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麻圆?被招揽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从奎元楼出来,就听到有人喊道“矩远。”

    矩远是任逾歌的字,听到喊声,他回头一看,是认识的人,笑道“石兄。”

    “在这里遇到你太好了,百味大师到了。”男子奉师命,要去鸿福客栈找任逾歌。

    百味大师和妙膳大师、美馐大师、朵颐大师,是厨界齐名的四大名厨。

    朵颐大师最为年长,然后是妙膳大师,美馐大师排第三,最年轻的是百味大师。百味大师的师父与妙膳大师,有半师之谊。

    于情于理,在知道百味大师到了临安,任逾歌都应该去拜见。

    黎洛棠不打算凑这个热闹,抢在赛西施说话之前,说道“小任哥,你和施施去吧,不用管我。”

    “黎、哥哥,一起去啊。”赛西施当着外人面,不好拆穿黎洛棠是女扮男装。

    “不啦不啦。”黎洛棠说着,转身一个箭步,窜出老远。

    赛西施只能跟着任逾歌,随那位男子去神厨门,拜见百味大师。

    结伴同行有结伴同行的热闹,独自逛街有独自逛街的惬意,黎洛棠享受着这份惬意,在街上缓步而行,路边摊子上,有能入眼的东西,就过去讨价还价。

    从街头走到街尾,黎洛棠已买了十几样小东西了,为了装这些东西,她还买了个背篓;她身穿淡青色素缎长袍,头发用竹节白玉簪挽在头顶,一副富贵公子模样,却背着个竹篓,这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路人见状,指指点点,“穷酸就是穷酸,却非要扮富贵人,丢人现眼。”

    “扮也扮不像,这就叫画虎不成反类犬。”

    “犬尚不嫌家贫,人却寡廉鲜耻,寡廉鲜耻。”

    听到这些话,黎洛棠都无语了,她这是招谁惹谁了她这身装扮,碍着谁了

    虽然话有点伤人,但黎洛棠不是那种恃武逞凶的人,不打算理会这些路人,可是有个人不知道是何想法,跟在她后面不停地说说说。

    什么人要正视自己的身份,不要慕虚荣。

    什么想要穿得好,吃得好,得努力求上进,不是穿一件素缎袍就是富贵人。

    黎洛棠最不喜欢听人说教,偏这人不知趣,半点没有看出黎洛棠不耐烦,还在那儿叨叨叨。

    “闭嘴。”黎洛棠轻喝道。

    音量并不大,但是黎洛棠使了内力,将声音直接送进那人的耳朵里,就变成声若洪钟,把那人给震的两眼发直,呆站在原地不动了。

    这一幕,被旁边茶楼上的两个男人看在了眼里,居左的长髯老人道“此子内功惊人,这声喊有点像是佛门狮子吼。”

    右边的年轻男子皱眉道“此子若是佛门中人,到是不好招揽。”

    “一入佛门,三千烦恼丝尽去,此子应与佛门有一定关系,但绝非佛门中人。佛门有戒律,此子不遵戒律,应是弃徒。这样的人,正好为我们所用。”长髯老人一脸精明地分析道。

    “伍老所言极是。”年轻男子说道。

    “以利诱之必会令其归顺。”长髯老人起身道。

    年轻男子拦住他道“此等小人物,何须伍老亲自出面。”

    长髯老人深以为然,“这事就交由你去办。”

    “是,伍老。”年轻男子下楼去寻黎洛棠。

    黎洛棠正站在卖的油炸麻圆的摊子前咽口水,“一串几个”

    “一串五个,十文钱一串。”摊主答道。

    “我要两串。”黎洛棠掏出铜钱,数了二十文给摊主。

    男摊主收了钱,女摊主开始做麻圆,从糯米面团上,揪出一个个的小剂子,将之团成圆形,用掌心按压成饼,放入准备好的豆沙馅。包裹严实后再团成圆形,沾少量清水丢到盘里,均匀地滚上芝麻。

    女摊主把滚好芝麻的团子,丢进油锅里炸,在炸的过程中,女摊主不停地用长筷子来回拨动,不多时麻圆漂浮起来,表面金黄。女摊主将麻圆捞出来,放在一旁沥油。

    这时又来人了,男摊主笑问道“公子要几串”

    来人正是楼上那个年轻男子,他没理会男摊主,而是道“跟我来,有话跟你说。”

    黎洛棠斜睨了他一眼,不认识。黎洛棠没理会,接过女摊主递过来的用竹签串好的麻圆,边吃着边继续往前走。

    “站住。”年轻男子喝道。

    黎洛棠听而未闻,他没指名道姓,她为什么要对号入座

    “我叫你站住,你听到没有。”年轻男子有些恼怒了。

    黎洛棠仍不理会。

    “该死的东西。”年轻男子低声咒骂了一句。

    年轻男子是奉命来招揽黎洛棠,所以虽然生气,他却不得不快步走到黎洛棠前面拦住她,“我让你站住,你没听到吗你耳朵聋了”

    “好狗不拦道。”黎洛棠面无表情地道。

    “混账本来你即将有一个远大的前程,但现在,我要揍服你,让你归顺于我。”年轻男子沉声道。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黎洛棠莫明其妙,这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先有一个人跟在她后面念叨,现来一个人,要她归顺,“有病就去看大夫,前面就有医馆。”

    “不要逞口舌之快。”年轻男子一拳打了过去。

    别人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落。她这是什么好好的逛个街,遇到一神经病

    黎洛棠向后退,避开他的拳劲。一个麻圆,随着她的动作,从竹签掉了下来。

    “我的麻圆”黎洛棠怒了,“混蛋啊,不能轻饶了你。”

    手一抬,袖箭射出。两人距离这么近,年轻男子根本避不开袖箭,他还得庆幸黎洛棠不是嗜杀之人,袖箭对准的是他的胸口以下,命根子以上的位置。

    “卟卟卟”三根袖箭齐刷刷地扎在了年轻男子的身上。

    “你好歹毒。”年轻男子面色难看,他根本没想到一个照面,他就受伤了。

    黎洛棠飞一脚,将他踹倒在地,“你先动的手,打不过,就说我歹毒,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你、你敢”年轻男子色厉内荏地道。

    当街杀人,的确不便。

    黎洛棠咬了口麻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说着,黎洛棠伸手拔出了三根袖箭。

    血涌了出来,年轻男子的脸痛苦地扭曲着。黎洛棠并不是收回袖箭,沾了这男人的血,已脏,她才不要呢。

    “你想要干什么”年轻男子咬牙切齿地问道。

    黎洛棠眯着眼,勾唇一笑,熟悉她的,都知道她这是要使坏了。黎洛棠从荷包里摸出一个纸包,“就剩这么点了,便宜你了。”

    手一扬,将纸包里的药粉洒在了年轻男人的伤口处,在年轻男人惨叫声中,黎洛棠吃着麻圆,潇洒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