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云腿穿鸡翅?审案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一夜过去,又是比赛日。

    这天赛西施准备的二道菜是寸金虾条和绣球豆腐。

    两道菜得分相同,都是六十七分;下午,黎洛棠三人又用了相同的法子,让赛西施得到了一百三十九分。

    前三天的比赛结束了,赛西施以第八名的成绩进入到后两天的比赛。赛西施第一次参加美食大赛,年纪又这么小,令人刮目相看。

    百味大师赞道“妙膳师兄收了一个好徒儿。”

    “我记得三年前,妙膳大师的小儿子获得了第二名,我以为今年还会是他来参加比赛,没想到妙膳大师派来的是他的关门弟子。”

    “而且这孩子才十三岁,未来可期。”

    “不知道妙膳那老头上哪收得如此佳徒好运气。”

    这些评判的聊天内容,赛西施无从知晓,评分前二十名的厨子排队抽签。

    赛西施是第八名,她第八个抽签,她抽到两道菜是云腿穿鸡翅和金蟾戏荷花。

    云腿穿鸡翅是一道市肆菜,用料也不名贵,但要做好不容易。最难的地方就是把翅内的骨头取出来,还得保持翅肉的完整。把菇丝、笋丝、云腿丝穿进鸡翅里,反而没那么难。

    离开会场,赛西施就去集市买了鸡翅、磨菇、生笋、云腿,以及一些佐料。

    回客栈,赛西施一头扎进厨房,先熬上汤,熬汤的同时,赛西施焖饭,处理其他的菜。

    吃过晚饭后,汤熬好了,赛西施开始做云腿穿鸡翅。她先把翅尖剁去,用黄酒和老抽腌制后,倒入油锅里炸上色后捞出沥油。

    净锅,倒进上汤,放进鸡翅,放葱段、姜片、老抽、盐、糖、黄酒;烧开后,改小火,在煮鸡翅的同时,赛西施把冬菇、冬笋和云腿切成丝。

    鸡翅煮熟了,赛西施将鸡翅捞出来放凉。黎洛棠偷偷地拿了根鸡翅,啃了起来。

    “黎姐姐,等做好了,你再吃。”赛西施笑道。

    “已入味,挺好吃的。”黎洛棠咬着鸡翅道。

    赛西施笑了笑,把冬菇和冬笋放沸水里氽透,这时任逾歌走了进来,教赛西施如何取鸡翅里的骨头。

    任逾歌将鸡翅转弯的骨节剁开,再剁两头的骨节,慢慢地取出翅内的骨头,“小师妹,你来。”

    赛西施小心翼翼的取骨,熟的鸡翅骨头并不比生的鸡翅骨头好取,鸡翅煮出来有点软烂,一不小就,就会弄破,无法保持鸡翅的完整性。

    “别急,手不要抖,稳着,慢慢来,上午就做这一道菜,有的是时间。”任逾歌柔声道。

    赛西施吸了口气,定定神,继续取骨,一个鸡翅被弄破了,就算是老手,也不能保证每一个鸡翅在取骨的时候能保证鸡翅完整。

    好不容易,把骨头全都取出来,赛西施把冬菇、冬笋和云腿各一条穿在鸡翅中,码在碗里,刚烧鸡翅的原汤过网倒进碗中,上笼旺火蒸透。

    净锅倒油把去筋的菜心煸炒,加盐、糖、上汤一起炒,炒好后,倒出来控了汤。取出鸡翅,滗出汤后,翻扣在盘中,把油菜心围在鸡翅周围。

    原汤烧开,尝罢咸淡后,用水淀粉勾浓芡,浇在鸡翅上,这道云腿穿鸡翅就算完成了。

    “黎姐姐,快来尝尝。”赛西施喊靠在门边打旽的黎洛棠。

    “总算煮好了。”黎洛棠都等困了。

    任逾歌进屋叫来田仕奇和唐辰啸,几人品尝起这道云腿穿鸡翅,观外形,还算完整,色泽金红,味道软烂咸鲜。

    “明天取骨头时不要心急,慢慢来,就算最后一个送菜上去,也不会影响评分。”任逾歌叮嘱道。

    赛西施双手互相紧握着,点了点头。

    “施施,你今天都没时间认字写字,明天早上起来,把学过的句子读几遍,免得忘记了。”黎洛棠拿别的事分散她的注意力。

    “哦”赛西施乖巧地应道。

    几人各自洗漱,回房睡觉,一夜好眠。

    天还没亮,黎洛棠就听到外面赛西施的读书声,“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黎洛棠翻了个身,这真是自作孽啊。

    孽已造,黎洛棠在床赖了一小会,起床洗漱,赛西施高高兴兴地说道“黎姐姐,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是不是饿了粥应该快熬好了,一会我就去摊饼子。”

    “不急,不急。”黎洛棠摆摆手,去空地上练功。

    辰时初,吃过稀粥配薄饼后,任逾歌和鲁大牛陪着赛西施去比赛的会场,还带着今早熬好的上汤,上午只用煮云腿穿鸡翅。

    黎洛棠三人不去,是因为今天的比赛,不在会场办,而是去神厨门的神厨堂,闲杂人等是不允许进去的。

    田仕奇打算去趟神拳山庄,探听一下情况,洪宽的金盆洗手宴要是不办了,他就回越州了。

    等田仕奇走后,黎洛棠对唐辰啸说道“唐大哥,我们去逛明湖去。”

    “好。”唐辰啸爽快同意。

    不过两人出门后,并没去明湖,而是去了府衙,昨天的酒楼中毒案,今日公开审理。

    三声鼓响,老爷升堂。

    在酒楼与死者同桌的那一男一女跪在地上,酒楼的掌柜、伙计和厨子跪在他们的后面。

    死者在殓尸房,昨夜仵作验过尸,确定是中毒,中的是礜石的毒。

    礜石是一种中药,有毒,主治消冷积,祛寒湿,蚀恶肉,杀虫。治痼冷腹痛,积聚坚癖,风冷湿痹,痔瘘息肉,恶疮癣疾。

    知府拿着醒木,“啪啪啪”连拍三下。

    两排的衙役喊道“肃静。”

    嘈杂声顿时没了,就听知府问道“死者是何人”

    “回大人,死者姓桂,名计,年二十有七,京都人氏,来临安城经商。”衙役领班上前回话。

    “喔,其他人呢”知府问道。

    领班答道“这两人是一对夫妻,蒋九金和蒋吴氏,临安本地人,他们夫妻声称不认识死者,只是拼桌坐在了一起。这个是酒楼的掌柜刘敬德,这是给他们上菜的伙计王山子,这是厨子李至善、陈老材。”

    刘敬德拆穿了夫妻俩的话,“回大人,他们三人是一起进店的。”

    “大人,我们在店门外遇到的,桂计说他一人,问我们可愿与他拼桌,酒楼生意好,没有空位,我不想一直等,就同意了。早知道会出这事,我宁愿多等一会了。”蒋九金一脸懊恼。

    他这说法,听着没啥问题。

    知府问王山子,“你可记得给桂计上了哪几样菜”

    黎洛棠抚额,这个知府会不会审案啊不是应该问他们三人是不是一菜的吗

    接下去知府问的话,都是一些废话,对破案没一点帮助。黎洛棠摇头,这知府是个草包,早知这样,她不如去明湖游玩呢。

    就在知府有点问不下去时,一个衙役进来禀报道“大人,顾大人把证人带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