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粉皮*洞中相处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就在黎洛棠和顾霆晅在吃烤鱼时,任逾歌举在火把,在树林里快要急疯了。他凭着标识,带人从城里找到了墓地,又穿过墓地找到了树皮屋。

    屋里空无一人,可偏偏在树林里找到了十几根箭尾刻有海棠花标识的袖箭,这表明黎洛棠跟人动手了。

    黎洛棠的身手,任逾歌见识过,能逼得黎洛棠射出这么多袖箭,并慌张逃窜的人,定然是高手。

    “糖糖,糖糖。”任逾歌找不到人,扯着嗓子大喊了两声,可惜无人回应,只有风吹过树叶的声音

    “任公子,时辰不早了,再不往回走,城门就要关了。”一个身穿劲装的武者过来道。

    另一个武者也道“任公子,天黑了,不好找,不如明天再来。”

    任逾歌也明白,他们说得是实情,再者光线昏暗,这样乱找,有可能会把一些痕迹给弄没了,反而找不到线索,“先回城。”

    任逾歌一行人原路返回,山洞里,黎洛棠和顾霆晅已经把三条鱼吃完了,黎洛棠指着顾霆晅笑道“你的嘴巴黑乎乎的。”

    顾霆晅用手擦拭了一下,“一起出去洗洗。”

    “我的嘴巴也是黑的”黎洛棠指着自己。

    顾霆晅笑着点点头,拿起一根燃烧的粗木棍,“走。”

    两人从山洞里出来,去小溪边洗脸,黎洛棠仰面问道“我洗干净了吗”

    顾霆晅低头一看,与一双清亮纯澈的杏眸对上了,下意识地他移开了视线,神情带着几分不自在。

    黎洛棠没得到他的回答,迷茫地问道“还没洗干净吗”说着又捧水再洗了一回,再次仰面问道“这回应该洗干净了吧”

    顾霆晅定了下神,再次看了过去,木棍上的微弱的火光照映在那张沾着溪水,透着几分纯真的娇憨的脸上,“洗干净了。”

    黎洛棠笑着站起身,“我来拿木棍,你去洗脸。”

    顾霆晅把木棍交给黎洛棠,他蹲下去,以手舀水洗脸。他洗完了脸,犹豫片刻,仰面问道“我、我洗干净了吗”俊庞微微泛红。

    黎洛棠看着他的脸,一怔,好个面白如冠玉、唇红似樱染的俊美公子啊

    “是不是没有洗干净”顾霆晅又去捧水洗脸。

    黎洛棠抬手轻轻拍了下自己的脸,发什么花痴呀不好意思地道“洗干净了。”

    顾霆晅站起身,拿汗巾擦去脸上的水渍,很自然地伸手拿过木棍,“我们回山洞。”

    在回山洞的路上,顾霆晅捡了不少枯枝。一进山洞,木棍上的火就完全熄掉了,洞里一片漆黑,火堆也熄了。

    “你站在洞口,我去把火堆烧起来。”顾霆晅适应了黑暗,抬腿往里走。

    黎洛棠就乖乖站在洞口,看着在黑暗里忙碌的人影。

    火烧起来了,洞里有光亮,顾霆晅回头笑道“可以进来了。”

    黎洛棠去火堆边坐下,两人不熟,这么对坐无语,气氛显得很是尴尬;顾霆晅主动打破了沉默,“你怎么会一个人追赶黄魔道人”

    得亏黎洛棠跟他不熟,要不然非得被一反常态的他给吓着;顾霆晅从来都是制造尴尬的人,缓解尴尬气氛的事,他从来没做过。

    “我不是追他,我是跟踪一个人,那人与他碰面”黎洛棠把事情原委说了出来,“衣大哥他们估计落入他们的陷阱了,也不知道上哪去救他们。”

    天阳剑。

    天阳图。

    地阴门。

    即便顾霆晅年纪不大,可也知道这三个词意味着什么,地阴门已再现江湖,天武府却还没有获知消息。顾霆晅眸色微沉,探子们失职了。

    “你别急,明天我们出去后,我让天武府的人帮你一起救你的朋友。”顾霆晅安慰她道。

    “谢谢你。”黎洛棠笑,突然想到,好像自己一直没告诉他自己的名字,“我叫黎洛棠,黎明的黎,洛水的洛,海棠花的棠。”

