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如意虾卷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酉时正,他们进了富阳城,刘西舟一再表示请客致谢;被衣靖等人婉拒,等他离开,黎洛棠就道“今天得找家酒楼吃顿好的。”

    这几天赶路,可把黎洛棠馋坏了。赛西施和任逾歌的厨艺再好,也无法弥补食材的缺乏。

    随便找了家酒楼进去,此时正是饭点,这家酒楼的生意也相当好,等了一会,才等到桌子。

    “把你们店里的招牌菜捡几样,送上来。”黎洛棠一坐下,就迫不及待地道。

    “再来一壶好酒。”田仕奇补充道。

    伙计给几人倒好茶,就去传菜。

    不一会儿,各色菜肴就被端了上来,伙计报菜名“白拌鸡、椒炒牛柳、蹄筋参、如意虾卷、银杏苦瓜鲜蘑菜心。”

    黎洛棠吃的最多的是色泽鲜艳的如意虾卷,这道菜,看着就赏心悦目,绿叶菜、红虾仁、鸡蛋黄、鸡蛋白,配色就美得如一幅画似的。

    味道鲜香软嫩,咸淡适中。

    饱餐一顿,黎洛棠心满意足,几人选了一家较大较干净的客栈投宿。几人正要上楼,客栈又来一群客人。其中让人第一眼就看到的是那位身穿月白色襦裙、左鬓戴着一朵小白花的少女。

    女要俏,一身孝。八分容貌,都能被衬成十分美貌。更何况那少女本身就极美,杏面桃腮,眉似新月,眸含秋水,纤腰细细,楚楚动人。

    衣靖四人都不是贪恋美色之人,对少女并没过多的关注,只有黎洛棠眯着眼在打量她。

    “黎姐姐,她没有你好看。”赛西施小声道。

    黎洛棠哑然失笑,她对自己的容貌,相当有信心,只是她并不是在看少女的相貌,而是她发现少女的手臂处跟她一样戴有袖箭;只是少女似乎并不习惯,手动起来显得很不灵活,让她看了出来。

    由此可见带孝少女亦非寻常人,不过黎洛棠自己行走江湖都做了伪装,别人伪装,也很正常,黎洛棠收回了打量的视线。再者赶了几天路也很辛苦,不想管闲事。

    伙计送来了热水,黎洛棠泡进了浴桶里,好舒服啊泡完澡一身疲惫尽消,黎洛棠擦干秀发,戴上袖箭,准备上床歇息,突听到隔壁传来尖叫声。

    赛西施就住在她隔壁房里,黎洛棠一惊,抓起搁在床头的鞭子,就要冲出房间。却又听到“嗖嗖嗖”箭矢的破空声,黎洛棠一掌将窗子拍开,掠身而出。

    衣靖四人也几乎同时从窗子出来,从窗子里跃出来的,还有带孝少女的随从。黑夜里,有数道身影在逃窜。

    众人都施展轻功去追,追了一段路后,黎洛棠发现有点赶不上,“小贼,哪里逃”

    喊声是为了掩盖住,短箭射出的破空声。

    那人十分了得,他一个转身,长剑一挥,将短箭打飞;黎洛棠一鞭甩了过去,那人手一挽,长剑上挑,挑开了抽过来的长鞭。

    “怎么是你”两人交了五六招后,看清了对方,惊讶地问道。

    “你怎么会在这”两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我发现了淫贼桑才的行踪。”

    “我要去临安,路过。”

    两人同时答道。

    “这么多天了,你还没抓到人啊。”黎洛棠撇撇嘴,不是说天武府的人很厉害吗这瞧着,也不怎么强啊

    顾霆晅有点无奈地道“桑才很狡猾,还会乔装改装。这一次,差不多要抓到他,可是你突然冒出来,又把人给追丢了。”

    黎洛棠尴尬地笑了笑,道“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这不怪你。”顾霆晅虽懊恼,但不会胡乱迁怒人。

    “我和你一起找吧,我朋友好像被他掳走了。”黎洛棠说道。

    “桑才被袖箭所阻,没有掳走人。”顾霆晅说道。

    袖箭

    这说明桑才盯上的是带孝少女。

    既然桑才没有掳走人,黎洛棠也就不想跟着奔波了,“那我先回客栈了。”她追错人了,希望其他人没有追错,把施施顺利救回来。

    顾霆晅微微颔首,等黎洛棠施展轻功离开,他则往另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黎洛棠回到客栈,发现田仕奇已先行回来了,“田大哥,你也没追到人啊”

    “那人使了烟雾弹,迷了我的眼,等烟雾散开,人已失去踪影。”田仕奇如实说道。

    “会是什么人呢”黎洛棠右手支着下巴,做思考状。

    “反正不是好人。”田仕奇十分随意地答道。

    说话间,唐辰啸和衣靖回来了,手里都提着一个人。唐辰啸提着的是个不认识的黑衣人,衣靖提着的是那个赵掌柜。任逾歌最后回来,空着手。

    “施施呢”黎洛棠急切地问道。

    任逾歌一惊,“你们没有救回施施”

    “不是他掳走施施的。”衣靖和唐辰啸答道。

    现在再出去追,也追不到了,掳走施施的人早就不知道跑那去了。

    “先别急,我们去问问那些人,说不定他们把施施救回来了。”田仕奇冷静地道。

    只是那些人还没回来,黎洛棠去赛西施房间,想看看有没什么蛛丝马迹,“说不定能找到线索。”

    她正要一脚踹开门,房门打开了,赛西施探出头来,“黎姐姐。”

    “施施”黎洛棠惊喜不已,“你没被人掳走啊”

    “什么”赛西施一脸懵。

    一番询问后,才知道赛西施会尖叫,是因为她从浴桶出来时,险些滑倒。

    “没事了,你睡吧。”黎洛棠从房里退了出来。

    这时带孝少女的随从也回来了,只是他们没能抓住人,满脸沮丧。看到从赛西施房里出来的黎洛棠,很不客气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问别人之前,应该先说自己的姓名和身份。”黎洛棠冷冷地道。

    “不识抬举。”一男人说着就使出擒拿手,想要抓黎洛棠。

    黎洛棠手一抬,袖箭射出;距离这么近,那男子想躲都没法躲,还好黎洛棠没想要他的命,箭从他脖子划过,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

    “好个歹毒小子。”其他人倒打一耙,想要群而攻之。

    唐辰啸从茅厕回来,见状,一把暗器撒了过去,“啊啊”响起了一片惨叫声。

    “你、你是八臂金刚唐辰啸”有人认出他来了。

    “还有几分眼力,听着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否则,我不介意把你们射成刺猬。”唐辰啸在那些人愤恨的眼神带走了黎洛棠。

    黎洛棠回头,啐了他们一口,一群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