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腌大头萝卜菜?又遇江湖客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1027412

    清晨,太阳还在地平线以下,天色未明,黎洛棠和唐辰啸上山了,这一次,无须小石头带路,他们施展轻功,在林中飞掠而行。

    很快,他们就到了,晨光微熹,黎洛棠轻盈地跃上树冠,伸手摘下茶叶的嫩芽,“唐大哥,你不会采茶,你别动手。”

    “小丫头不错,还会采茶。”唐辰啸袖手而立,打趣地笑道。

    “我外公教我的,采茶不能掐,要折,采下来的茶,在手中不能紧捏,放进竹篓里,不能紧压,要保持鲜叶原貌。这样炒出来的茶,品级才高。”黎洛棠说的外公,并不是这一世的外公,当然这一世的外公也爱喝茶。

    黎洛棠这么说,并不担心会穿帮。黎洛棠双手齐动,将一芽一叶轻轻折下,折好一小把后,轻轻放到背后的竹篓里。

    大约采摘了几百片茶叶,黎洛棠手都酸了,这比练功还累人,从树上飞掠“唐大哥,下山吧。”

    “就摘这么点”唐辰啸问道。

    “够了。”黎洛棠笑,“这茶叶,留给其他好茶人。”

    她想喝好茶,还是去茶铺里买吧,这采茶太辛苦了。

    回到小店,天色大亮,妇人的公公看了竹篓里的茶,赞道“公子这茶采的好啊。”

    黎洛棠采的茶,基本都是一芽一叶,芽比叶长,折痕整齐,色泽新鲜碧绿,还带着露水。

    “炒茶还要麻烦大爷。”黎洛棠客气地道。

    “不麻烦,不麻烦。”老汉熟练地杀青、揉捻一道一道工序下来茶叶特有的清香扑鼻而来,几百片茶叶炒出来,也就一两多一点茶叶。

    老汉把炒好的茶盛出,摊在竹笸里,散热。

    “大爷,辛苦了,谢谢你。”黎洛棠掏出一块重约一两的银子。

    “公子,这使不得,使不得。”老汉不肯收。

    “你帮我把茶炒出来了,这工钱应该给你的。”黎洛棠给这么多,是有意在帮这一家人。

    老汉一再推辞,妇人劝说道“爹,公子好意,您就收下吧。”

    一家再三道了谢,才收下这一两银子。

    等茶叶冷却的时间里,黎洛棠和唐辰啸吃起了早餐,杂粮粥和腌大头萝卜菜。

    拌了剁辣的大头萝卜菜,咸辣可口,一口咬下去脆生生的,配着杂粮粥一起吃,相当舒爽。

    吃完早餐,带着新炒出来的茶,两人就要离开,妇人说什么也要把一些山货塞给黎洛棠。

    黎洛棠收下了,“下次我路过时,还会来吃饭,希望那时候,你们的生意变得红火。”

    “谢谢公子吉言,谢谢公子吉言,公子一路顺风。”一家人齐声。

    黎洛棠和唐辰啸翻身上马,沿着官道,继续前行。

    五天后的傍晚,两人到达了信州城。找了间客栈要了两间上房,而后黎洛棠就催唐辰啸,“唐大哥,你答应到信州城,就请我吃港边鹅的。”

    “晚上吃鹅,会不会太肥腻”唐辰啸摸摸下巴,“不如明天中午吃”

    “那今天晚上吃什么”黎洛棠好说话,明天吃就明天吃。

    唐辰啸想了想,“吃醋鸡”怕说吃清淡点的素菜,小丫头会直接翻脸。

    “也行,走吧。”黎洛棠笑道。

    赶路辛苦了,两人没有走多远,进了客栈附近的一家店,一进去,两人就想退出来。

    店里共有十人,分四桌进食。

    左侧的那四位壮年食客,相貌粗野,所佩刀剑分量颇为沉重,一看就是江湖人士。

    与他们隔了一桌,坐着两个身穿墨绿劲装的少女,十岁那个身形曲线玲珑、容貌秀丽,十五六岁那个亦是清秀可人;不过她们俩的神情,可用冷若冰霜四字来形容。

    她们看向那四位壮年食客的眼神,亦充满了憎恶。

    靠后面那桌,三个中年食客,穿着寻常的布衫,但看他们双目精光外露,就知他们也不是普通人。

    最后那桌,只坐着一个年轻男子,他穿着一袭玄衣,容貌俊秀,有着一双漂亮的丹凤眼,他在优雅地进食。

    唐辰啸和黎洛棠虽然想退,却已经来及不退了,伙计迎了上来,“两位客人里面请。”

    虽然伙计满脸笑容,可黎洛棠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是在强颜欢笑。

    伙计将两人引到壁角的桌子边,边斟茶,边问道“两位客人想吃点什么”

    唐辰啸揉揉下巴,“来两碟定城年糕,用青菜肉丝炒。”

    这里气氛紧绷,还是早点吃了,早点离开为妙。

    “两位客人请稍等,马上就来。”伙计脚步匆忙地退了下去。

    壁角这张桌的位置,挺好,能看清店堂里的事。

    黎洛棠听了一下,皱起了眉,那四个壮汉在那说什么胸大摸起来舒服,屁股大了,能生娃等污言秽语。

    那两个少女的脸色越来越冷,看四人的眼神,就如同在看死人一般。等两个少女忍不下去,那四个人就该倒霉了。

    黎洛棠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她们是什么运气,怎么一进就进了间坐满江湖客的店子呢

    “梅岭四煞。”一个中年食客突然开口,声如洪钟,“小心祸从口出,你们要再乱放狗屁,明年的今日,就是你们的周年忌日。”

    “咚咚咚咚”四声响,那四个壮汉都踢凳站起,怒形于色。

    “你他娘的,什么东西,敢管我们兄弟的闲事。”梅岭四煞的老大厉声道。

    “既然你认识我们兄弟,显然不是不知死活的阿猫阿狗,报上姓名来,老子看看你算老几”梅岭四煞的老四厉声道。

    “我在家排行老三,你不认识我,我却知你是谁。”中年食客冷笑,“我可是为了你们兄弟好,你们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梅岭四煞的老大张口就骂,“去你”

    “大哥,听他说,看他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梅煞四煞中的老二要比兄弟们精明一些。

    “在这城内,要是你们被人给杀了,我们这些人都会有麻烦。”中年食客淡然道。

    梅煞老大暴跳如雷,“你奶奶的,你以为你谁,就凭你这个小鸡崽,想要杀死我们兄弟。他娘的,老子现在就做了你。”

    “你们梅岭四煞是庙里神佛,我惹不起,要你们命的是她们。”中年食客指着那两个少女道。

    梅岭四煞见他认怂,发出一阵狞笑。然而狞笑在少女叫出中年食客的绰号后,戛然而止。

    “赤阳剑客,你少管闲事。”

    梅岭四煞脸色大变,凶焰尽消,看向中年食客,不敢置信地问道“你是赤阳剑客诸长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