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叫花鸡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他们先审问黑衣人,田仕奇一掌将那人震醒,“你是什么人来客栈想做什么”

    黑衣人嘴硬,轻蔑地冷哼一声,把头偏到一边,摆出宁死不屈的姿态。唐辰啸眼中寒光闪过,运指如风,点了他几处穴道。

    “啊”黑衣人痛得喊了一声,就咬紧了牙关。

    黎洛棠见状,道“唐大哥,解了他的穴道,我来试试。”

    唐辰啸虽不解,但还是依言行事。

    黎洛棠摸出药包,拉开黑衣人的衣襟,将药粉散了进去。人或许能忍痛,但没法忍痒,尤其是深入骨髓的痒,比死还难受,黑衣人不得不说道“我是合欢宗的人”

    衣靖突然出掌将黑衣人劈晕,“糖糖,你回房去。”

    “衣大哥,我不是小孩子。”黎洛棠噘嘴。

    可是唐辰啸、田仕奇和任逾歌都让她回房,黎洛棠愤愤地跺脚,“你们过河拆桥。”明明是她让黑衣人招供的,却不让她听。

    黎洛棠噘着嘴,打开门。

    衣靖补充道“不许躲在门外偷听。”

    “我才不会偷听呢。”黎洛棠哼哼唧唧地道。她的确打算在门口偷听,可被衣靖拆穿,她只能回房睡觉。

    确定黎洛棠回房了,衣靖三人继续审问,那黑衣人无意发现带孝的少女是纯阴之体,是上好的炉鼎,跟踪至此,想要掳走那带孝的少女,却不想跟另外几人撞上了,人没掳到,反而被抓。

    “明天出城后,再解决他。”田仕奇沉声道。

    衣靖和唐辰啸没有异议,合欢宗的人,见之杀之。

    接着三人把赵掌柜弄醒过来,他没等三人问,就直接道“天阳剑和天阳图现在,我也不知道在哪里,你们抓住我没用。”

    “我们对天阳剑和天阳图没兴趣,而且你别忘了,刚才是我救了你。”衣靖淡淡地提醒他道。

    “救我”赵掌柜嗤笑一声,“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在耍花样”

    “你可以滚了。”衣靖傲气地道。

    赵掌柜一怔,“你们肯放我走”

    “你想让我们宰了你”唐辰啸双手抱臂,冷冷地问道。

    “宰一个也是宰,宰两个也是宰,费不了多大的功夫。”田仕奇阴森森地道。

    “人肉包子,应该会有人想吃。”任逾歌说得更吓人。

    赵掌柜吓了一跳,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然后拔脚就往门口跑去,打开门了,发现四人都没阻止他;迟疑片刻,赵掌柜回头道“天阳剑和天阳图被我师弟拿走了,我去约好的地方,没有看到他。追杀我的人是地阴门的余孽。”

    言罢,赵掌柜开门出去了。

    衣靖四人面色凝重,恶名昭彰的合欢宗重现江湖,丧心病狂的地阴门又死灰复燃,这意味血雨腥风。

    良久,田仕奇哂笑一声,“真是什么牛鬼蛇神,都跑出来了。”

    衣靖淡然说道“江湖从来不太平。”

    “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在江湖混,就不怕挨刀。”唐辰啸洒脱地说道。开门出去,回房睡觉。

    衣靖和任逾歌也跟着走了,田仕奇看着地上昏迷的黑衣人,呆了呆,“这、这就把人丢给我了”

    一夜过去,清晨,客栈伙计按黎洛棠的要求,准备了一只处理好的仔鸡,“公子,您看这鸡还行吗”

