

    两个婢女将黎洛棠送进了一间厢房里,床很软,很舒服,不过在两婢女退下后,黎洛棠翻身就从床上跃起。

    黎洛棠运了这么久的功,不是无用的,她能动了,只是暂时还没有完全恢复。

    黎洛棠小心翼翼地走到门边,慢慢地将门拉开一条缝,看了看,发现外面没人。

    这不对。

    费尽心机将她抓来,不安排人看守她,显然不可能。

    黎洛棠想了想,又回床上躺着了。

    过了一会,门被打开了,黎洛棠闻到了一股食物的香味。

    那两个婢女走了进来,把黎洛棠扶到桌边坐下,黎洛棠看着桌上摆着一碗粥、一小碟五香豆丝和两个葱香卷。

    “我要见你们主子。”黎洛棠早餐没吃,现在其实有点饿了,但身陷囹圄,无论如何,都吃不下。

    “小姐用过早餐后,就能去见我家主子。”鸣翠答道。

    “我不吃。”黎洛棠就不信,那人把她抓来,会因为她不吃早餐,而不见她。

    鸣翠说道“如果小姐执意不肯用餐,那就请恕奴婢无礼了。”

    眼见这两婢女打算动手,黎洛棠决定识时务,“我吃就是了。”十香软骨散的药效还没完全散去,她不是这两个婢女的对手。

    黎洛棠端起碗,拿勺舀了一勺粥喝,必须说,这碗粥熬得相当好,米粒已透明,粥呈现胶质状,稠稠的米粥如果冻般柔滑,热乎乎的粥流进空荡荡的胃中,不仅饱腹,还有一种满足感。

    粥喝完了,黎洛棠放下碗和勺,“带我去见你们的主子。”

    “小姐,不再吃点”鸣翠问道。

    “我已经吃饱了。”黎洛棠淡然道。

    “小姐,请随奴婢来。”鸣翠朝门外走。

    翠柳扶黎洛棠起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