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鲜蛏萝卜丝羹?索要赔偿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牛腾飞不告闯入,还出言不逊,任逾歌和黎洛棠只是打败他们,将他们轰出来,并没下重手,这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可惜牛腾飞并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

    报仇。

    必须报仇

    牛腾飞回到神拳山庄,在洪宽面前搬弄是非,把任逾歌和黎洛棠说成了目中无人的小人。为了激怒洪宽,他还添油加醋,“他们说师父枉称神拳,知道地阴门重出江湖,不敢站出来”

    洪宽被气得吹胡子瞪眼,“混账,哪里来得混账小子老夫当年孤身杀上祁连山,灭掉五沟山寨时,他们又在哪里”

    “师父,若任由他们这样胡说八道,对您,对山庄的声望都会有影响的。而且城里来了许多,来参加您的金盆洗手宴的,听到这些,会怎么想师父您呢。”牛腾飞继续拱火。

    洪宽本就是一个非常爱面子、讲排场的人,闻言,勃然大怒,重重地一拍椅扶手,“那两个混账小子在哪里”

    “他们在鸿福客栈。”牛腾飞脸上阴谋得逞的笑,一闪而过。

    “带路。”洪宽气势汹汹地道。

    牛腾飞带着洪宽和几个师兄,重新杀回鸿福客栈,找任逾歌和黎洛棠算账。

    此时,任逾歌正在厨房里,教赛西施煮鲜蛏萝卜丝羹。这菜用的食材简单,就两种鲜蛏和白萝卜。但是要做得好吃,却不是件容易的事。

    黎洛棠坐在厨房外的小椅子,嗑瓜子,听到任逾歌教导赛西施,探头进去笑道“小任哥,你这算是代师授艺吧”

    任逾歌笑道“我这是和小师妹相互切磋技艺。”

    黎洛棠挑眉,她得改一下对他的评价,小任哥不是直男,瞧瞧这话说的,施施笑得不要太开心。

    “砰”院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有人闯进来,没有让伙计领路,也没有让鲁大牛通禀,就那么强行破门而入,霸道之极。

    领头的老头,黎洛棠不认识,但他身边的牛腾飞,她认识,虽然不知道牛腾飞的名字,“看来下午那一顿打,太轻了,你没有吸取教训,找帮手是来报仇的,是吧”

    “师父,这就是那两个混账小子中的一个。”牛腾飞告状道。

    任逾歌听到声音,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事了,目光微沉。

    “老夫拳出,不打无名之辈,报上你们的姓名。”洪宽傲骄地道。

    “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什么师父,就教出什么样的徒弟。”任逾歌嘲讽地笑道。

    “你算什么东西你让我们报姓名,我们就报姓名。你脸咋那么大呢”黎洛棠说话更不客气。

    两人同时出声,险些把洪宽气了个仰倒,“你们这是找死”原本他只想给这两小子一点教训,可现在他已经动了杀意。

    “谁死,还不一定。”任逾歌勾唇冷笑道。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去死。”洪宽一拳轰出,充满杀气。

    任逾歌跃出,寒光闪过,弯刀横扫。

    黎洛棠则一鞭抽向牛腾飞,不能让这些苍蝇耽误她吃晚饭,得速战速决。

    为了快些解决掉牛腾飞等人,黎洛棠鞭剑合壁,杀得牛腾飞几人叫苦不迭。鞭抽剑刺,不多时他们就遍体鳞伤,血流如注。

    再打下去,小命难保,牛腾飞想要逃了,可他刚跃起,脚踝就被黎洛棠的鞭子缠住了。黎洛棠用力一拉,牛腾飞被拉成了一字马,他正要挣扎着起来,突觉脖子上一凉,僵住了。

    “住手”黎洛棠厉声喊道。

    任逾歌急攻两招,向后一退。这里可不是荒郊野地,杀人会引来官府的。

    洪宽见牛腾飞被黎洛棠用剑抵着,下令道“放人。”

    黎洛棠嗤笑道“老东西,看不清形势吗现在人在我手上,我稍微一动,就能要了他的狗命。说话客气些,懂吗”

    这小子的嘴,真是可恶

    洪宽的脸都气黑了,可为了牛腾飞的小命,他只能忍着,忍得肝痛。

    “老东西,地阴门的人重现江湖,你不去剿灭他们,跑到我们面前来耀武扬威,你脑子是有病吧就你这种老糊涂,有什么脸办金盆洗手宴。”黎洛棠对着他一顿臭骂。

    “如今连天武府的人都已出动去围剿地阴门了。”任逾歌补充了一句,下午轰走牛腾飞后,他出去打听了一下。

    “此话当真”洪宽沉声问道。

    “你不信,可以出去打听。”任逾歌淡然道。

    “若你们敢欺骗老夫,老夫绝不饶你们。”洪宽说着就往门外走去。虎死不倒威,狠话还是要撂的。

    “师父,师父。”牛腾飞着急地喊道。

    “还不放人。”洪宽回头怒道。

    “放人可以,赔钱。”黎洛棠挑眉,“踢烂门,就赔一千两,让我们受到惊吓,赔三千两,劳我们出手帮你教导徒弟,就收你便宜一点,五千两,共计一万两。”

    “你会不会算数,明明是九千两。”牛腾飞纠正她。

    黎洛棠踹了他一脚,“四舍五入,懂不懂”

    牛腾飞苦着脸,哪有这样四舍五入的

    “你”洪宽从未遇到过像黎洛棠这种人,都不知道要怎么应对了。

    任逾歌虽没想到黎洛棠会这么做,不过他不会拆台,抿唇忍笑。

    洪宽和任逾歌交过手,虽然任逾歌没他强,但他要擒住任逾歌,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黎洛棠的身手亦不弱,现在又以牛腾飞为质;硬拼,拼不过,洪宽很识时务的掏银票赎人。

    拿着那一叠银票,黎洛棠还很嫌弃地撇嘴道“今天做了亏本生意。”先前教训人,收入都是几十万两。

    打发走洪宽师徒,赛西施在厨房里喊道“小师兄,黎姐姐,可以吃饭了。”

    在任逾歌和黎洛棠跟洪宽师徒打斗时,赛西施已经把饭菜全部煮好了。

    四菜一汤上了桌,任逾歌向黎洛棠推荐,“糖糖,尝尝这道鲜蛏萝卜丝羹,简单的食材,简单的做法,不简单的味道。”

    “这羹看着就清爽。”黎洛棠用汤勺舀了一勺,吹了吹,放进嘴里,“很鲜,没有土腥味,反而有一丝萝卜的清甜味。”

    吃完饭,黎洛棠掏出那一叠银票,“来来来,分钱了分钱了。”

    “谢谢老板。”任逾歌逗趣道。

    赛西施也跟着笑道“谢谢老板。”

    “跟着老板发大财。”黎洛棠分给两人一人三千五百两银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