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掸炝肫肝?死人了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很巧合的一件事,赛西施的菜,又是第三个送上去的;第一道菜是五九棚的掸炝肫肝。

    “不知道这菜小任哥会不会做”黎洛棠看着那红黑白绿相间的菜,咽口水,习武之人,眼力太好,这么远,她都看得清,真是太馋人了。

    “掸炝肫肝,我在任家吃过,逾歌他应该会做,想吃的话,过几天让他做给你吃。”田仕奇笑道。

    “好。”黎洛棠笑弯了眉眼。

    这道掸炝肫肝分数很高,色最高分十分,最低也有八分。

    香最高分九分,最低七分。

    味最高分十分,最低八分。

    三项平均分七十六分。

    第二个送上来的菜是十一棚的鸡茸银耳。

    色白白透着光润,最高分九分,最低六分。

    香淡淡的,最高分七分,最低四分。

    味嫩脆鲜香,清爽不腻。最高分十分,最低分八分。

    “要做到色香味俱全,挺难的。”黎洛棠有点担心梅花鸭掌。

    果然梅花鸭掌的色和味分数都挺高,香的分数最高八分,最低五分,就比那鸡茸银耳稍好点。

    黎洛棠嘟嘴,“早知这样,我就不乱出主意了。”

    “梅花鸭掌挺好的,色香味中,还是味最重要,吃的是味道,不是吃香气。”唐辰啸笑道。

    “就是,菜的味道不好,香飘十里都没用,尝一口,就吃不下去了,这菜终归是给人吃的,不是给人看,给人闻的。”田仕奇振振有词。

    黎洛棠有被他们安慰到,也不再多想,菜已经送上去了,连分数都打出来,多想也没用。

    等第二道菜八宝肉圆送上,两道菜的评分一出来,赛西施的排名没变,还是第八名。

    “下午得努力,必须帮施施再进一名。”黎洛棠的努力就是在填饱肚子后,拉着田仕奇和唐辰啸出了会场。

    “糖糖,你想做什么”田仕奇问道。

    “找人来吃小笼汤包啊。”黎洛棠吃包子吃得生理性反胃了,脑子说吃,胃说不,“我们出银子请他们,应该会有人来吃吧。”

    “不要钱,肯定一堆人来吃。”田仕奇笑道。

    三人一合计,到街上揽客去了,足足带了五十多个人来吃汤包,每个人至少都吃了五笼。

    人多显得人气旺,如是也带动了其他人过来吃,竹筒里的竹签,插的满满当当的。

    到酉时初刻,卖吃食的比赛结束。赛西施在鲁大牛的陪同下,捧着竹筒去前面交竹签。

    一共三百九十六根,今天小笼汤包得分一百三十二分,赛西施的排名上升二位,第九名。

    “保持下去,就能进入后两天的比赛。”任逾歌笑道。

    “谢谢田大哥、谢谢唐大哥、谢谢黎姐姐,谢谢小师兄,还有大牛哥也辛苦了。”赛西施眉开眼笑,心情明显比昨天好。

    因为下午汤包吃得不算多,几人寻了家酒楼吃晚餐。正是饭点,酒楼里座无虚席,等了一小会,才等到空桌。

    看到旁边两桌坐的,似乎又是江湖人士,赛西施就想走,“黎姐姐。”

    “别怕,没有那么多杀手跑来杀人。”黎洛棠牵着她的手。

    这一回的确没有杀手,可是菜过五味,就突然听到一声尖利地喊声,“死人了”

    食客们呼啦一下子围了过去,然后发出各种声调的“死人了死人了”

    “不知道死的是什么人”黎洛棠往那边张望,只看到一群人,“不会又是地阴门在搞鬼吧”

    “过去瞧瞧。”田仕奇率先起身。

    赛西施害怕不愿过去,任逾歌留下来陪着她,黎洛棠三人过去了,挤进去一看,地上躺着一个年轻的男子,他面如死灰,七孔流血,双眼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与这年轻男子同桌的一男一女,都呆坐在位置上。直到掌柜的说道“别看了,都别看了。柱子赶紧去报官。”

    女的似回过神来了,再次尖叫“死人了,这家店的东西吃死人了。”

    本来在楼上厢房里的客人,还不知发生何事,听到这呼喊声,顿时就慌乱起来,有出来问情况的,有直接趁乱逃单的。

    场面混乱,黎洛棠却发现尖叫的女子,脸上虽露出惊恐的表情,但双眼平静。

    “田大哥,唐大哥,事情有些不对劲。”黎洛棠小声道。

    “嗯”田仕奇点头,他也看出来了那女子似乎在故意制造混乱。

    “静观其变。”唐辰啸沉声道。

    这时,与死者同桌的男子拉着女子,似乎想要跟着其他客人离开,可是脚下一个踉跄,撞向桌子。黎洛棠眼尖地发现那女子,伸手想要把那桌子给掀了。

    黎洛棠正要上前阻止,田仕奇已出手扶住也那男子,并用身体拦住了那女人的手,“小心啊。”

    “谢谢。”男子这声谢,有点咬牙切齿。

    “不客气。”田仕奇淡笑道。

    “各位客官,请勿惊慌,这位客人是否因为吃了本店的东西而中毒,还要待官府来检查了才清楚。如果真是东西有毒,为何大家吃了同样的东西却没事所以,请大家稍安勿躁,事情真相如何,官府一定会一清二楚的。”掌柜扬声道。

    一队衙役闻讯赶来,黎洛棠看到领头的人,感到诧异,“顾霆晅。”他不是天武府的,怎么跟临安城的衙役混在一起了

    厅里人声嘈杂,她的声音很轻,可顾霆晅偏偏就听到了,他目光扫过,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黎洛棠,唇角上扬,微微颔首。

    黎洛棠亦对他弯眉浅笑。

    “顾大人,这人是中毒死的。”一个衙役蹲着查看了一下死者。

    顾霆晅走过去问道“与他同桌的是谁”

    “就是他们两个。”掌柜答道。

    顾霆晅对衙役道“把酒楼掌柜、伙计和厨子以及这两人,全部带回衙门问话,桌上的酒菜也一起拿走。”

    众衙役齐声应是,抓人的抓人,拿物的拿物,还有两人弄来了一个担架抬尸体。

    田仕奇走到顾霆晅身边,小声道“与死者同桌的男子,刚才想把桌子掀翻,有毁灭证据的嫌疑。”

    顾霆晅看了他一眼,“多谢,请问贵姓”

    “免贵姓田,江湖上人送绰号小孟尝。”田仕奇想了一下,“我住鸿福客栈,若有需要,可以来找我。”

    “多谢。”顾霆晅微微浅笑,带人离开,黎洛棠几人也结账离去,回了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