    “顾霆晅,顾念的顾,雷霆的霆,晅赫的晅。”顾霆晅重新说了自己的名字。

    “很高兴认识你。”黎洛棠伸出手,猛然回过神来,改成拱手礼。

    顾霆晅亦拱手道“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就闭上眼各自打坐休息。

    一夜过去,两人确定火堆的火已熄灭,从山洞出去,开始寻找出路。这是一个倒v形山谷,没有出路。

    上宽下窄,不便使用轻功,顾霆晅抬头看来了看,“我们只能爬上去了。”

    最终还是要攀岩,两人找了一处,目测还有那么好爬的地方,开始往上爬。一开始还是挺顺利的,爬到两丈五时,黎洛棠左手抓住的那丛杂草,根系太浅,用力一拽,它从崖壁上脱落了下来,泥土散落,眯了黎洛棠的眼。

    有句话叫,破船偏遇顶头风。黎洛棠右脚踩着的那一个突出来的石头,也松动了。她整个人往下坠,正要甩出鞭子,却被旁边一只强壮有力的手一把抓住。

    接着黎洛棠就被拉了过去,靠进了一个温暖的怀中,头顶传来关怀的声音“你怎么样”

    “我没事。”黎洛棠闷声道。

    “攀爬不能心急,慢慢的稳步上向。”顾霆晅等黎洛棠确定站稳了,才收回他搂着黎洛棠腰间的手臂。

    手臂收回了,可心里有一丝失落,顾霆晅呆怔住了,失落为什么会失落

    黎洛棠爬上去一点,回头见他没动,喊道“顾霆晅,顾霆晅。”

    顾霆晅回过神来,“怎么了”

    “你是不是受伤了”黎洛棠问道。

    对上她关心的眼神,顾霆晅莫名的有点慌乱,“没有。”他继续往上爬,不管怎样,先离开这里再说。

    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快要爬上来了,两人突然停了下来。顾霆晅小声道“有声音。”

    上面的情况不明,发出声音的是友还是敌

    这时,听到有人道“任公子,这里是悬崖。”

    黎洛棠扬声问道“小任哥,是不是你”

    任逾歌听到这声音,简直宛若天籁“糖糖,糖糖,你在哪”

    “我在悬崖上,我这就上去。”黎洛棠答道。

    任逾歌让其他人退让开,很快就看到脏兮兮的黎洛棠和一个男子爬了上来。任逾歌过去扶起黎洛棠,“糖糖,这是怎么回事他是谁”

    “他是我朋友。”

    “天武府顾霆晅。”

    黎洛棠和顾霆晅同时回答了任逾歌的第二个问题。

    顾霆晅听到黎洛棠的回答,唇角微扬,深邃的眼中有淡淡的笑意。要知道江湖人很不愿意与天武府的人打交道,黎洛棠却视他为友,让顾霆晅对她更添好感。

    “顾大人。”任逾歌拱手道。

    顾霆晅拱手还了礼,“黎洛棠,事情我会去办,先走一步了。”言罢,他就往树林走去,没有人拦他。

    “糖糖,你拜托了他什么事”任逾歌问道。

    “小任哥,先回城吧,我快饿死了。”黎洛棠苦着脸道,这事不是一两句说得清楚的。

    回到鸿福客栈,一进小院,赛西施就从房里冲了出来,“黎姐姐。”

    “施施,对不起,让你担心了。”黎洛棠看赛西施眼睛是肿的,知道她昨晚肯定没睡好。

    “黎姐姐,你回来就好了。”赛西施拉着黎洛棠的手,力道之大,让黎洛棠感觉有点痛。

    黎洛棠笑着说道“施施啊,能煮点吃的吗我好饿。”

    听到黎洛棠喊饿,赛西施立马道“黎姐姐,你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我沐浴完出来,就想吃。”黎洛棠虽然饿,也没忘记卫生。

    “好,知道了。”赛西施松开手,进了厨房。

    黎洛棠进房拿干净的衣裳,任逾歌让鲁大牛把热水送进浴室。

    赛西施为黎洛棠准备的粉皮,这粉皮是用番薯做成的,颜色显现绛红色。

    饿了糠如蜜,饱了蜜不甜。更何况这粉皮的味道着实不错,赛西施又很舍得放配料,嫩绿的菜心、鲜嫩的肉丝和软滑的粉皮一起炒出来。

    黎洛棠吃得头都没抬起来过。

    看着虽然狼吞虎咽,但依然优雅的黎洛棠,赛西施心疼地道“黎姐姐,你慢点吃,别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