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拔丝金腿?搅麦芽糖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走了一里多路到了一览亭,亭子的三面是树,只有东南方向靠近悬崖,那里山花烂漫,而亭子在绿树掩映下,显得格外秀美和典雅。

    “站在山顶,放眼看去,满山葱绿尽收眼底。”黎洛棠展开双臂,“迎风入怀,好凉爽。”

    “岩山不算高,你要去岱山,那才真正是高山仰止。”田仕奇感慨万分。

    黎洛棠挑眉,“知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在香湖玩了半个上午,三人往回走,在路上,黎洛棠发现一群小朋友围着,不知道在干什么。

    黎洛棠好奇挤进去一瞧,是卖麦芽糖的,小朋友一人拿着一根小竹棍,在那儿搅。只要牵着丝,就可以搅,断了,就不能搅了。

    “这个怎么卖”黎洛棠问道。

    “一文铜钱一根棍,能搅多少,就看本事。”摊主笑道。

    “给我一根棍。”黎洛棠递给摊主一枚铜板。

    黎洛棠拿着小棍,兴致勃勃地和一群六七岁的小孩子一起搅麦芽糖。

    田仕奇和唐辰啸哑然失笑,果然还是小孩子。

    黎洛棠搅这个没什么经验,没搅多少麦芽糖,就把糖丝给扯断了,不能再搅,从人群里出来,不高兴地道“就搅了这么点。”

    “再花一文钱,再去搅啊。”田仕奇笑道。

    “不搅了,等施施有空了,让施施给我熬一碗麦芽糖吃。”黎洛棠泄愤般把那个小拇指大小的糖珠子,塞进嘴里。

    “牙不想要了。”唐辰啸伸出右手食指,点了她两下。

    黎洛棠冲他咧嘴假笑。

    这一幕,正好被坐在碧螺茶馆二楼临窗桌边的顾霆晅看到了,黎洛棠俏皮扮鬼脸的样子,显得那么的可爱,不由得唇角微扬。

    临安知府见一直神情平淡顾霆晅露出浅笑,不知趣地问道“顾大人,外面有什么好笑的事吗”

    “没什么。”顾霆晅收回了目光,恢复了冷淡,端起茶杯,“喝茶。”

    黎洛棠并不知道她成了顾霆晅眼中的风景,回客栈时,任逾歌三人已经回来了。

    赛西施熬了米汤在喂花尾巴,“快快吃,快快长。”

    “长大好吃肉。”黎洛棠补充道。

    赛西施一呆,“黎姐姐。”

    黎洛棠赶忙撇关系,“我不吃狗肉的。”

    赛西施莞尔,可这里就她口口声声要养狗吃肉啊。

    “小师妹,喂了狗,洗手做菜了。”任逾歌从屋里走出来道。

    “花尾巴,自己玩吧。”赛西施摸摸狗头,起身去厨房了。

    黎洛棠三人跟着进去看她做菜。

    拔丝金腿是一道甜菜,最难的就是熬糖浆,熬稀了,挂不起,也拉不出丝;熬过了,糖浆会发苦,同样拉不出丝来。

    赛西施把熟火腿切成一寸,宽半寸的小条,放在碗里,加绍酒,上笼用旺火蒸。火腿蒸好,拿出来放凉之时,任逾歌指导赛西施调浆,“用蛋清,把面粉调成糊,要是太稠,就加点水。”

    “小师兄,这样可以了吗”赛西施问道。

    任逾歌拿小勺舀起一勺,看了看稀稠,“可以。”

    赛西施把放冷的火腿倒进装有糊的碗里,火腿条挂了浆后,起锅烧油,烧至五成热,下火腿糊,炸至鹅黄色捞出沥油。

    “现在熬糖浆。”任逾歌说道。

    赛西施深吸了口气,原锅留底油,加糖,不停地搅拌,让糖深化成浆液,熬至起泡粘稠,才把火腿条下入,而后颠翻炒锅。

    等火腿条上均匀的裹上糖浆,撒上糖桂花,迅速出锅。

    黎洛棠三人拿筷子夹起一根火腿条,一扯,扯出缕缕糖丝,微微一顿,将糖丝弄断。

    酥脆咸香的金腿,配上甜甜的糖浆,集咸、甜、香、鲜、脆于一体,当真是妙不可言。

    见黎洛棠吃得一脸享受,田仕奇笑道“这道菜,满足了糖糖要吃糖的愿望。”

    “我是糖糖,我爱吃糖。”黎洛棠骄傲地道。

    “爱吃,就多吃点。”田仕奇对甜味的菜,不怎么感兴趣,那怕这道拔丝金腿,是一道非常着名的甜菜。

    “爱吃也不能多吃,医书上写明,五味不得偏耽,酸多伤脾,苦多伤肺,辛多伤肝,甘多伤肾,咸多伤心。”唐辰啸正颜道。

    “唐大哥,你还看医书啊。”赛西施惊讶地道。

    “何止我会看医书,你小师兄也看。”唐辰啸笑道。

    任逾歌笑道“食物亦相生相克,而且厨子还要会烹饪药膳,若不知药理,如何做得出对身体有益的药膳”

    “我以后也要看医书。”赛西施脆生生地道。

    几人皆笑道“好。”

    午饭过后,歇息了一刻钟,任逾歌三人去神厨门,这届的美食大赛,终于要结束了。

    任逾歌还好,赛西施有点身心疲惫了,短短五日,她学做了好几道新菜。

    赛西施唯一感到庆幸的是没有弄砸,菜都做出来了,要不然,就算没人怪她,她也会自责不已。

    他们走后没多久,坐在房里看的黎洛棠听到敲门声,她过去打开院门,看到的不是敲门的伙计,而是站在伙计后面的顾霆晅,“顾霆晅,你怎么来了”

    “黎、洛棠。”顾霆晅上午在茶楼,看到田仕奇陪在黎洛棠身边,突然就想到用什么借口上门了,可是看到黎洛棠,突然莫名的心慌,觉得自己此举,太过冒失,可现在想走也不能走了。

    “你不是来找我的啊”黎洛棠问道。

    “酒楼毒杀案,田大侠帮了大忙,我是来道谢他的。”顾霆晅提高手中的两盒糕点,借此坚定自己的理由。

    “田大哥在里面,进来吧。”黎洛棠笑道。

    顾霆晅跟伙计道了谢,迈步进院。

    黎洛棠边领他进去,边道“审案时,我在公堂上,要不是你及时把人证带来,那个案子知府审不出结果。”

    “这得多亏田大侠告知我那对夫妻的异样,我才能从他们邻居那儿下手,找到证据。”顾霆晅把案子能破,归功于田仕奇,丝毫没提到他连夜找证人的辛苦。

    “那也要你愿意相信田大哥啊。”黎洛棠觉得田仕奇只是起来提醒作用,最终靠得还是顾霆晅。

    “因为他是你的朋友。”顾霆晅认真地道。

    黎洛棠先是一愣,后一喜,抿唇浅笑,笑容里有着属于少女的羞涩。

    “糖糖,谁来了”唐辰啸听到声音,从屋里走出来,看到黎洛棠身边的顾霆晅,眉头微皱了一下,“原来是顾大人,不知道顾大人前来,有何贵干”

    “他是来向田大哥道谢的。”黎洛棠抢先答道。

    “顾大人太客气了。”田仕奇恰好走出来,听到了这句,笑道。

    “应该的。”顾霆晅淡笑道。

    “顾大人请进。”田仕奇为人处世圆滑,待人接物面面俱到。

    娇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