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鲞冻肉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黎洛棠转眸一看,是一个肥头大耳,长相猥琐,笑容更猥琐的肥佬;微微蹙眉,她这是遇到断袖的了

    她不是瞧不起同性之爱,她也看文呀,但不管是男男,还是男女,又或者是女女,那都得两相情愿,这种贸然过来搭讪,令人反感。

    肥佬也不等黎洛棠同意,咧着嘴想要坐在她身旁的凳子上,黎洛棠眸光微冷,抬脚勾凳,肥佬坐了一个空,摔坐在了地上,“哎哟我的屁股。”

    黎洛棠看他那狼狈样,轻笑了一声,眉目如画,更添娇俏。

    肥佬见她笑,欢喜地骨头都酥了,“小弟弟,是不是你把凳子勾走的你可真调皮,不过哥哥喜欢。”

    黎洛棠感到反胃,她刚吃了东西,不想吐出来,伸手抓过筷筒里的筷子,一把洒了出去;“啊啊啊啊”肥佬发出一长串的惨叫声,他被筷子钉在了地板上。

    “闭嘴”黎洛棠一声厉喝。

    肥佬咬紧嘴唇,一脸畏惧地看着黎洛棠。

    黎洛棠不知他是否有别的恶行,所以手下留情,没有毁掉他的作案工具,怒骂了句,“瞎了你的狗眼。”结账离开。

    其他食客围凑过来看热闹,有认识肥佬的人,幸灾乐祸地道“蒋老歪,去小倌楼又不是没人给你玩,何苦招惹旁人,这下撞铁板了,活该。”

    肥佬后悔不已,他也没想到那么俊美的少年,会这么凶残啊其他人帮他把筷子拔掉,他总算能从地上爬起来,带着伤去医馆看大夫。

    黎洛棠出了四季雅阁就把这点小事给抛到脑后去了,继续在街上闲逛。没走多远,黎洛棠就瞧见衣靖在前面,忙唤道“衣大哥。”

    衣靖回头一看,笑,“糖糖。”有点意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

    黎洛棠小跑到他面前,仰面笑道“衣大哥,是不是现在就去机关塔”

