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鸭血粉丝汤?铁铺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分了钱,三人坐在院中闲聊,鲁大牛进来禀报“公子,客栈的老板要见您。”

    牛腾飞等人两次闯进来闹事,客栈老板肯定是要来询问的,他能忍到现在才过来,已经够有耐心的了。

    任逾歌出去见客栈老板,赛西施担心地道“老板不会是来赶我们走吧”

    “不会,放心吧。”黎洛棠嗑着瓜子,一脸淡定,赶人不会这么客气。

    果然一会任逾歌回来了,黎洛棠抢问道“老板过来说什么”

    “问了一下情况,收了压惊钱,就走了。”任逾歌笑道。

    “多少”黎洛棠问道。

    “不多,一百两。”任逾歌给得爽快,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

    又闲聊了几句,三人先后去沐浴洗漱。

    这一夜,三人到是安安稳稳的在房里睡觉,可有的人却没法休息。

    洪宽忙着召集人手,连夜赶去据说发现地阴门余孽的小镇,他必须挽回一下他和神拳山庄的形象。因为这事,他的金盆洗手宴,只能推迟了。

    天武府的人,在顾霆晅的带领下,早在午后就已经出发了,入夜了还在赶路。

    神厨门组织的那些人,则在城外的山林里,搜找黄魔道人和赵掌柜。

    一夜过去,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晴天,赛西施在树下,认真地扎马步。任逾歌盘脚坐在屋檐下的蒲团上闭眼打坐,黎洛棠在屋里,往袖弩里装箭矢,那天为阻拦黄魔道人,把一匣子袖箭全射光了。

    “箭矢都用光了,一会得出去找家铁铺打造一些。”黎洛棠把袖弩戴在手臂上,整理好衣袖,从房里走出来。

    当然去铁铺前,先得找店子,吃早餐。

    虽然时辰尚早,但街上仍旧十分热闹,只是不像前几日,有那么多江湖人士来来往往,让人畏惧,想来他们不是赶去小镇了,就在城外的山林里折腾。

    三人从一条小巷前经过,黎洛棠深吸了几口气,“好香啊。”

    “香味是从巷子里传出来的。”任逾歌说道。

    “闻香寻美食。”黎洛棠抬腿就往巷子里走去。

    任逾歌和赛西施立刻跟上,没走多远,就看到一个仅三张桌子的小店,桌边已经坐着七八个客人。

    在店的左侧摆着两个大锅,一锅里是乳白色的浓汤,一锅里是酱色的香料汤。锅子旁边的长案上,摆放着鸭血、豆腐块等配料。

    浓汤很香,晨风一吹,四下飘散,诱人食欲。黎洛棠问道“老板,你卖的什么啊”

    “鸭血粉丝汤,公子,来一碗吧。”摊主揽客。

    “你这汤是用什么熬出来的”黎洛棠问道。

    “鸭架、鸭肉、还有猪筒子骨和猪肉皮。”摊主笑道。

    黎洛棠回头对任逾歌说道“我要吃,你们呢”

    “来三碗。”任逾歌笑道。

    “好咧。”摊主拿了个三个空碗,配调料,每碗里都舀上一勺鸭汤,再把烫好的粉丝倒进来,浇入烫好的鸭血、豆腐以及切成花片的鸭胗

    “哎,我那碗不要放鸭肠,我不吃。”黎洛棠及时提醒。

    摊主舀了一小勺香料汤,浇在粉丝上面,再洒上葱花,三碗热气腾腾的鸭血粉丝汤做好了,摊主把粉丝汤端到了黎洛棠三人面前,“请慢用。”

    黎洛棠先喝了口汤,“这汤味道不错,浓香醇美。”

    “这鸭血也很鲜嫩。”赛西施评价道。

    任逾歌吃得是鸭胗,“这鸭胗是用陈卤卤出来的,奇香味美。”

    “这粉丝也不错,爽滑弹口。”黎洛棠连吃了好几口。

    这碗配料丰富的鸭血粉丝汤仅卖十五文铜钱,当真是物美价廉,结了账,三人往铁铺去。

    铁铺集中在粹火坊,一进坊口,就感觉温度上升了几个度,坊街的两边都是铁铺,这会子铁匠们都在烧炉,炉火旺,热气腾腾。

    黎洛棠虽向客栈伙计打听了那位铁匠的手艺比较好,但没有急着进店,而是每家都停步看了一小会,问了价。货比三家后,黎洛棠说道“去前面那李记铁铺。”

    赛西施好奇地问道“黎姐姐,为何选李记”她没看出这些铁铺有什么区别。

    “人生有三苦,知道吧”黎洛棠问道。

    赛西施摇摇头。

    “打铁、撑船、磨豆腐就是人生三苦。它们之所以会被称为三苦,是因为这三件活都是力气活儿、小心活儿、时间活儿。刚才李记的那个铁匠,每一锤都锤得又稳又准,而且他锤的是刀刃,他这是要把一块厚铁锤薄,这需要时间和耐心,所以这就是我选择他的原因,懂了吗”黎洛棠说道。

    赛西施想了想,“懂了。”而后一脸崇拜地看着黎洛棠,“黎姐姐,你懂得真多。”

    黎洛棠笑,傲矫地抬起下巴,“你黎姐姐我,知识渊博。”

    赛西施赞同地用力点头。

    跟在后面的任逾歌忍俊不禁,轻笑出声。

    两女回头,“你笑什么”

    任逾歌右手虚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一声,“你们说得都对。”

    两女走进李记铁铺,正在打一把菜刀的铁匠,放下锤子,问道“公子要买点什么”

    “我要打几套袖箭。”黎洛棠拿出画图,递给铁匠,“这能打吗”

    铁匠接过图纸,看罢,“能打能打。”

    “要上好的精铁,打三套,每套十八根,多少钱”黎洛棠说道。

    铁匠盘算了一下,“一套五两银子。”

    “行。”黎洛棠没有跟他讨价还价,“什么时候来取”

    “公子,五天后,您来取。”铁匠笑道。

    “行,这是定金。”黎洛棠掏出两块碎银子。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铁匠点头哈腰,这是笔大买卖了。

    三人正要离开,铁匠突然道“公子,小店有六把客人放在这里寄卖的飞刀,是用精钢打造的。公子,有没有兴趣瞧瞧”

    黎洛棠笑道“好啊,拿来瞧瞧。”

    铁匠进店里,捧来了一个长木匣,打开木匣,里面是六把闪着赛光的精钢飞刀,飞刀整体呈柳叶状,刀身通体錾刻着鱼鳞纹,刃薄如纸,刀柄末端系着红绸。

    黎洛棠看着六把飞刀,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她确定她没有见过这种鱼鳞飞刀;拿起一柄飞刀,触手冰凉,由此可知,这飞刀的材质很不一般。

    这样的飞刀,怎么会沦落到在铁铺里寄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