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馄饨?买书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任逾歌目光微动,沉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黎洛棠把回春药铺里的事一说,任逾歌神情凝重,皱眉,“这事有古怪。”

    “要去西径山看看吗”黎洛棠问道。

    “我们俩去太冒险了。”任逾歌虽年轻,但不冲动,行事十分谨慎。

    黎洛棠犯愁,“可现在所有人都去抓地阴门的余孽了,我们上哪去找帮手啊”

    任逾歌心念一动,问道“糖糖,你觉得这事,会不会与地阴门有关”

    “你是说,地阴门的人故意用寂灭,把大家的目光吸引过来。”黎洛棠觉得这样,这到是能解释得通,为什么普通猎户会中寂灭了。

    “如果这事真是地阴门的人做的,他们真是丧心病狂。”黎洛棠恨声道。

    让一个无辜的人,就这样死掉了。

    “地阴门不该存在。”任逾歌亦道。

    两人商量了一番,决定把寂灭一事传扬开,他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无辜的人再受到伤害,只能如地阴门的愿,把人从小镇那边调回来。

    “由此可见,那小镇附近,极有可能是地阴门的老窝。”黎洛棠分析道。

    任逾歌眉头深锁,“希望衣大哥他们已顺利脱身。”他只是江湖边缘人,并不喜欢刀口舔血。虽然厨子,每天都要用刀,但他更愿意用刀切菜,而不是杀人。

    “晚安,小任哥,我先去睡了。”黎洛棠打了个呵欠,起身回了房间。

    黎洛棠安安稳稳地入睡了,任逾歌却是辗转反侧,明明是初夏,他却有种多事之秋的感觉。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任逾歌叹了口气。

    事已临头,任逾歌不会推脱,也推脱不了,总不能让两个小妹妹去奔波。次日,乔装了一番后,任逾歌出门办事。

    “施施,走,我们出去吃馄饨去。”黎洛棠招呼道。

    赛西施讶然问道“怎么突然想吃馄饨了”她正准备弄鸡蛋饼当早餐呢。

    “就是想吃了。”黎洛棠笑,晚上作梦,梦到了馄饨,今天早上必须吃到,才能解馋。

    当然这事就不用告诉赛西施了。

    跟客栈伙计打听了那家的馄饨味道比较好后,两人出了客栈,往去清水桥。桥东有个夫妻挡的馄饨,不仅个味道还好。

    从鸿福客栈到清水桥,有一段距离,两人不是本地人,不知道抄近路,花了半个时辰才走到清水桥。

    “吃饱了,走过来也饿了。”赛西施对黎洛棠贪吃有了新的认识,为了口吃的,也不怕路途遥远。

    “饿了才好,就能吃得下。”黎洛棠拉着赛西施过桥。

    馄饨摊的生意十分红火,妻子负责包馄饨、煮馄饨;丈夫负责招呼客人、收拾桌子、洗碗筷。

    现在这个时辰,吃早餐的人已经不多了,两人略等了一会,就有位子了。

    “我要一碗大的鲜肉馄饨。”黎洛棠无肉不欢,反正她怎么吃都不胖。

    赛西施犹豫了一下,“我要野菜馄饨好了。”天天跟着黎姐姐吃好吃的,她的腰又粗了一圈,她不想变成肥婆啊

    “做什么吃野菜馅的不用帮我省钱。”黎洛棠掏出一块碎银子放在桌上。

    “我不能再吃了,你看我的脸,都快有三个你的脸那么大了。”赛西施面带忧色。

    “那有,乱讲。”黎洛棠也没法否认赛西施真比从家里出来时,要胖了很多。就算没胖二十斤,十五斤绝对有,“你马步扎得比较稳当了,明天开始教你走梅花桩,这个可以减肥。”

    赛西施喜笑颜开,“谢谢,黎姐姐。”后面三字,压低了声音。

    “跟我客气什么呀。”黎洛棠嗔怪地说道。

    “公子和小姐,要什么汤底有红油汤底和清油汤底。”摊主笑道。

    “清汤,大早上的,吃红油汤,会上火的。”黎洛棠说道。

    “好咧,两位稍等。”摊主让妻子煮馄饨。

    馄饨的形状很多,元宝状、莲花状、圆形、三角形、长方形、圆筒形等等,这个摊子卖得是元宝状的大馄饨,馅料共有四种,鲜肉、虾仁、野菜和鸡蛋。

    摊主把两碗馄饨送了上来,大碗里十几个元宝状的馄饨在碗中,半沉半浮,馄饨皮薄如蝉翼,隐约可见里面的馅料。

    黎洛棠吃这种有汤的食物,习惯性先喝一口汤,“施施,能喝得出是用什么熬出来的汤吗”

    赛西施喝了口汤,“猪骨头,还有鸡骨架,对不对黎姐姐”

    “少说了一样,还有黄豆。”黎洛棠笑道。

    赛西施再喝一口,闭上眼睛,慢慢品味,睁开眼,道“是,汤里的确有豆香味。”

    黎洛棠笑,舀了一个馄饨吃,咬开滑溜的馄饨皮,就看到了里面一小团粉红色的肉馅,嫩嫩的,放在嘴里咀嚼,唇齿间充溢着肉的香味,配合着鲜汤,美味之极。

    “施施,尝一尝,看你能不能调出这样的肉馅来”黎洛棠舀了一个馄饨给赛西施。

    赛西施尝过后,“我可以试着调出来。”

    “那我们等会去买猪肉,中午炸丸子吃。”黎洛棠笑道。

    “好。”赛西施笑,黎姐姐从来不掩饰她对肉的偏好。

    鲜肉馅的馄饨十文钱,野菜馅的馄饨只要六文钱。吃完馄饨,意犹未尽地把汤也喝掉,结了账,两人在附近逛了起来。

    沿着河街缓步而行,突听到有儿童朗朗地读书声“海咸河淡,鳞潜羽翔。龙师火帝,鸟官人皇。始制文字,乃服衣裳推位让国,有虞陶唐”

    “黎姐姐,你能教我识字吗”赛西施问道。

    赛西施好学,黎洛棠自然不会拒绝她,“好啊,我们去书坊买书。”

    找到一间书坊,两人走了进去,黎洛棠对伙计道“要一本三字经,还有描红册子,以及学童用的笔墨纸砚。”

    “好的,公子请稍等。”伙计笑道。

    在伙计拿笔墨纸砚时,黎洛棠看书架上摆放的书,随手拿起一本,书封面上写着“泪珠缘”。翻开书页,“第一回,石书生梦入碧栏杆”。

    这是本,翻看了几页,内容还不错,黎洛棠觉得可以买回去消磨时间,如是挑了好几本。

    伙计拿来了一套用木匣子装着的笔墨和砚台,“公子,您看这可以吗”

    “施施,看看,可喜欢”黎洛棠问道。

    “买给我的”赛西施惊喜地问道。

    “识字,也要写字,不能光认得不会写啊。”黎洛棠笑道。

    “喜欢。”赛西施开心地笑道。

    黎洛棠掏银子结账,又买了一个藤编的背式书箱,装这些书和笔墨纸砚。

    赛西施雀跃地道“我来背,我来背。”

    黎洛棠莞尔,如她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