    “很好。”黎洛棠满意地点头。

    “黎姐姐,你中午想吃鸡”赛西施有点为难,野外的灶火不足,炒出来的鸡味道不够好。

    “我教你做叫花鸡。”黎洛棠笑道。

    赛西施茫然,“叫花鸡”这菜名她没听过。

    “路上告诉你怎么弄。”黎洛棠翻身上马。

    一行离开客栈,带孝少女那一群人还没动静。在城外约三十里,有一处密林,唐辰啸将黑衣人带进去;黎洛棠趁这个时间,告诉赛西施,“施施啊,拿盐、糖、料酒、酱油、葱姜、丁香、八角把鸡腌起来。”

    赛西施这次出门,佐料、配料带得十分齐全,听话地拿出大碗来,腌起鸡来。

    “把鸡里里外外都抹上料啊,这才好吃。”黎洛棠叮嘱道。

    过了一会解决掉黑衣人的唐辰啸从林子回来后,他们继续赶路;又走了五里路,被一伙身穿褐衣的人给拦住了,“赵青是不是在你们手里把人交出来,可以让你们死得痛快些。”

    “你们是地阴门的余孽。”田仕奇说道。

    “看来赵青的确是在你们手中。”先前说话的那人道。

    “废话少说。”田仕奇从马上飞身而起,一拳轰出。

    衣靖三人亦从马上跃起,朝那些人杀了过去;黎洛棠坐在马上没动,和坐在马车里的赛西施闲聊。

    赛西施告诉黎洛棠,她把好逑汤的作法告诉了妙膳大师,“黎姐姐,对不起,我没经过你同意。”

    她一直想把这事告诉黎洛棠,可惜没有找到机会,今天又要学会一道菜,她害怕她再次说漏嘴,泄露出去。

    “没关系,美食就应该和大家一起分享,我还知道很多菜谱,只是我不会做,我告诉你,你做给我吃,好不好”黎洛棠笑问道。

    “好。”赛西施笑着点头。

    黎洛棠跟赛西施说了两个菜谱,衣靖等人就把地阴门的余孽解决了。继续前行,午时初,黎洛棠就嚷着饿了。如是一行人停在路边,让赛西施准备午饭。

    “施施,用荷叶把鸡包起来,再裹几层泥浆,再丢进柴火堆里,将鸡煨熟。”黎洛棠指挥赛西施。

    田仕奇皱眉,“糖糖,这么弄出来能吃吗”

    “田大哥,你可以不吃的。”黎洛棠狡黠地笑道。

    任逾歌笑问道“糖糖,你这叫花鸡可是仿照八珍之一的炮豚”

    黎洛棠竖起大拇指,“还是小任哥博学多才一些。”

    “惭愧,惭愧,我一个厨子,只知道用乳猪做炮豚,却从没想过,鸡也能这么做。”任逾歌谦虚地道。

    “听你这么说,这鸡,我必须得尝尝。”田仕奇笑道。

    鸡在柴火堆里煨着,赛西施趁这个时间煮饭,任逾歌则动手炒了酸椒火腿,煮了个香菇汤。

    时间差不多了,把泥团从柴火堆里扒出来,黎洛棠用小锤子将泥团敲破;泥团一敲破,香气就飘了出来。田仕奇吸了口气,道“光闻这香味,就知道这鸡好吃,只是为什么要叫叫花鸡”

    “这菜还有一个名,叫富贵鸡,是不是感觉好些了”黎洛棠笑问道。

    “的确好多了。”田仕奇笑道。

    把荷叶揭开,露出了色泽金黄橙亮的鸡,香味更加浓郁了,赛西施用小银刀将鸡分开,大家开吃,鸡肉鲜嫩酥软,美味可口。

    “吃了这鸡肉,给个神仙也不做。”田仕奇哈哈笑道。

    任逾歌考虑的是别的,“这道菜放妙膳馆卖,应该会食客如云吧。”

    “那就放妙膳馆卖啊。”黎洛棠笑道。

    任逾歌笑,“糖糖,谢谢你。”

    “没什么,小事一桩。”黎洛棠已决定把现代一些美食做法告诉赛西施,这样不仅她有口福,说不定还能帮助赛西施赢得美食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