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生爆鳝片?说书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鱼鳞纹。

    触手冰凉。

    黎洛棠心念一动,展开系在刀柄上的红绸,对着亮光一看,果然看到了暗纹是一个“器”字。衣靖曾跟她描述过,铸器山庄遗失的那三十六把百炼精钢飞刀的特征。

    这六把飞刀很显然,正是铸器山庄被盗走的三十六把飞刀中的六把。

    “这六把飞刀,还不错,就是数量太少了,要是多几把就好了。”黎洛棠故意说道。

    铁匠笑道“那位客人手里还有。”

    “他住哪里”黎洛棠问道。

    “公子,不好意思,这个他没告诉小的。”铁匠面带歉意地道。

    黎洛棠问道“那刀卖掉后,你怎么把钱给他”

    “那位客人隔几日就会过来。”铁匠笑道。

    黎洛棠眸光微闪,“这样吧,等他再来,你就让人到鸿福客栈找我,我姓黎。”

    “好的,黎公子。”铁匠答应了。

    黎洛棠花一百两银子买下了那六把飞刀,和任逾歌、赛西施离开了铁铺。

    走出粹火坊,任逾歌就问道“飞刀有什么问题”

    “这飞刀是铸器山庄遗失的镇庄之宝,铸器山庄庄主托衣大哥帮他抓贼,并找回飞刀和宝剑;我既然碰到了,就查一查啰。”黎洛棠小声道。

    “这人能从铸器山庄把东西盗出来,身手必然不凡,行事要小心。”任逾歌没有劝她不要管这事。

    “我会小心的。”黎洛棠正颜道。

    “寻个店子,吃午饭。”任逾歌见时近正午,提议道。

    “好啊。”黎洛棠赞成。

    赛西施抿了抿唇,虽然她对酒楼吃饭,有点阴影,但黎洛棠和任逾歌都说过,要去品尝其他人的菜,才能博采众长。

    他们现在所在的街,离奎元楼最近,午饭就在奎元楼吃了。奎魁同音;奎星,俗称魁星。魁元的意思是在同辈中才华居首位的人,老板给店取名奎元之意,不言而喻。

    回形结构的奎元楼比登科楼还高,共有七层,就这楼层,的确可称得上是临安城第一楼。各大酒楼,除了菜,还有其他特色吸引客人,登科楼是唱曲,奎元楼是说书。

    说书台摆在楼正中,台上放着一个四方案桌,还没到午时正,还没开始说书。

    “就在一楼大厅里吃饭吧。”赛西施看着说书台,双眼放光,她很喜欢听说书,可惜长这么大,就听过一回。

    虽然修建奎元楼的人,让各个楼层、房间里,都能听到说书,但还是一楼听的最清晰的,而且还能看到说书人丰富的表情。

    任逾歌和黎洛棠无有异议。

    菜还没上桌,说书人来了,是一个年过五旬的老头,他站在台上,拿起醒木一敲,厅里顿时安静不了少。

    “上回说道叔宝走进东岳庙,就晕倒了,道人见状,慌忙来扶,可是哪里扶得他动只得报知观主。这观主姓魏名征,曾做出仕做过知州,只因奸臣当道,挂冠修行”

    赛西施双手托着腮,两只眼睛盯着说书人,表情认真而专注。

    任逾歌和黎洛棠莞尔。

    伙计送菜上来,酱鸭、糟鸡、生爆鳝片和荷叶粉蒸排骨,还有一壶苹果汁。

    “施施,你别光听说书,不吃菜啊。”黎洛棠夹了一个鸭腿,放她碗里。

    “哦哦”赛西施无意识地应答,眼睛还盯着说书人。

    这丫头

    别人是有情饮水饱,她是听说书就饱了。

    黎洛棠眸光微闪,“小任哥,你喂她吧。”

    任逾歌愕然,“这不合适。”

    “就让她这么饿着会把身体饿坏的哟。”黎洛棠面带忧色地道。

    任逾歌瞪黎洛棠一眼,别以为他看不出这促狭的丫头,是想看他的囧态。

    黎洛棠俏皮地吐吐舌头,啃起了鸡翅膀。

    “小师妹。”任逾歌伸手在赛西施的眼前,挥了挥。

    赛西施回过神来,“小师兄,什么事”

    “吃菜。”任逾歌夹了块排骨放她碗里。

    “谢谢小师兄。”赛西施甜甜笑道。

    酱鸭和糟鸡的味道都不错,不过生爆鳝片才是奎元楼最出名,鳝肉被爆得外脆内嫩,清香四溢;咬一口,肉质细嫩,酸甜可口。

    “难怪这道菜街知巷闻,色、香、味都别具特色。”黎洛棠赞道。

    任逾歌则要考赛西施,“什么样的鳝鱼比较好”

    身为渔家女的赛西施,张嘴就来,“鱼身呈黄褐色,没有破裂,摸起来光滑有黏液的,是较好的鳝鱼。”

    “如何知道鳝鱼片是用活鳝还是死鳝”任逾歌接着问道。

    “一看血色,活的呈鲜红色,死的是紫红色。二看血块,活的是条状,死的是散开的。三看肉质,活的细脚,死的粗糙。四看表皮,活的黑里透亮,皮色光洁,死的,灰色,色泽略暗。”赛西施答道。

    黎洛棠抚额,光挑选鳝鱼,就这么多讲究,真是太麻烦了,她还是负责吃就好。

    接着任逾歌又问了生爆鳝鱼,需要注意什么又指出奎元楼生爆鳝鱼为何这么好吃的原因。

    赛西施沉浸在厨艺里,等她消化完任逾歌所言时,说书的已说道“叔宝辞谢上马去了。欲知叔宝此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啊,这就说完了。”赛西施还没听够呢。

    其他桌的客人也嚷着要说书人再说一段,说书人拱手团团作拜,“多谢老少爷们捧场,老朽靠着说书,混口饭吃,还请老少爷们捧个钱场。”

    三个总角小子拿着托盘,一个在一楼大厅收钱,另外两个上楼收钱。说一节书,然后收钱,这是老套路了。

    赛西施掏了几个铜钱,放在托盘里,任逾歌和黎洛棠也掏了几个铜钱,放在托盘里。

    不多时,总角小子的托盘里,就有了至少一吊钱。

    说书人并没等另外两个小子从楼上下来,就开始说道“叔宝离了二贤庄,行不上几十里,见天色已晚,路边有一小店,叔宝下马进店”

    这一节书又说完了,赛西施意犹未尽,可惜说书人已退场;任逾歌唤伙计过来结账,黎洛棠安抚赛西施,“你想听,明天我们再过来就是了,对不对,小任哥”

    任逾歌笑道“只要你喜欢,可以把说书先生请去专门说给你听。”

    “真的吗”赛西施惊喜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任逾歌笑道。

    “谢谢,小师兄。”赛西施眉开眼笑,满心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