    “吃过午饭了”衣靖笑问道。

    “衣大哥还没吃吗”黎洛棠反问道。

    “我吃过了。”衣靖对吃的要求不高,只要能饱腹就行,不像黎洛棠挑好的吃。

    机关塔是墨门修建的,逢三开放,里面设有机关,武者可进塔闯关,过关者可得奖;奖品看过关的时间,有丹药,有绝技残篇,有功法,有精钢、精铜、玄铁等打造兵器的材料。

    越州城的机关塔属于一级塔,只有五层,墨门规定只有闯过一级塔的人,才能闯七层的二级塔;必须闯过三座不同的二级塔的人,才能闯九层的三级塔。

    闯过三级塔的人,若寻到墨门的隐塔,就能得到一份意想不到的大奖。

    “衣大哥,你闯过几座不同的二级塔了”黎洛棠问道。

    “闯过三座了,等有空去京城,闯三级塔。”衣靖笑道。

    两人很快就到了机关塔下,机关塔的塔塔身用种很坚固的加有玄铁碎片的砖石砌成,塔身由底层向上逐层缩小。

    进塔之前,还得交闯塔费,闯塔费一人一两银子;这对于武者而言,不贵。穷学文,富学武,武者基本都拿得出这一两银子的闯塔费。

    衣靖上次来,已经闯过塔,这一次他就不进去了,黎洛棠递给守塔人一两银子;守塔人拿出一个银盘,放在塔门边的一个洞里,旋转了三圈,就听“咔嚓”一声,塔门缓缓打开了。

    “衣大哥,等我。”黎洛棠掠身进去了,门在她身后又关上了。

    这是一个密闭的空间,呈六角形,壁上装有发光的萤石,将屋子照得通亮,在屋子的正中间,有一具不知道是黑铁,还是精铜铸成的人偶。

    人偶手握一根黑棍,朝着黎洛棠挥打过来;黎洛棠长鞭出手,“啪”地一下,就把人偶给抽飞;人偶撞在墙壁上,不动了。

    黎洛棠愕然,这么不经打

    一个软梯垂落下来,黎洛棠拾步上二楼。

    二楼和一楼一样,同样有一具人偶。有人进来,机关触动,人偶挥棍打了过来。黎洛棠照旧一鞭子抽过去,可这一鞭子没能把人偶抽飞。

    一鞭抽不飞,无妨,再抽一鞭;黎洛棠连续抽了十鞭,才把这第二个人偶抽飞撞在墙壁上不动了。

    软梯从天而降,黎洛棠上三楼,这楼里有两具一模一样的人偶;打倒这两具人偶,黎洛棠抽了五十鞭。

    第四楼,人偶还是两具,但功夫要比第三楼强,黎洛棠跟它们对打了百招,才将它们放倒。

    第五楼,人偶又变成了一具;五楼的空间不大,太多人偶,施展不开。

    虽然只有一具人偶,但武功显然要比下面几层人偶的武功加起来还要高,打败了人偶就有奖品了。

    不过这人偶虽强,可仍没逼得黎洛棠用剑,她依仗着身法和长鞭,将人偶打倒了。

    啪,一本书藉从上掉落了下来。

    黎洛棠上前捡起书,上面写着普极三十式刀法。

    哈,给施施的刀法有了。

    想从塔里出来,得施展轻功从塔顶跳下去,这才是真正的最后一关;轻功不好的人,跳不下去,要求助守塔人,就等于闯关失败,不能拿走奖品。

    黎洛棠上到塔顶,环顾四周,嫣然一笑,纵身跳下,风吹得衣袂翻飞,宛如仙子下凡;稳稳地落在地上,轻盈地就象是一片羽毛。

    “好功夫。”守塔人不禁赞叹,“少侠,请留名。”

    黎洛棠看那石壁上,有衣靖的名字,有她哥黎洛杰的名字,还有天武府顾霆晅,没想到他也来闯过机关塔。黎洛棠接过刻刀,在石壁上刻下大名。

    守塔人拿出一块铜牌交给她,这代表她闯过了一级塔,有资格去闯二级塔。

    黎洛棠收好铜牌,对着衣靖娇声道“衣大哥,我一路打上去好辛苦,需要补一补,我们去吃好吃的吧。”

    衣靖莞尔,“我们去吃好吃的,你想去哪里吃”

    “这里离湖不远,我们去湖边小筑吧。”黎洛棠在塔上看到了附近的湖。

    衣靖表情微僵,“珍馔院的鲞冻肉,不想去尝一尝这可是只有在越州才能吃到最正宗的哟。”

    黎洛棠眸光微闪,她感觉衣靖不想让她去湖边小筑,这湖边小筑有什么问题他不让她去,明天她自己去。现在就听他的,黎洛棠笑道“我们就去珍馔院吃鲞冻肉吧。”

    衣靖见她这般听话,也很高兴,全然没想到黎洛棠打着明天去湖边小筑的主意。

    两人到了珍馔院,点了鲞冻肉、什锦小炒、鲜虾芙蓉蛋、干煸四季豆和三鲜片汤。

    鲞是加盐腌干后的鱼货统称,鲞冻肉里,所用的是黄鱼鲞,加上五花肉,一起烧煮而成。

    红亮晶莹的鲞冻肉放在白瓷碟里,端了上来,黎洛棠夹起来吃,“嗯,鲜香酥糯,油而不腻,别有风味,这鲞冻肉够地道。”

    “这黄鱼鲞腌足了二十四个时辰,才会如此美味。”衣靖笑道。

    黎洛棠点点头,这个得写在游记里。

    吃过晚饭,从珍馔院出来,顺路逛了一下夜市,这回没有遇到来报仇的人,他们顺利的回到了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