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水煮乌鱼?无妄之灾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黎洛棠和唐辰啸没在信州逗留太久,次日,天光大亮,就离城而去;他们出城没多久,宫玖弦就收到了消息。

    “是为了避开我吗”宫玖弦低声自语。

    “玖爷,您说什么”心腹手下没听清,大胆地问道。

    “没你的事。”宫玖弦把手中的棋子,啪地下在了棋盘上,“备马。”

    官道上,兄妹策马奔腾,尘土飞扬,在午时初刻,他们赶到了馀干镇;镇子不大,就一个客栈,还兼卖吃食。

    “两位公子,是打尖还是住店”伙计问道。

    “要两间上房,再准备些吃的。”唐辰啸说道。

    “有新鲜的乌鱼,公子要不要尝一尝”伙计笑问道。

    “要。”黎洛棠抢先道。

    唐辰啸看着她笑了笑,让另一个伙计把马牵到马棚里去喂马料。

    两人先进房间放行李,还吩咐伙计送一桶水进去。风尘仆仆的,该擦脸净手,洗去尘埃,才好用餐。

    等两人收拾妥当,从房里回到店堂里,店堂的七张桌子,已有六张有人了,两人就在那张空桌上坐下。

    伙计送了茶水上来,“两位公子,现在可以上菜了吗”

    “可以”唐辰啸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宫玖弦从门外走了进来。

    店里已没有空桌子,而这家店是镇里唯一卖吃食的店,宫玖弦必然要与人搭桌;做为认识的人,唐辰啸若不招呼一声,就有点失礼。

    “宫大人,过来坐吧。”唐辰啸扬声道。

    “唐少侠,还真是巧啊。”宫玖弦唇边含笑,大步走了过来。

    “人生何处不相逢。”唐辰啸拽了句文。

    宫玖弦一撩袍摆,坐下就道“今天这顿,就由我来请。”

    “你一人,我们俩人,哪能让你请。”唐辰啸婉拒。

    “唐姑娘一个女孩儿,能吃得了多少。”宫玖弦笑道。

    “我能吃很多的。”黎洛棠插嘴道。

    宫玖弦看了她一眼,唇角上扬,“那我们比一比,看谁吃的多。”

    黎洛棠歪头想了想,俏皮一笑,“好啊”

    宫玖弦又要了两个菜,还要了一壶酒,“唐少侠,可以小酌几杯吧”

    “自当奉陪。”唐辰啸笑道。

    酒菜上桌,两男饮酒,黎洛棠喝茶。

    乌鱼肉味鲜美,骨刺少,水煮鱼的香味浓郁,把菜盘一掀开,鱼香四溢,让人食欲大增。

    红色汤上点缀着零零星星的红辣椒和翠绿的葱花,在葱花旁还有着一大把豆芽,白嫩嫩的鱼片如众星捧月般在其中。

    夹一片放入嘴中,肉质鲜柔,口感滑嫩,麻辣劲爽。

    黎洛棠连吃了几片,方道“这花椒放的好,既去除了鱼的腥味,又保持了鱼的鲜嫩。”

    “这厨子定是从巴蜀那边过来的。”宫玖弦显然不太能吃辣,就吃了一片鱼肉,就将他辣得把一杯水都喝完了。

    黎洛棠好心地给他又倒了一杯水,真诚地建议道“宫大人,你还是吃别的菜吧。”

    好好一个俊男别因为吃辣,把好好的薄唇,辣成了香肠嘴,那真是太有损美观了。

    “这水煮鱼片,我是敬而远之了。”宫玖弦听从她的意见,吃起了别的菜。

    唐辰啸举杯,示意宫玖弦喝酒,宫玖弦举杯与之相碰,两人各喝了一口;唐辰啸问道“宫大人,这是要进蜀”

    “天下山水在于蜀,难得有闲暇时光,就想四处走走看看。”宫玖弦笑,“不知唐少侠,可愿做余之向导”

    “唐某是巴蜀人,本不该推辞,可小妹出门日久,家母甚是想念,还请宫大人见谅。”唐辰啸拱手赔礼道。

    宫玖弦淡笑,“是我冒昧了。”

    接下来,两人相谈甚欢,宫玖弦久居高位,才识过人,唐辰啸走南闯北,见多识广。

    黎洛棠吃水煮乌鱼,正吃的畅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两人就约好要一起去忠臣庙。

    有本游记里,有记载这个忠臣庙,是一座三进两廊四天井六棚相连为一体的抬梁式木构架的建筑,有人称颂这些忠臣“实国家所肇基者,其开天之功,与日月同辉,与日月争光”。

    黎洛棠还挺想去瞧瞧的。

    “妹子,上午赶路辛苦了,下午,你就在客栈里休息吧。”唐辰啸不想让她去,他可以和宫玖弦结交,但不想黎洛棠和宫玖弦走得太近。

    黎洛棠眨巴眨巴眼睛,乖巧地应道“哦。”

    宫玖弦勾起一边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兄妹二人,习武之人会这么容易就辛苦吗

    饭后,唐辰啸和宫玖弦去忠臣庙,黎洛棠在客房歇午觉。

    小睡起来,黎洛棠想着,忠臣庙不能去,逛逛这小镇也不错,如是就出门。

    如果黎洛棠知道出门会遇到楼银凤这个疯婆子,她一定老实的呆在客栈里看。

    可惜黎洛棠不知道,她出门了,然后就遇到了楼银凤。

    楼银凤劈头盖脸地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你哥去哪了”

    黎洛棠被她问的愣了一下,“我哥去哪了,管你什么事”

    “你哥是不是八臂金刚唐辰啸”楼银凤问道。

    黎洛棠眸光微动,“是又如何,不是又怎样”

    “到底是还不是,你就不能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楼银凤恼火地吼道。

    “你不好好问话,我凭什么要好好回答你到底要干什么呀”黎洛棠也很恼火。

    “带我去找你哥,让他马上去救人。”楼银凤说道。

    “啊”黎洛棠愕然,他们有这交情吗“天武府抓的人,我哥可救不出来。”

    “不是被天武府抓的,是”楼银凤突然抓起黎洛棠的手,“快跑。”

    快跑

    跑什么

    为什么要跑

    黎洛棠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楼银凤拖着往前跑。

    “楼银凤,你逃不掉的。”一个尖利的声音在后面喊道。

    “你得罪什么人了”黎洛棠问道。

    “琼花谷的人。”楼银凤答道。

    “你们姐妹又偷人家什么东西啊”黎洛棠问道。

    “什么叫做又我们姐妹才没有偷东西。”楼银凤辩解道。

    黎洛棠嗤笑,“你们要是没有偷东西,天武府和琼花谷的人为什么要抓你们”

    “说了没偷就是没偷。”

    “偷了就偷了,敢做不敢当。”

    “没有偷啊。”

    两人虽斗着嘴,但脚下速度并不慢,琼花谷的人在后面追,紧咬着不放。

    娇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