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虾肉打蛋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傍晚,妙膳大师带着任逾歌和赛西施去厨房,他要亲自下厨;既是为了款待衣靖和黎洛棠,也是为了庆贺他收了一个好的关门弟子。

    菜很快上桌了,每道菜都造型奇美而精伦,妙膳大师的长子任百豪为他们介绍,“这道菜名为白玉兰花,用得是墨鱼肉和虾肉。”

    “这道菜名为蝴蝶双双飞,有得是用牛肉、火腿、黄白蛋卷、香菇、红肠等。”

    “这道菜名为百财福袋,用得是大白菜、玉米粒、青豆、鸡蛋、木耳、香菇。”

    “这道菜名为松塔聚宝,用得是鲍鱼菇、牛肝菌、鸡腿菇这些山珍,还有鸡脯肉、蟹黄粉。”

    “这道菜名为槽卤鸭舌,主料是鸭舌。”

    黎洛棠撇了撇嘴,她不喜欢吃鸭舌、鸭脖这些零碎,却很喜欢啃鸡爪、鸭掌。

    “这道菜名为三色蛋,用得是皮蛋、咸蛋和鲜鸡蛋,三蛋合蒸。”

    等任百豪介绍完,妙膳大师招呼道“不必客气,都尝尝,看味道如何”

    名厨煮的菜,味道当然是极好的。尤其是那只烤鸭,皮脆、肉嫩、香酥

    黎洛棠恨不能把所有好吃的词用上,烤鸭整体呈枣红色,光是外表就如同绸缎布一样好看,被赛西施片成薄片,再沾上妙膳大师调配的秘制酱汁,满口生香。

    每道菜都那么好吃,就算不爱吃素的黎洛棠也连吃了两个百财福袋。不用两人说称赞的话,就看两人筷不停,嘴不停,就知道这菜有多么的美味。

    妙膳大师见他们吃的开心,笑得满脸褶子。

    饭罢,饮过山楂茶,衣靖和黎洛棠告辞离开,衣靖拱手道“大师,施施就拜托您了。”

    妙膳大师笑道“衣公子请放心,施施是我的关门弟子,我定会好好照顾。”

    任逾歌陪着赛西施送衣靖和黎洛棠出去,离开任府,两人往客栈走去;走了一段路,黎洛棠皱眉,轻“嗯”了一声,怎么会感觉到有一股杀气

    “衣大哥。”黎洛棠低声唤道。

    “没事,继续走。”衣靖淡笑道。

    黎洛棠眸光微闪,也学衣靖一样,不动声色地往前走。走到一个宽旷的地方,衣靖停下脚步,扬声道“跟了这么久,可以滚出来了。”

    话音落,三个男人现出了身影。

    黎洛棠轻笑道“真听话,让滚出来就滚出来了。”

    闻言,面带狠色的三人,有点进退两难,可已经出来了,再隐藏身形,那气势就更弱了,不由恼羞成怒地吼道“少说废话,我们是来杀人的。”

    “原来是你们兄弟仨,上次让你们侥幸逃走,不安分守己躲着,还敢出来,那今天就送你们上路。”衣靖冷冷地道。

    “衣靖,今非昔比,我兄弟是有备而来,我们要替兄弟们报仇,你一定会死在我们的刀下。”左边的男子抖了抖手上明晃晃的大刀。

    黎洛棠见那刀刃上有幽光闪动,心中了然,不屑地道“我当有什么本事,原来是在刀上焠了毒。”

    被说穿,三人发出一阵狞笑,右边那人得意地道“这刀上焠的是鸠红。”

    黎洛棠眸光微凝,鸠红是一种见血封喉的毒药,中之无药可解。

    左边那人道“小子,记住了,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这要怪,就怪你不该跟衣靖在一起。”

    “明年的今日做你们的忌日比较好,卑劣之人不该活在这世上。”黎洛棠手中的长鞭甩了出去,抢先出招。

    “手下败战,何足言勇”衣靖见状,毫不迟疑地一掌拍出,掌影漫天,掌风激荡。只是对手的刀上焠了毒,衣靖是血肉之躯,不敢硬接,只是凭着绝妙的身法游走移位,飘忽如魅。

    黎洛棠的长鞭,本就适合远攻,与她交手的人,刀根本就砍不到她,反而被她的长鞭抽得不得不左躲右闪。

    男子横刀想削断长鞭,可雀鸣鞭用得是软金打造而成,普通的刀砍上去,只会崩刃。

    黎洛棠手一抖,长鞭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攻向男子的面门,男子大惊失色,回刀相护。可惜这是虚招,鞭子缠住了他的刀柄。黎洛棠冷笑一声,“我要让你自食恶果。”

    “你休想夺走我的刀。”男子洞悉她的意图,大声吼道。

    “那可由不得你。”黎洛棠抽出了藏剑,一剑刺向男子的手腕。

    男子若不弃刀,手就要被剑刺中;男子到也果断,松开手,脚在地上用力一蹬,身子急速向后退。

    黎洛棠用鞭卷着大刀,攻向他。男子跳闪避开这一招,看向与衣靖对打的兄弟,“大”他正要说什么,被黎洛棠刺过来的剑打断,他只得跳跃着避开这一招。

    黎洛棠鞭剑急攻,男子险象环生,几次都差点被刀砍伤;他虽避开了刀,却没能避开剑,好在剑上没毒,受点皮肉之伤,他暂时还撑得住。

    “臭小子,老子跟你拼了。”男子打不过想逃了,可黎洛棠步步紧逼让他逃不走,横下心,决定以命相拼了,想来个鱼死网破,以命换命。

    可手无寸铁的他,怎么跟鞭剑在手的黎洛棠拼黎洛棠左手的剑刺向男子的腹部,右手长鞭卷着大刀横着划向男子的颈脖。

    男子飞起一脚,踢向藏剑,人顺势向后仰,避开那横划过来的大刀。

    黎洛棠手一挽,剑回收;男子没踢到剑,但的确避免了让大刀割喉,只是大刀被鞭子扯回去时,划伤了他的手臂。

    是的,见血了。

    鸠红见血封喉,男子如黎洛棠所言,自食恶果,重重地倒在地上,片刻间就断了气。黎洛棠喊道“哎,你们兄弟死了。”

    与衣靖交手的两人听到了喊声,可是他们却连看一眼的功夫都没有,衣靖一以抵二,仍占据上风;若不是刀上有毒,他早已将两人给解决掉了。

    黎洛棠观看了一会,发现衣靖应付得来,也就不打算出手了。衣靖抓住对手的一个破绽,手中的判官笔刺进了那人的左眼里,顿时鲜血狂飙。

    眼睛是人最脆弱的部位之一,被刺中的那人发出一声惨叫,可这还没完,衣靖凌虚指点中了他的腿部穴道,他跪了下去,好巧不巧,他兄弟的大刀正好横砍过来。

    虽然那人见状已收势,可惜来不及了,刀刃划破了兄弟的额头,鸠红见血封喉,眼见兄弟倒地,他悲痛地喊“五”

    弟字尚没出口,衣靖手中的判官笔一刺,刺进了他的眉间;他垂死挣扎,举刀要砍衣靖;衣靖凌虚指一点,他手腕痛得握不住刀,随着刀掉落在地,他眼中的神采也消失了。

    “衣大哥,他们是什么人”黎洛棠问道。

    “他们是水匪,原本有兄弟七人,上一次我杀了四个,我一直在找这三人,没想到他们会自动送上门。”衣靖简单地道。

    “这样更好,不用衣大哥四处找他们了。”黎洛棠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