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枣泥糕?遇故人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从书坊出来,黎洛棠看到街对面的霓裳坊,“施施,天气渐热,我们去成衣铺买几身衣裳吧。”

    “黎姐姐,我会缝衣裳,不用买成衣,买布就行了。”赛西施还是很节俭的,买成衣贵,买布便宜。

    “你那有时间啊,你要练功,要识字描红,还要煮饭菜。你当自己是超人啊”黎洛棠嗔怪道。

    “超人是什么”赛西施好奇地问道。

    关注点错啊姑娘。

    黎洛棠脑子急速运转,“超人就是神仙。”

    “哦”赛西施懂了。

    两人走进霓裳坊,伙计笑着迎上来,“公子好,小姐好。请问是哪位要买衣裳”

    “男装女装都买,把你们时新的衣裳拿出来。”黎洛棠发现这家铺子,还卖一些配饰,男子用的折扇、荷包,女子用的团扇、香囊。

    “小姐,这几件都是轻罗纱做的,京里的贵人都爱穿。”伙计先介绍女装。

    本朝律例对服饰是有明确规定的,颜色上,除明黄色,其他颜色都没有禁忌。面料上,贱籍不可穿锦、缎、丝,庶民不可以穿锦和缎。

    黎洛棠伸手摸了下面料,“到是很轻薄,很柔软,夏季穿正好。施施,你喜欢哪个颜色”

    “咦,这么薄拉拉的,袖子又这么大,穿着不好干活。”赛西施嫌弃地道。

    “不干活时穿。”黎洛棠瞪她一眼。

    “哦”赛西施缩缩脖子,“我喜欢粉红色。”

    “好,粉红色这套要了,然后配一个同色的香囊和那把绣花的团扇。”黎洛棠说道。

    “把这套包起来。”伙计吩咐小伙计。

    伙计继续介绍“这几件是缃纺纱,上面是挑花绣,您看,这蝴蝶是不是活灵活现的”

    黎洛棠点点头,的确,栩栩如生,“施施,喜欢吗”

    “喜欢。”赛西施甜甜笑道。

    “要了。”黎洛棠大方地道。

    来了位大豪客是大生意啊

    伙计笑得合不拢嘴了。

    黎洛棠给赛西施买了四套衣裳,还有四把配套的团扇、香囊;自己买了四套男装长袍,挑了两把折扇。

    “啪”的一声打开扇子,轻轻摇动,黎洛棠挑眉问道“如何”

    “好看,就跟戏文里唱的,什么公子翩翩,什么如玉。”赛西施词语匮乏。

    “翩翩公子世无双,陌上君子温如玉。”黎洛棠帮她补全。

    “对对对对。”赛西施点头如捣蒜。

    八套衣裳,加上配饰,共花费二百六十两银子。

    赛西施瞠目,“这也太贵了吧”

    “不贵,物有所值。”黎洛棠笑盈盈地道。

    从霓裳坊出来,她们往集市去。黎洛棠说了中午要吃炸丸子,所以得去买五花肉。

    还没到集市,就听到有人在吆喝“海外泊来的,上好秘制珍珠养颜玫瑰香粉,便宜卖啦,三两银子一盒,姑娘抹了,又白又嫩又好看,香喷喷的惹人爱,大家快来买啊,快来买。”

    “这谎话说得离谱了,要真是海外泊来的,能放在地摊上卖。”黎洛棠嗤笑道。

    围观的人也说道“小哥,你卖得是什么香粉三两银子还说便宜。”

    “这位大娘,常言说得好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这香粉里掺了珍珠粉,您想想,珍珠多少银子才能买到一颗啊何况这一盒粉不仅用了上好的珍珠,还配上了各色名贵的药材和香料,又是从海外泊来的,敷在脸上显得肌肤白里透红,粉嫩嫩的。”卖货的少年说道。

    说得仿佛很有道理,可是香粉里的珍珠,不是用那种圆润的大颗珍珠,所以有珍珠粉的香粉,价格虽不便宜,但绝卖不到三两银子一盒。还有粉中就算掺药材和香料,量也绝对不多。

    “走吧,施施。”黎洛棠对假货没什么兴趣。

    赛西施拽着她的衣袖,“黎姐姐,这声音我听着很熟悉。”

    “声音熟悉,那有可能是你认识的人,我们挤进去瞧瞧。”黎洛棠扒开那些围观的人。

    两人挤了进去,赛西施一眼就认出卖胭脂的人是她发小,“香香。”女扮男装的高手黎洛棠也看出这人和她一样,也是女扮男装。

    “施施你怎么会在这里”香香惊讶地问道。

    “说来话长,我们找个地方聊吧。”赛西施说道。

    香香犹豫了一下,把摆在小背箱里的几盒香粉收起来,“我们到旁边聊吧。”

    “前面有茶棚,去那儿聊,不用你出钱。”黎洛棠可没兴趣蹲在路边聊天。

    如是三人去了前面的茶棚,要了一壶茶和一碟枣泥糕,赛西施和香香聊别后的情况;香香在父亲亡故后,随母亲来临安投奔亲戚,谁知亲戚已搬走,不知去向。

    母女俩盘桓用尽,还好客栈老板娘见她们可怜,留她们在客栈帮佣;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香香娘病倒了,香香为了给母亲看病抓药,在客栈老板娘介绍下,帮一行商卖货赚钱。

    黎洛棠没有用心听她们说话,她边喝茶边吃枣泥糕。虽是路边稍显简陋的茶棚,可这糕点的味道却不差,枣香浓郁,松软细腻,入口清甜。

    “黎姐姐,你能不能给我十两银子”赛西施问道。

    黎洛棠从钱袋里掏出几块碎银子,大约有十两,递给赛西施。赛西施转手就把银子给了香香,“香香,你拿去请大夫给你娘看病吧。”

    “施施,谢谢你,我一定,一定会还给你的。”香香感激地道。

    “你有事可以来鸿福客栈找我。”赛西施说道。

    香香点点头,“施施,我先走了。”她怀揣着十两碎银子,背着背箱一溜小跑。

    黎洛棠结了茶钱,和赛西施继续往集市去。买五花肉、排骨、猪肝、鸭子、鸡爪和鸭胗等菜,赛西施又道“黎姐姐,买些调味料,可以卤鸡爪和鸭胗当零嘴吃。”

    “好啊。”黎洛棠欣然同意,边吃边看,那是一大享受啊。

    还没进卖调味料的店子,就闻到了调味料特有的香味,黎洛棠用力地吸气,“这香味让人口齿生津。”

    赛西施笑,买好卤料,两人又走了半个时辰,才回到了客栈。

    就在三人在厨房里忙碌时,任逾歌回来了,走到厨房,“糖糖,施施,我回来了。”

    “小师兄,一会就能吃午饭了。”赛西施甜甜地笑道。

    黎洛棠忙走出去,问道“小任哥,事情办得怎么样”

    “都办妥了。”任逾歌迟疑片刻,没有把又有一个山民,中了寂灭的事说出来。

    地阴门行事风格,真是令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