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野葱鸭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不多时,老鸨跟着云娘进来了,看到衣靖,心里咯噔了一下,刚才她和云娘去商量下迷药的事去,并不知道衣靖来了,更没想到衣靖居然跟女扮男装的丫头相识。

    老鸨目光一转,看到放在桌上的酒壶,暗暗叫苦;到底是见惯世面的人,老鸨跪了下去,“衣公子,这位公子,老妇一时糊涂,起歹心,老妇错了,老妇有眼无珠,老妇给两位公子赔罪,两位公子大人大量,就饶了老妇这一回吧。”

    说着,老鸨给了自己两耳光,“啪啪”下手还挺重的。

    她的这做法,并没让黎洛棠息怒,嗤笑,“好一个一时糊涂,好一个有眼无珠。”

    衣靖一言不发,他就是起个震慑和支持的作用,黎洛棠想要如何处置老鸨随黎洛棠之意。

    黎洛棠缓步走向老鸨,“糊涂之人,活在世上是在浪费粮”

    “公子饶命,公子饶命。”老鸨吓得连忙磕头。

    “杀你,我怕脏了自己的手。”黎洛棠嘲讽地笑道。

    老鸨刚要松口气,却听黎洛棠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既然你这招子没用,那就别要了。”

    “公啊”老鸨惨叫,右眼上扎进了一根银针。

    门被猛地推开了,青楼里的打手们冲了进来,看到这一幕,呆怔片刻,就嚷嚷道“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来湖边小筑闹事”

    回应他们的是黎洛棠的小拳头,不多时,几个打手就躺在地上呻吟了;云娘和彩儿缩在角落,一脸畏惧,瑟瑟发抖。

    声响惊动了别的房里的客人,大家都出来围观了,见状,窃窃私话。

    黎洛棠和衣靖不理会这些,抬腿往外走,走到门口,遇到了来听胭脂唱新曲的田仕奇和唐辰啸。

    “糖糖,你怎么来这里”唐辰啸双眉紧锁,目带谴责地盯着衣靖;糖糖年纪小,不懂事,难道衣靖也不懂事不能让糖糖再跟着衣靖了。

    “你们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黎洛棠嘟着嘴道。

    “糖糖,湖边小筑是青楼,不是一般的食肆酒楼,这里鱼龙混杂。你虽然武功高强,身手了得,但是防不胜防,要知道阴沟亦会翻船。”唐辰啸语重心长地道。

    黎洛棠对对手指,“我刚废掉了老鸨的右眼。”

    唐辰啸愕然,“你已经进去过了”

    “被衣大哥逮出来的。”黎洛棠讨好地笑道。

    听这话,唐辰啸知道先前误会了衣靖,对衣靖笑了笑,问道“你现在要去哪”

    “找地方吃晚饭。”黎洛棠没吃多少东西,现在正饿着呢。

    “隔壁那条街,有家菜馆,那里的菜味道还不错。”田仕奇插嘴道。

    “唐大哥,田大哥,一起去吃饭吧,我请客。”黎洛棠笑盈盈地道。她出来了,这两人也休想进去。

    “好。”唐辰啸笑应了,当着小妹子的面,他也不好进青楼。

    四人离开湖边小筑,在田仕奇带领下去到了,有家菜馆,是的这家菜馆的名字就叫有家菜馆。

    “真是一个有趣的店名。”黎洛棠走进店子里去了。

    菜馆不算太大,五张桌子,有三桌客,四人占据了靠墙的那桌。没的菜单,黎洛棠让田仕奇点菜。

    有家菜馆卖的菜,都是家常小菜,没有精美雕花摆盘,所有的菜,都是用粗陶碗装着,透着一股乡野气息。

    味醇汁浓的扣肉,色泽红亮、鲜嫩香醇的野葱鸭,香味四溢、肉嫩味美的黄颡鱼,爽口富有咬劲的南瓜藤,清香鲜嫩、清口入味的马兰头拌香干

    黎洛棠每道菜都尝过后,最喜欢吃的是野葱鸭,“这鸭子太酥嫩了,一点都不柴,一定有秘诀。”

    “是有秘诀,不过你要问厨子,厨子是肯定不会告诉你的。”田仕奇笑道。

    黎洛棠提壶给田仕奇斟了酒,“田大哥一定知道,说给我听听吧,我不外传。”就是游记里也不会详写。

    田仕奇端杯,抿了口菜,又夹了一筷子菜,咽下去后,才慢悠悠地道“这秘诀说简单,很简单,就是将鸭子和五花肉一起下锅,煸炒至金黄色。还有在烧制的时候,要用上好的酱油;在焖炖时,不能揭盖。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放野葱。少了这把野葱,就缺了那个味。”

    黎洛棠深以为然地点头,夹了几根野葱吃,这野葱吸足了汤汁,十分美味,让她这个不喜欢吃佐料的人都喜欢吃了。

    吃完这顿乡土味的晚饭,四人从店里出来,黎洛棠挤眉弄眼地道“唐大哥,田大哥,时辰尚早,你们还可以四处逛逛哟。”

    “不要淘气。”衣靖揉了揉她的脑袋,揉过一次后,就揉顺手了。

    衣靖带走了黎洛棠,田仕奇挑挑眉,“时辰的确还早,要不要去湖边小筑坐坐”

    “你想去,你就去。我就不去了。”唐辰啸说道。

    “我一个人去有什么意思,一起去。”田仕奇伸手要去抓住唐辰啸的胳膊。

    唐辰啸抬手一挡,“不去。”

    田仕奇使出擒拿手,再次抓向他。

    唐辰啸出掌推开,躲过这一抓。

    一人抓,一人推,顷刻之间,两人就拆解了七八招,最终唐辰啸的胳膊被田仕奇抓住了,毕竟唐辰啸更擅长的是暗器。

    唐辰啸沉吟片刻,道“去湖边小筑也行,正好打听一下,看那老鸨会不会使阴招对付糖糖。”

    “你到挺在意这个小妹子的。”田仕奇笑道。

    唐辰啸笑道“若不是糖糖出手相救,我不是已经死在吴老二手中,就是被他抓去京城,献给了梁王。”

    “老鸨就是想做什么,有我在,她也做不了什么。”田仕奇可是越州的地头蛇。

    “正大光明的她不敢,就怕她使阴招。”唐辰啸沉声道。

    两人说着话,往湖边小筑去。他们来得不算晚,胭脂已上台坐在琴案边了。她穿着曳地的浅绿色纱衣,裙袂迭迭,更显得婀娜多姿,脸上戴着一层轻薄的面纱,露出脉脉含情的杏眼和描画得尤如远山含黛的秀眉,隐隐绰绰,让人添了无限想像。

    胭脂伸出如春葱的纤纤十指,拨动琴弦,琴音袅袅响起,她朱唇轻启,唱道“疏星淡月秋千院,愁云恨雨芙蓉面。伤情燕足留红线,恼人鸾影闲团扇。兽炉沉水烟,翠沼残花片。一行写入相思传。”

    胭脂在上面唱得婉转幽怨、缠绵悱恻。听得其他人如痴如醉,就田仕奇和唐辰啸奇葩,不听曲,在找人打听事情。

    回到客栈的黎洛棠,无从知晓这些事,她在小册子上记录了今天所见以及吃过的美食后,上床睡觉,一夜好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