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金蟾戏荷花?破案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知府大喜,赶忙道“有请顾大人。”

    低着头的蒋吴氏抬头看着蒋九金,蒋九金瞪了她一眼,蒋吴氏又把头低了下去。

    顾霆晅走了进来,他身穿青色官服,更显得身形颀长,姿态挺拔,在他身后跟着六个证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蒋九金看到这些证人,神情未变,瞳孔微缩。

    蒋吴氏的头更低了,这六个证人,有五个是她家的邻居,虽然桂计来时,天已黑,但她也无法确定这五人有没有瞧见过桂计。

    “见过大人,卑职不辱使命。”顾霆晅抱拳道,他是官身,无须下跪。

    “顾大人,辛苦了。”知府客气地道。

    “职责所在。”顾霆晅一板一样地道。

    “顾大人,这六位是什么人”知府问道。

    “回大人话,这五位是蒋九金的邻居,这位是药铺的伙计。”顾霆晅答道。

    药铺的伙计

    蒋吴氏又飞快地看了蒋九金一眼,蒋九金放在身旁的手握紧了拳头。

    五位邻居证实,蒋九金夫妻和桂计不是在酒楼外,遇到的陌生人,桂计是蒋吴氏的远房表弟。

    桂计来拜访时,的确天色已晚,可是偏偏桂计曾向这五人中的四人问过路。

    蒋九金辩称,“大人明鉴,小的和他们素有怨隙,他们是在诬蔑小的。”

    “大人明鉴,小妇人是本地人,怎么可能有个京都来的远房表弟。”蒋吴氏不承认桂计是她的远房表弟。

    五人中唯一的中年妇人立刻拆穿她,“吴氏,你可是跟我说过,你这桂表弟来拜访里你时,拿了一匹上好的棉布料,还有两盒点心。”

    另外四人也表示,跟蒋九金并无旧怨。那老者更说道“小老儿与九金的父亲是旧友,曾有意结亲,后因生的都是儿子,方作罢。”

    知府问药铺的伙计,“这堂上可有你认识的人”

    “回大人,小的认识他。”药铺伙计指着蒋九金,“大人,他前日去药铺买了礜石,说是家中闹鼠,买回去毒老鼠。”

    这么多人指证,蒋九金辩无可辩,妻子没能将桌子掀翻,制造出更大的混乱,致使他们无法趁乱离开事发现场,被抓了个现行。

    事已至此,蒋九金只能承认自己谋财害命,不过他说“贱内不知情,一切都是小的所为。”

    他是想舍己保妻,可就蒋吴氏刚在公堂上的表现,已无法撇清关系。

    知府根本不相信蒋九金说的话,依律,判了蒋九金秋后处斩,蒋吴氏流放千里。

    来看审案的百姓们齐呼“大人英明。”

    黎洛棠撇嘴,英明的人是顾霆晅好吗要不是顾霆晅把证人找来,就这知府能把案子审清才怪了。

    蒋九金和蒋吴氏被押进了大牢,酒楼的掌柜、伙计、厨子,以及来作证的六人都可以离开。

    黎洛棠和唐辰啸随那些百姓一起离开公堂,回了客栈,赛西施中午回来做金蟾戏荷花。

    两人回到客栈,刚坐下,任逾歌三人就回来了,田仕奇去城外了,没这么快回来。

    赛西施跟黎洛棠和唐辰啸打了声招呼,就进了厨房,黎洛棠跟了进去,说实话,她还是头回听到这道菜名,想瞧瞧这是道啥菜。

    黎洛棠见赛西施把鹌鹑杀后,开水烫过后,褪毛。

    “这鹌鹑跟金蟾有什么关系”黎洛棠不解地问道。

    赛西施笑,“我也不知道。”

    任逾歌为两人解惑,“鹌鹑会做成金蟾的模样。”

    “鹌鹑变金蟾,可能吗”黎洛棠不信,坐在一旁看着。

    任逾歌灵巧地把鹌鹑整只脱骨,赛西施面露难色,“这个也要脱骨啊”

    她的手气太差了,两道菜都要脱骨,还一道比一道难。

    “来吧,小师妹。”任逾歌把小刀递向赛西施。

    赛西施硬着头皮上场,都比到这一步了,不能临阵退缩。

    五只鹌鹑总算全部把骨头脱了出来,赛西施已满头大汗了,黎洛棠掏出手帕帮她把汗擦掉。

    赛西施拿过水发冬菇、冬笋、木耳和瘦猪肉,切成小丁,海米、姜、葱切成末。用绍酒、酱油、盐等将诸料拌匀后,放进炒锅里煸香入味,填进布袋鹌鹑的腹内,用竹签封口备用。

    “这是什么”黎洛棠问道。

    “这是牛蛙子。”任逾歌答道。

    赛西施用开水将牛蛙子氽熟,青豆烫熟。黄瓜皮切成薄片,充当荷叶,西红杮切成荷瓣状,去瓤洗净,放蒸笼里蒸熟备用。

    “这荷花到是成形了。”黎洛棠说道。

    赛西施调了个芡汁备用,将炒锅里倒上油,中火烧至六成热,将填好鹌鹑整成金蟾状,入油锅炸至定型后捞出,拔掉竹签,又放进蒸笼里蒸。

    “又是炸又是蒸,还真是复杂。”黎洛棠感叹道。

    赛西施笑了笑,在任逾歌的教导下,把鱼肉剔下来,剁成细泥,加盐、蛋清,搅成糊装,取一酒杯,在杯中抹一层油,把鱼泥填进去抹平,点缀上青豆。

    “糖糖,看,这像不像莲蓬”任逾歌笑问道。

    黎洛棠点点头。

    这个用鱼泥和青豆做成的莲蓬,亦放进蒸笼里蒸熟后,倒出来,和蒸熟的荷花一起摆盘。

    等鹌鹑蒸熟后,拿出来尾朝里摆在荷花四周,又用黑豆当眼睛,镶在鹌鹑尾部两侧,任逾歌还特意问黎洛棠,“现在是不是像金蟾了”

    “有点啦。”黎洛棠笑道。

    赛西施把先前调好的芡汁烧开,撇去浮沫,将白色的扒汁浇在金蟾和荷花上,这道菜可以上桌了。

    黎洛棠探头看了看,道“红黄绿,再加上白汤,颜色搭配好艳丽,造型也美观,现在就看味道如何了”

    这道菜的味道是酥脆鲜嫩,滋味香醇。黎洛棠和赛西施一人吃了两只,任逾歌和唐辰啸一人一只,黎洛棠意犹未尽地道“施施啊,下回做,不用摆盘,就做金蟾。”

    赛西施噗哧一笑,“好。”

    歇息了一会,任逾歌带着赛西施和鲁大牛去了神厨门。黎洛棠和唐辰啸,下午就没出来,午睡起来,黎洛棠看,唐辰啸在研究器料残篇。

    申时正,田仕奇从神拳山庄回来了,唐辰啸问道“洗手宴还办吗”

    “办,三天后。”田仕奇讥笑道。

    “我就不参加了,反正我也没收到请柬。”唐辰啸听黎洛棠说过洪宽来找麻烦的事后,就不乐意为洪宽捧这个场。

    黎洛棠也道“我也不去,免得被人赶出来。”

    田仕奇叹气,“看来也只有我独自赴宴了。”

    衣靖去铸器山庄,现在还没回临安,显然是赶不回了。

    娇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