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虎皮肉?游香湖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酉时正,任逾歌三人回来了,黎洛棠没问菜的分数,“施施,明天是哪两道菜”

    “虎皮肉和拔丝金腿。”赛西施笑,“黎姐姐,晚上我们吃虎皮肉。”

    “好。”黎洛棠没有异议。

    赛西施用铁筷子将带皮的五花肉穿起来,放在火上燎煳皮面,然后放温水泡软,拿小刀刮去煳皮及边缘脏物。

    “刀距为半寸,划刀划破肉皮就可以了,不要划深了。”任逾歌说道。

    赛西施的刀工没有问题,一会就把肉处理好了;而后把腌雪里蕻切成小段,用水洗去咸味,用热油炸焦。

    “往锅内加适量的清水,烧开,放酱油、绍酒、糖、葱段、姜块、八角,把猪肉放进去。”任逾歌站一旁指导。

    赛西施照做,用旺火烧开,撇尽浮沫,用微火煨到三成熟,翻转肉块继续煨。煨到八成熟,捞出放在碗里,倒上汤汁,撒上炸焦的雪里蕻段。

    把装肉块的碗,上蒸笼蒸一刻多钟取出,将肉块倒扣在盆里,滗出汤汁倒回锅中收浓,复浇在肉上。

    “行了没”黎洛棠问道。

    任逾歌笑,“行了。”

    黎洛棠感叹道“这道菜的工序也太多了。”

    “工序多不怕,只要好吃。”赛西施笑,夹了一点喂给黎洛棠吃。

    黎洛棠两眼放光,“软烂醇厚,香甜可口,好吃。”

    田仕奇和唐辰啸也对这道菜,赞不绝口。虽然这道菜,更适合中午享用。

    饭罢,任逾歌教赛西施识字,黎洛棠三人很识趣的去客栈外散步,不打扰两人的相处。

    夜晚,街上依旧热闹,有卖丝线的、卖胭脂水粉的,卖小吃的,小贩们热情地招揽客人。

    正走着,唐辰啸猛然察觉有什么东西扑了过来,他想也没想,本能抬脚就要踢开。

    “别动”黎洛棠出声阻止。

    唐辰啸止住动作,疑惑地看了眼黎洛棠,而后低头一看脚边多了一只毛茸茸的东西,定睛细看,失笑,“原来是只小黄狗。”

    “这小狗儿挺可爱的。”田仕奇蹲下去,伸手去摸小狗的头。

    小狗乖顺地蹭了蹭他的掌心,还奶声奶气地叫了两声。

    黎洛棠嫌弃撇撇嘴,“这狗太小了。”身上没有几两肉。

    “小狗才可爱,糖糖要不要抱回去养”田仕奇笑问道。

    黎洛棠摇头,“没兴趣。”她不吃狗肉,“这狗还没断奶吧,从哪跑来的主人呢难不成是只野狗”

    “这么干净,应该不是野狗。”田仕奇将狗抱了起来。

    三人站在原处等好许久,也没等到狗的主人,如是只能将小狗抱回客栈。

    赛西施一看小狗,就喜欢上了,“好可爱的小狗狗啊”

    “施施喜欢,那给你吧。”田仕奇把小狗递给赛西施。

    “谢谢田大哥。”赛西施高兴的去给小狗做窝,还给小狗取了个名字,叫花尾巴。

    黎洛棠嘴角微抽,这名字取得真是直白又简单。

    次日,任逾歌三人去神厨门,黎洛棠三人去了离客栈稍近一点的香湖。

    骑马而行,半个时辰后,他们到达了香湖附近,香湖虽没有明湖那么有名,那么繁华,但景色并不差;黛色的群山中,荡漾着一片浩渺的碧水,清澈而明净。

    湖上有小船划过,惊起了在水面上游动的水鸟。水鸟的翅膀掠过湖面,飞向远处,消失在天际。

    浅蓝色的湖水在远处和碧空连成了一片,分不清哪是湖水,哪是天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黎洛棠莫名地想起了这两句,顺嘴就吟了出来。

    “糖糖,错了错了,现在是上午,哪来得落霞还有啊,现在是夏季,怎么就秋水。”田仕奇故意逗黎洛棠。

    黎洛棠摇头叹气,“田大哥,意境啊,写诗不一定要写实,重要的是写意。”

    “这位公子说得对。”旁边一位儒生插嘴道。

    不等黎洛棠三人说话,他又接着道“写诗有感而发,最完美境界就是落笔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写诗最忌讳的就是乱堆砌华丽的辞藻,为了华丽而华丽”

    他还没说完,黎洛棠已落荒而逃,她错了,她不该乱吟诗的。

    田仕奇和唐辰啸觉得好笑,连忙追了上去。

    香湖形似葫芦,在葫芦腰处,有一座跨湖石桥,桥将湖一分为二,桥的西南称上香湖,桥东北为下香湖。

    “糖糖,看到没,那就是普照寺,佛光普照,灾星退度福星临。”田仕奇指着东南方向的那座形似昂首侧卧的雄狮的山道。

    “走吧。”三人沿小道走约三里路,就到了普照寺,寺中香火旺盛,手持香烛的香客们排队进殿。

    “这么多人,要排到什么时候”黎洛棠蹙眉道。

    “那我们下山好了。”田仕奇说道。

    黎洛棠忙道“不行,都到寺门口了,不进去拜拜,菩萨会怪罪的。”

    田仕奇笑了,“你还信这个啊”

    “神神鬼鬼的事,最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黎洛棠认真地道。

    她在现代是不信这些的,可穿越这种匪夷所思的事都发生了,有神仙又有什么奇怪的

    黎洛棠买了香烛,塞给田仕奇和唐辰啸,耐心地等了一刻钟,他们进到了大雄宝殿。

    金身佛像,宝相庄严。

    小沙弥敲响铜钵,三人上香,跪在蒲团上磕头,默默祈祷。

    从大雄宝殿的侧门出去,黎洛棠问道“田大哥,一览亭往哪走”她上山是为了赏景,拜佛是顺带。

    “得从天王殿旁过去。”田仕奇来过一回了,这次就充当向导,领着两人经过了卧佛殿、钟鼓楼、药师殿,到了卧佛殿。

    “听说站在亭里,凝眸四顾,江潮湖水尽入眼中是吗”黎洛棠问道。

    “何止啊,还能看到松涛起伏,若是在亭里观日出,那才叫美不胜收。”田仕奇笑道。

    黎洛棠撇撇嘴,“会有多美,不就是明月西垂,星光隐退,红日初升,光芒四射,霞光万道,瑞彩千条,天地一片光明。”

    此处空旷,清脆的声音悠悠传开,如空谷幽泉叮咚。

    顾霆晅和几个人从另一条小道走过来,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他扭头看了过去,然后只看到了背影;顾霆晅唇角微启,无声地说了三个字,“黎洛棠。”

    娇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