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清水鱼?琼花谷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黎洛棠刚吃完面,正要说什么,门外走进来了两个中年妇人和四个年轻的女子。

    都不用她们自报家门,看她们衣角上绣着的琼花,就知道她们是琼花谷的人。

    江湖上稍有名气的门派,都有门派统一的服饰,弟子们在江湖行走,也大多会穿,以彰显门派的气势。

    黎洛棠觉得这样傻,她不仅没带统一的服饰出来,就是衣裳上,也没有绣众也山庄的标识。行走江湖,低调些比较好。

    琼花谷的人一进门,就发现在楼银凤,直奔她而来,“楼银凤,这就是你的同伙吧”

    “好好的女孩儿,跟几个臭男人混在一起,不要脸。”

    建立琼花谷的第一任谷主,是一个被男人抛弃的可怜女人,痛恨所有的男人。

    琼花谷是一个纯女子门派,在江湖上的名声不错,视男人为毒物。许多薄情寡义、背信弃义的男子,就死在她们的刀剑之下。

    “我必须声明,我们和她不仅不是同伙,还有旧怨。天武府的人要抓她,她为了脱身,诬陷我兄妹。多亏了宫大哥帮忙,我们才得已脱身。”黎洛棠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没有称呼宫玖弦为宫大人。

    宫大哥三字,让宫玖弦眼眸微动,慢慢地勾起了唇角。

    “天武府为什么要抓她”女人中最年长的那位问道。

    黎洛棠如实相告,“淮南王府失窃,天武府怀疑是她们姐妹所为。”

    “都说了淮南王府失窃案,与我姐妹无关。”楼银凤嚷道。

    年长女人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扫过,“既然你们有旧怨,她为什么会和你们在一起”

    “这位姐姐,您要知道,有的人长了头,但是没长脑。”黎洛棠认真地道。

    年长女人被她这声姐姐,给逗乐了,语气放缓,“你到是嘴甜,你说说她怎么没长脑子了”

    黎洛棠笑了笑继续说道“她明知我们有旧怨,她还跑来找我们帮忙,不是没长脑子,又是什么呢”

    年长女人微微点了点头。

    黎洛棠说道“她拿江湖道义来绑架我们,希望我们去琼花谷救她姐姐。我们拒绝了,正要赶她走,你们就来了。”

    年长女人沉吟不语,显然是在分析黎洛棠所言是否可信。

    “你这个人怎么记仇啊,你和你哥又没事。”楼银凤忿忿不平地道。

    楼银凤这话证实了黎洛棠没有说谎,年长女人看黎洛棠的目光更加的柔和。

    黎洛棠冷笑道“我和我哥没事,是我们运气好,是宫大哥帮忙,不表示这事没有发生,不表示你没有做错。”

    年长女人问道“既然你们与她无关,那我们带走她,你们应该没有意见吧”

    宫玖弦和唐辰啸看着黎洛棠,都没出声,既然一直是黎洛棠在和琼花谷的人交涉,那决定权也交给黎洛棠。

    和楼家姐妹没什么交情,若被抓的是赛西施,黎洛棠绝对摸进琼花谷救人,只是让琼花谷就这么把楼银凤带走,又有点于心不忍。

    黎洛棠措词道“这位姐姐,楼家在江湖上的名声一直不错,楼家姐妹看着也不像是作奸犯科之徒”

    “用不着你假惺惺的说这话。”楼银凤啐了黎洛棠一口,“虚伪。”

    黎洛棠哭笑不得地道“这位姐姐,你看她是不是没脑子跟这种没脑子的人计较,显得自己也没脑子。”

    年长女人笑道“你的意思,我懂了,放心吧,琼花谷对女子一向宽容,只要楼家姐妹把事情说清楚,谷主不会为难她们的。”

    “多谢姐姐。”黎洛棠客气道。

    “你们休想带我走。”楼银凤抓起竹筒里的一把筷子,朝琼花谷的人掷了过去。

    开打,黎洛棠三人立刻向后疾退,两不相帮。

    楼银凤用的是软剑,缠在纤腰上,抽出剑,劲力一催,剑身笔直;她一声娇喝,掠身而去,朝年长女人刺去。

    年长女人淡笑,向后退去。那四个年轻女子,都拔剑一步踏出,将楼银凤围住。

    楼银凤虽然没什么脑子,但身手不弱,一以抵四,也只是稍落下风;当然这也跟四人不想伤她,只想抓她有一定的关系。

    最终楼银凤还是落败,被琼花谷的人抓住了,年长女子很客气地跟黎洛棠三人,拱手作别。

    看着琼花谷的人就这么走了,黎洛棠笑道“琼花谷并不像江湖传言里那么难缠啊,果然传言不足信。”

    “琼花谷会这样,极有可能是认出唐少侠来了,她们不想和唐门交恶。”宫玖弦说道。

    “原来如此。”黎洛棠恍然大悟。

    琼花谷既然不愿与唐门交恶,应该也不愿太得罪楼家;楼家姐妹性命无忧,让她们受点教训更好,省得她们行事肆无忌惮。

    这时,伙计过来收拾地上的筷子,桌子打烂了一张,凳子破了三张。

    唐辰啸赔了钱,收拾行李,和宫玖弦、黎洛棠离开客栈,前往五彩山去。

    黎洛棠在游记上看过少华山,不知道这五彩山,“这山为什么取名五彩是山石是五彩的,还是上面的植物是五彩的啊”

    “这山原名龙山,后因汉朝长沙王吴芮出生时,该山顶呈现一片五彩云而改名的。”唐辰啸笑道。

    黎洛棠撇嘴,“这名字改得可真是随意。”还好呈现的是五彩云,要是呈现乌云,这山就叫乌云山了。是现宇,环境优雅,“糖糖以前是

    “五彩山的山峰不高,但景色不错的。”唐辰啸笑道。

    “有哪些景色”黎洛棠问道。

    唐辰啸摸着下巴,“有龙马桥、有乌龟山、有”

    宫玖弦笑道“仰望彩山景依然,桥水仍堪歌清涟,乌龟戏入仙人网,秀才挎墨砚池泉,游鱼常有马鞍石,飞蛾贴壁对犬眠,芮王阁鼓鹭心梦,万松晨钟到耳边。这首诗里,基本把五彩山的景色包括在其面了。”

    “听宫大人这么一说,这五彩山挺值得一游。”黎洛棠眉眼弯弯地笑道。

    宫玖弦眉梢微动,“唐姑娘唤我名字就好。”

    黎洛棠轻咬了下唇角,没吱声。

    三人速度不快,酉时初才到山脚,山脚下有店,名“五彩庄”,餐宿。

    天色不早,三人决定明天再上山,现在则是吃晚餐,听从伙计的推荐,要了一道野生清水鱼。

    “这鱼的口感,和一般鱼有很大区别呢。”黎洛棠一口就尝了出来。

    宫玖弦赞同地道“鱼汤十分鲜美,鱼肉也非常软嫩细腻。”

    顺滑的口感,让人感到余韵悠长。

    就为了这道鱼,黎洛棠就觉得来这一趟不亏。

    娇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