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咸件儿*买礼物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等黎洛棠吃完,任逾歌给她倒了杯水,才问起昨天的事,黎洛棠如实相告;任逾歌也开始为衣靖等人的安危感到担忧,他不算纯粹的江湖人,对黎洛棠把事情告诉顾霆晅,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地阴门重现江湖的事,得让大家都知道才行。”黎洛棠说道。

    任逾歌颔首道“消息我去找人散发。”

    “还得找一些高手去救衣大哥他们。”黎洛棠有点犯愁,她认识的武林高手有限。

    任逾歌沉吟片刻,道“我去神拳山庄拜会一下百步神拳,请他出面找人去救衣大哥他们。”

    黎洛棠蹙眉道“我担心你去到神拳山庄未必能见到他。”去黎家拜会她爹的人,不见得都能见到她爹。

    “总要去试一试。”任逾歌肃颜道。

    “嗯”黎洛棠点点头。

    “我出去了。”任逾歌起身道。

    “小师兄,你小心一点。”赛西施忧心地嘱咐道。

    任逾歌笑,“我去神拳山庄找人,没有危险。中午估计赶不回来,晚上等我吃饭。”

    “好。”赛西施点头,送他出门。

    任逾歌走后,黎洛棠回房睡了小半个时辰,就要出门,赛西施紧张地拦住她,“黎姐姐,你要去哪”

    “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黎洛棠拍拍她的脸,“做好饭菜等我。”

    “真的马上回来”赛西施问道。

    “比珍珠还真。”黎洛棠弯指刮了下她的鼻梁,转身轻快地走了出去。

    黎洛棠去的是瓓玉坊,进门就看到一排排漆绘雕花的橱柜,上面陈列着各色玉石玉器。黎洛棠对那些来历不凡,价值连城的玉器没兴趣。任伙计百般推荐,也只是扫一眼罢了。

    “这对莲花耳环,怎么卖”黎洛棠买来是要送给赛西施的。昨天估计,把她给吓坏了吧。

    “三十两银子。”伙计道。

    黎洛棠付了钱,“我有事,要见掌柜。”

    见到掌柜,黎洛棠展示玉章,表明身份后,递给他一封信,“把这封信,立刻派人送去黎家,交给我父亲。”

    “是,小公子。”掌柜双手接过信。

    黎洛棠拿着装着耳环的小盒子,离开瓓玉坊,回了鸿福客栈,走到厨房外,探头进去,“施施,我回来啦,你在煮得什么菜”

    “黎姐姐,你回来啦”赛西施回头一笑,“在煮咸件儿。”

    “咸件儿”轮到黎洛棠迷茫了,这也是一道菜

    “昨天老板娘煮给我吃的,我尝了一下,味道挺好,黎姐姐你应该会喜欢吃。”赛西施昨天担心黎洛棠,没有心思煮菜饭,任逾歌请老板娘做了几道拿手菜。

    “那一会儿,我得好好尝尝。”黎洛棠笑道。

    赛西施把菜煮好上桌,先给坚持主仆有别,不肯上桌吃饭的鲁大牛盛了一碗饭,盖上了菜,再喊黎洛棠出来吃饭,“黎姐姐,你知道哪一道菜是咸件儿”

    黎洛棠目光扫过桌上摆的三菜一汤,指着一碗菜,“是这个吧。”

    “黎姐姐,你好厉害,你怎么猜到的”赛西施惊讶地问道。

    “这是咸肉,想来这咸件儿就是用咸肉做的。”黎洛棠是根据咸字来猜的。

    赛西施笑,“就是用咸肉做的,老板娘自己腌制的,外面买不到的。”圆润的赛西施很讨这些大妈大娘的喜爱。

    “腌制品吃多了不好,菜要吃新鲜的。”黎洛棠认真地道。

    赛西施受教的点头。

    “说说这菜是怎么煮的。”黎洛棠笑,她好记在游记里,昨天在山洞里吃的烤鱼也得记一笔。

    “把咸肉刮干净,放在大锅里,加水和酒浸没过肉。用旺火把水烧沸后,就小火焖煮到七八成熟,捞出放在蒸笼里蒸熟。等凉一点,拿出来,切成一片一片的。”赛西施说道。

    “就这样”黎洛棠眉头微蹙,没有其他的配菜,那不就是咸肉味,这会好吃

    嫌弃归嫌弃,黎洛棠还是尝了,味道“施施啊,这肉是不是没有浸泡好,太咸了。”

    赛西施赶忙夹了一块吃,的确太咸,“黎姐姐,这菜别吃了,我再去煮别的。”

    黎洛棠拉住她,“不用了,这不是还有两菜一个汤,够我们吃了。”

    吃完午饭,黎洛棠把那对耳坠送给了赛西施,“喜不喜欢”

    “喜欢,谢谢黎姐姐。”赛西施有耳洞,戴着一对珍珠耳钉,显得她的圆脸更圆了。

    “去戴上给我瞧瞧,好不好看”黎洛棠笑道。

    “嗯”赛西施喜滋滋地进房换耳坠去了。

    过了会,她出来了,“黎姐姐,好看吗”

    “好看,美极了。”黎洛棠竖起大拇指,“不要取了,就这么戴着。”

    赛西施摸着耳坠,开心的摇头晃脑,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收到礼物。

    申时初,两人出门去集市买菜。

    集市一如既往的热闹,买卖兴隆,两人买买买,篮子里装满了菜。走到街尾,看到一老太太在卖泥鳅,赛西施说道“这泥鳅挺大条的,买回去生一晚,明天中午,可以做泥鳅煲吃。”

    “买吧。”黎洛棠只负责给银子。

    把泥鳅买了,两人提着篮子回了客栈。赛西施在厨房里整理食材,黎洛棠坐在屋檐下的椅子上喝茶,任逾歌回来了。

    “小任哥,怎么样”黎洛棠问道。

    任逾歌摇了摇头,“小鬼难缠。”如黎洛棠所料,任逾歌没有见到百步神拳。

    意料之中的事,黎洛棠到是没有愤怒,可得知任逾歌为了见百步神拳,苦苦的站在山庄门外,等了几个时辰,别说午饭了,连口水都没喝。

    “可恶。”黎洛棠低声咒骂,要知道去黎家拜会她爹的人,即便不能见到她爹,也会被好好的款待一番的,“施施,快给小任哥煮碗面,小任哥没吃午饭。”

    “不用,我不饿,就快吃晚饭了,我等着吃晚饭。”任逾歌笑道。

    “那我煮晚饭。”赛西施忙道。

    “小任哥,你上午从哪里找来了那些人”黎洛棠问道。

    “那些是神厨门的护院,只会一些拳脚功夫,派不上大用。”任逾歌皱眉道。

    “能,他们能派上大用场。”黎洛棠笑,“还要找些武馆的人,把事情闹大。”

    “你要做什么”任逾歌还没能领会黎洛棠的意思。

    “让他们声势浩大地去剿灭地阴门,并宣扬一下神拳山庄的不作为,看那洪老头还有什么脸面办什么金盆洗手宴。”黎洛棠俏脸含霜,冷然说道。

    神拳山庄可是名门正派,却在对付旁门左道的事上不出力,这会引来天下人的诟病。

    任逾歌笑了,“这样就不用我们求着他们了。”

    吃过晚饭,任逾歌又出门了,他得去神厨门一趟,还得去几家武馆;庆幸神厨门和几家武馆都在城里,不需要再跑城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