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水晶糕?三封信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进屋分主宾坐下,黎洛棠提壶给三人倒了杯茶,顾霆晅郑重地向田仕奇道了谢;田仕奇笑称,此乃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顾霆晅和田仕奇客套地闲聊了几句,起身告辞。

    田仕奇笑道“我送顾大人出去。”顾霆晅既然是来向他道谢的,他是正主,由他送顾霆晅出去是最合适的。

    顾霆晅朝唐辰啸和黎洛棠拱拱手,在田仕奇的陪同下,朝门外走去。

    唐辰啸放下手中的茶杯,状似随意地问道“糖糖,你怎么会认识这位顾大人的”

    “在越州,有天晚上,我去教训一个恶霸,遇到他追赶淫贼桑才,阴差阳错的,他误以为我是桑才的同伙,然后我们就不打不相识了。”黎洛棠简单地道。

    “这位顾大人看着还挺谦和有礼,跟那些眼高于顶的天武府护卫不同。不过到底还是天武府出身,礼数太大了。”唐辰啸用手指勾起放在桌上的糕点盒子。

    “这糕点盒子还挺好看的,就不知道好不好吃”黎洛棠的注意力到糕点上去了,压根没听出唐辰啸话中的意思。

    看着咽口水的小丫头,唐辰啸有再多要叮嘱的话,都说不出口了,还是先拆盒子,让她吃糕点吧。

    顾霆晅是从九芝斋买的糕点,还是那种一天限量的糕点,水晶糕和黑芝麻糕,当然黎洛棠现在还不知道糕点是限量出售的。

    两种糕点摆在一起,看颜值,晶莹透亮的水晶糕绝对取胜。

    黎洛棠毫不犹豫地拿起了一块水晶糕,一口咬下去,眼睛亮了,这味道清甜滑爽、粘软耐嚼,还有一股淡淡的桂花香。

    八月桂花开,这糕点里放得应该是糖桂花。新鲜桂花做的水晶桂花糕没有糖桂花做的水晶桂花糕甜,还有点微苦,但恰恰就是这点苦,让水晶桂花糕,更加回味无穷。

    这也就是黎洛棠这个吃货,才能吃出这细微的区别。

    “糖糖,少吃一点,别一会晚饭都吃不下。”唐辰啸看着门外,这田仕奇送客送到哪去了难不成把人送到府衙去了

    田仕奇当然不可能把顾霆晅送去府衙,他把人送出客栈,正要回院子时,来了个送信人。

    送信人是为衣靖送来三封信,分别是给黎洛棠、赛西施和任逾歌的。

    赛西施和任逾歌不在,两人的信放在一旁,黎洛棠拆开了衣靖写给她的信。

    衣靖在信上说,偷盗铸器山庄飞刀和宝剑一事中,也有地阴门的影子,他要去追查,就不回临安了,让黎洛棠多多保重等诸如此类的话。

    见黎洛棠噘起了嘴,唐辰啸问道“衣少侠在信上写什么了”

    “你自己看吧。”黎洛棠把信递给他。

    唐辰啸看完信,“糖糖,巴蜀一带的菜不想去尝一尝吗”

    让黎洛棠一人独自在江湖上晃荡,唐辰啸实在有些不放心,决定把她拐去唐门,一路上有他保护,会比较安全。

    唐辰啸完全忘记了黎洛棠身手不比他弱,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小姑娘。

    “想。”黎洛棠脆生生地答道。

    反正她又没设目的地,想去哪就去哪,江湖历练就该随心所欲,按部就班,那是跟着旅行团去旅游。

    “我就不同往了,参加完洪老头的洗手宴,我得回越州。”田仕奇继承家业后,已经没有年轻时那么自由。

    三人商量好了接下来的行程。

    傍晚,赛西施三人回到客栈,比赛完了,可以问结果,“施施得了第几名”

    “第六名。”赛西施回来的路上,已被任逾歌安抚过了,对这个成绩不再感到难过。

    其实赛西施能拿到第六名,除了她的厨艺的确不错外,还得利于她的年龄,以及她身后的背景。

    “好吔”黎洛棠拍拍巴掌,“庆贺一下,我们出去吃顿好的。”

    田仕奇噗哧一笑,“糖糖,你庆贺是不是都是吃顿好的”

    “民以食为天,吃顿好的,是最隆重的庆贺。”黎洛棠振振有词地道。

    赛西施点头如捣蒜,一副黎洛棠说的都是至理名言,不接受反驳的那种。

    田仕奇恶趣地道“施施啊,糖糖要跟着小唐去巴蜀。”

    “黎姐姐,你什么时候启程我给你做些在路上吃的零食。”赛西施的确舍不得黎洛棠,但她知道离别是难免的。

    田仕奇想看的画面没看到,挠头,女人,不对,少女的心思,不是大老爷们能揣测的。

    黎洛棠捏捏赛西施的小胖脸,“施施最好了,做些肉脯吧。”天气太热,吃食不易久放,也只有肉脯才能千里不坏。

    “我明天就去买食材。”赛西施立马道。

    “对了,衣大侠托人带来了两封信,你们一人一封,看看吧。”唐辰啸把信拿出来,递给两人。

    衣靖写给两人的信的内容,差不多,写给赛西施的是让她好好的呆在任家学艺,旁的事,都不要多想,年底他会来越州看她。

    写给任逾歌的是谢谢他这么多天照顾赛西施,信的结尾说了句,施施年纪还小,又从小跟着父亲长大,请任府女眷多多教导。

    这字里行间的意思,田仕奇和唐辰啸都看明白了,对视一眼,嘿嘿笑。

    任逾歌有些无奈地以手抚额,衣靖这是在警告他,可他对小师妹,发乎情,止乎礼,并没做逾越之举啊。

    很多年后,任逾歌做了父亲,知道有臭小子打自家宝贝女儿的主意时,他才明白衣靖此刻的心情。

    信看完了,黎洛棠就要出门去吃顿好的,赛西施不肯,“黎姐姐,别出去了,我买了菜,就在客栈吃吧。”

    去外面吃,每回都有事发生,赛西施是真得有阴影了,她只想安生的,好好的吃一顿饭而已。

    “好吧,就在客栈吃,你晚上准备做什么菜呢”黎洛棠妥协了。

    “金牛鸭子,是美食大赛获得第二名的菜。”赛西施笑道。

    “为什么不煮第一名的菜”黎洛棠好奇地问道。

    “第一名的菜,需要刺参,没有买到食材。”赛西施不是不想煮给黎洛棠吃。

    “没关系,等买食材你再煮给我吃,今天就先吃金牛鸭子。”黎洛棠笑道。

    赛西施高兴地去厨房忙碌了。

    娇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