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四喜丸子?寂灭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黎洛棠逛街的兴致,没有因为那两个莫名其妙的人给打扰到,路过药铺,想起痒痒药已用完,自语道“得配点药,已备不时之需。”

    药铺店名回春,门前还挂着一副对联但愿世间人无病,宁可架上药生尘。愿望是好的,可惜人吃五谷生百病。

    黎洛棠在进药铺前,花了三文钱,去旁边帮人代写书信的穷书生的摊子上,写了一张药方。

    书生看着药方的字,赞道“好字,公子的笔法遒劲。”

    黎洛棠笑了笑,在学武的空余时间,琴棋书画,她都学了,没法子啊,有一个望女成凤的娘,不学不行。黎洛棠拿起药方,吹了吹,墨汁稍干,黎洛棠拿着药方走进了回春药铺。

    回春药铺不仅卖药,还是医馆,里面有坐堂郎中,不过此时并没病患。黎洛棠也不是来看病的,她是来抓药的,直接走到百子柜前,将药方递给负责抓药的学徒,“抓五剂。”

    学徒接过药方,“可以请问公子,这是治什么病的药方吗”

    黎洛棠挑眉,随口道“治脑残的。”来挑事的人,各种毛病都有,但归结到底,都是脑子有病。

    脑残

    有这种病吗

    或许有吧,是他学艺不精,学徒尬笑了两声,抓起药来。

    黎洛棠靠在柜台上,看着店铺外,来来往往的行人。

    “救命啊,大夫救命啊”伴随着喊声,一堆拥进了药铺。黎洛棠赶忙往旁边退开,把路让出来。

    坐堂郎中听到喊声,已经从内室走了出来,看到门板上的病患,倒吸了口冷气;病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他的脸一半黑如墨,一半红似火,显得十分的诡异。

    “他的脉搏,时断时续。”郎中给他诊了脉,面露难色,“敝人学医多年,可是从未见过如此怪病。”

    黎洛棠听到怪病二字,好奇心起,踮脚一看,眉尖微蹙,“寂灭。”

    声音很小,店内很吵,没有人听到。

    学徒把老大夫请了出来,老大夫诊了脉,又翻看了一下病患的眼皮,“这病,老夫治不了,你赶紧把人送去别的医馆吧。”

    “他不是生病,他是中毒了。”黎洛棠插嘴道。

    这话,老大夫听到了,围在病患身边哭泣的妇人也听到了,扭头看向她。老大夫问道“小哥也是郎中”

    “我不是郎中,我只是凑巧,曾见过有人中过此毒。”黎洛棠实言相告,“此毒名寂灭。”

    那妇人立刻磕头道“公子,求您救救孩子他爹。”

    “他怎么会中毒”黎洛棠问道。

    寂灭是赤练毒蝎配制出来的一种极厉害的毒物,但随着赤练毒蝎五年前死在了鬼见愁手中后,这毒药就湮灭江湖了。没想到,会突然重现江湖。

    只是寻常的江湖人下毒也用不上寂灭,毕竟砒霜、鹤顶红同样能致死,也方便弄到。

    “他昨儿夜里去山上打猎,今天早上回来没多久就说身子难受,接着就昏倒了。”妇人抹着眼泪答道。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若是出事,这个家就完了。

    用寂灭来对付一个普通的猎户

    这未免也太大手笔了。

    黎洛棠继续问道“你丈夫有没有跟你说,他在山上遇到了什么人看到了什么事吗”

    这猎户估计是被灭口。

    可是用得着用寂灭来灭口吗

    事情怎么想都有点想不通。

    妇人摇摇头,“公子,求求您,救救孩子他爹。”

    黎洛棠轻叹了口气,她同情这个妇人,可是她无能为力,“抱歉,我不会解毒,而且此毒也无解。”

    妇人的神情顿时变成绝望,扑在男人身上,哭嚎起来,“你这一撒手,让我们母子仨,可怎么活啊”

    “公子,您会不会看错了”老大夫不忍地问道。

    “我也希望我看错了。”黎洛棠黯然道。

    大家都不知道如何安慰妇人,这时,抬着病患同来的一个男子,“嫂子,把虎哥抬回去吧。”

    死也要死在家中,不能死在外面,做孤魂野鬼。

    妇人呜呜的哭着,已然伤心的没有任何主见。

    那男子招呼着人抬着门板,往药铺外走。

    妇人捂着嘴,抽泣着跟在后面。

    “大嫂,请等一下。”黎洛棠喊道。

    妇人回头看着她,“公子。”

    “你丈夫去的是哪座山打猎”黎洛棠问道。

    “就是我家附近的那座西径山。”妇人答道。

    “谢谢告知。”黎洛棠从荷包里掏出约五两碎银子,递给妇人,“好好安葬令夫吧。”不是不想多给,只是给太多,孤儿寡母的,只怕保不住。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妇人双手接过碎银子,感激地道。

    黎洛棠会给她银子,不过是因为心里那一点愧疚,如果当年她学毒术时,多花点心思,今天或许就能救人一命。

    结了账,黎洛棠拿着那五剂药,离开了回春药铺,也没什么心思逛街了,跟人打听了方向,就往客栈方向走去。她没有冲动的,独自前往西径山。

    上回跟踪赵掌柜,掉落悬崖,已经给了她教训了,这一回,她准备跟任逾歌商量一下再行动。

    快到客栈时,黎洛棠才想起任逾歌和赛西施去神厨门了,晚餐,她得自行解决。

    客栈的饭菜,不敢恭维,黎洛棠也不想虐待自己的胃,她在客栈附近寻了一家小店。

    小店煮的都是家常菜,黎洛棠就一人也没多点,两个菜清炒虾仁和家常丸子,店家免费送了一个青菜汤。

    清炒虾仁的味道没什么特别的,这家常丸子,黎洛棠吃了一个,“老板,你家的丸子跟别处的不同呢。”

    “公子是不是觉得这丸子比别处的要松软一些”老板娘笑问道。

    “是的。”黎洛棠点头。

    老板娘笑道“我家这肉丸子,配料可多了,光这肉就要挑新鲜的五花肉,再加上姜茸、山药或者马蹄、胡椒粉、鸡蛋,以及秘制的配料,这样做出来的肉丸子,外酥内嫩,味道鲜美。”

    秘制的配料

    黎洛棠细细一品,唇角微扬,什么秘制配料,就是馒头丁。这是店家吸引客人的一种手段,黎洛棠当然不会去拆穿。

    饭罢,黎洛棠离开小店,回了客栈,半个时辰后,任逾歌和赛西施回来了。

    “黎姐姐,你吃过晚饭了吗”赛西施关心地问道。

    “吃过了,施施,时辰不早了,快去沐浴吧。”黎洛棠支开赛西施。

    赛西施是好孩子,乖乖听话,拿衣裳去浴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