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水蒸蛋?斗嘴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七拐八拐,两人好不容易把琼花谷的人甩掉后,停了下来,黎洛棠这才反应过来,这事与她有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要跑

    “你干什么拉着我跑”黎洛棠甩开她的手。

    “我是为了你好,百谷花的那些老女人,很不讲理的。”楼银凤说道。

    “要不是你,我用得着跑吗你这个灾星。”黎洛棠环顾四周,很陌生,“这是什么地方”

    “我哪知道。”楼银凤刚才是落荒而逃,那里还有空管方向。

    “遇到你就没好事。”黎洛棠气愤地道。

    楼银凤不乐意了,“遇到你才没好事呢。”

    黎洛棠辨别了一下方向,抬腿就走。

    “你去哪”楼银凤急忙问道。

    黎洛棠瞪她一眼,“能去哪,回镇子里啊,难不成夜宿山林啊。”

    楼银凤连忙跟上。

    走了一段路,黎洛棠回头道“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

    “我那有跟着你,我这是要回镇子里。”楼银凤嘴硬地道。

    “行,让你先走。”黎洛棠站着不动。

    楼银凤走了两步,一跺脚,转过身来,“你怎么那么小心眼明知道我不认识路,你就不能带我一起回镇子吗”

    看着她要哭的样子,黎洛棠不好意思地道“其实我也不认识路。”

    “啊”楼银凤愁眉苦脸,“那怎么办”

    “看一会能不能遇到本地人,问路啰,走吧。”黎洛棠现在也只能与这个讨厌鬼同行。

    逃的时候慌不择路的下场就是,走了一圈,发现她们好像又回到原地。

    “你觉不觉得,这里我们刚才已经走过一次了”楼银凤不确定地问道。

    “是走过一次,你折断的树枝还在那里呢。”黎洛棠用手扇了扇风。

    “这林子不会是个阵吧”楼银凤瘪着嘴,“我姐姐还等着我去救呢。”

    黎洛棠斜睨她,“你们姐妹到底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就是误入。”楼银凤气呼呼的,“琼花谷的那群老女人蛮不讲理,抓走了我姐姐。”

    “呵呵呵。”黎洛棠假笑,全然不信。

    “我说的是真的。”楼银凤跺脚道。

    “休息好了没有休息好,继续找路。”黎洛棠懒得和她辩。

    “找得到路吗”楼银凤靠在树上不动。

    黎洛棠瞪她一眼,“找不到也得找啊,难到在这坐以待毙啊。”

    就在两女辛辛苦苦在山林中找路的时候,唐辰啸和宫玖弦从忠臣庙回到了客栈。

    唐辰啸上楼,敲了敲黎洛棠的房门,“妹子,哥回来了。”

    屋内无人应声,也没人来开门。

    “妹子,糖糖。”唐辰啸又用力敲了两下。

    仍不见黎洛棠来开门和应声。

    唐辰啸心里隐隐感到不安,忙下楼找伙计,“我弟弟去哪了”

    “令弟出门了。”伙计答道。

    “什么时候出门的去哪了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唐辰啸连声问道。

    “申时初出的门,说是就在街上逛逛,一会就回。”伙计答道。

    唐辰啸眉头紧锁,申时初刻就出门了,现在已是酉时初,这镇只有这么大,不需要逛这么长的时间。

    见唐辰啸急匆匆往门外走,宫玖弦忙问道“唐兄,出什么事了”

    “我弟出门至今未回,我担心出事了。”唐辰啸皱眉道。

    宫玖弦主动请缨,“唐兄莫急,我帮你一起找。”

    两人走出客栈,商量了一下后,唐辰啸往镇东找,宫玖弦往镇西寻。

    说来也巧,黎洛棠就是在镇西遇到楼银凤的,宫玖弦运气也不错,遇到第三个人,就打听到了黎洛棠模样的人,被一个凶巴巴的女子拖着,“往那边跑了,还有几个中年妇人在追她们。”

    “那凶巴巴的女子长什么样”宫玖弦问道。

    听完路人的描述,宫玖弦基本可以确定是楼银凤带走了黎洛棠,至于追她们的中年妇人是什么人,没有线索,宫玖弦推测不出。

    宫玖弦根据路人指引的方向,继续寻找。

    黎洛棠和楼银凤也终于从那片山林里绕了出来,黎洛棠边用手扇风,边道“以后逃跑时,麻烦你也看一下路,行吗”

    “逃跑时,那么紧张,怎么可能还记得看路嘛。”楼银凤委屈地道。

    “不对,应该是你逃跑就逃路,不要连累我,我们最好是永不相见。”黎洛棠大步往前走。

    楼银凤噘着嘴,低着头,跟一个受气小媳妇似的跟在后面。

    走了一段路,看到前面有炊烟,这表示有人,黎洛棠大喜,疾步而行。

    “哎哟。”楼银凤叫唤了一声。

    黎洛棠表示她很不想管,可是该死的心软。

    “你又怎么了”黎洛棠转身走过去问道。

    “我脚扭到了。”楼银凤仰着脸,可怜兮兮地道。

    “真是麻烦。”黎洛棠说归说,但做不出丢下楼银凤不管的事来。

    看了一下她的脚踝,没有脱臼,没有骨折。黎洛棠去折了根树枝给她,“拄着吧。”

    楼银凤看着她,黎洛棠挑眉,“干嘛你不会是想让我扶你吧你这么肥,我可扶不动。”

    “我哪肥了我长得很匀称好不好”楼银凤不高兴地道。

    黎洛棠不屑地嗤笑,“快走吧,天就要黑了。”

    “又不是我不想快点走,我扭伤了脚啊。”楼银凤嘟喃道。

    “走平路,你都能把脚扭伤,你真是好有本事。”黎洛棠嘲讽道。

    “还不是你走太快,我为了追你,才扭到的。”楼银凤气恼地道。

    “是,都是我的错,你没错,好了吧”黎洛棠没好气地道。

    两个小姑娘就这边斗着嘴,边往前走。

    到了冒炊烟的地方,发现不是小镇,而是一个村落。

    “走错了,怎么办”楼银凤问道。

    “能怎么办,找个地方歇着,等明天天亮了,跟村民打听一下,再走啰。”黎洛棠就近敲一户人家的门。

    “吱”的一声,门打开了,是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公子有什么事吗”

    “你好,老大爷,我们迷路了,能否借宿一宿”黎洛棠有礼地问道。

    “家里简陋,不好待客,公子,还是另寻地方吧。”老头羞愧地道。

    “老大爷,她脚扭伤了,走不动了,拜托,就让我们借宿吧。”黎洛棠恳求道。

    老头听她这么说,才放两人进去,又叫老伴出来,为她们准备吃的。

    楼银凤看着低矮的茅草屋子,直皱眉,“晚上就住这”

    黎洛棠直接道“不想住,你就滚到外面去。”

    “我又没说不住。”楼银凤小声嘀咕。

    黎洛棠翻了个白眼,都懒得理她。

    过了一会,两位老人把吃食端了起来,一碗水蒸蛋,一碗野菜馍馍。

    楼银凤张嘴,又要大放厥词,被黎洛棠一眼给瞪了回去。

    “家贫也没什么好东西,就蒸了一碗蛋,公子姑娘,将就吃点吧。”老头满脸歉意地道。

    “是我们打扰了,有吃的就很好了。”黎洛棠真诚地道。

    蛋就是最为普通的蛋羹,野菜馍馍还有点苦涩,但是这是老两口能拿出来最好的待客食物。

    虽不好吃,但是心意难得。

    娇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