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豆腐包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为免吓倒明日早起的百姓,衣靖还得处理掉三具尸体,他一手提一个,另一个只能劳动黎洛棠了。

    以两人的身手,即使手上提着尸体,也可以不惊动城墙上的守兵,跃过城墙,往郊外去;随便找了个土坡,把尸体往地上一丢,衣靖双手一运功,将一个土坡推倒,尘土飞扬,尸体被泥土掩盖了。

    等两人从城外回到客栈,已是亥时正,这么晚了,不好吵醒伙计;衣靖提起木桶,“我去打水。”

    “我烧火。”黎洛棠从水缸里舀水把锅子洗干净,而后才把剩余的水全舀进锅子,坐在灶台前引火烧水。

    等两人沐浴更衣,一身清爽回房,已是子时正了。黎洛棠没有急着上床睡觉,而是拿出笔墨纸张,写美食游记“越州名厨任氏收关门弟子,亲自下厨烹饪,共计十六道菜,菜造型奇美而精伦,菜名亦别出心裁,白色的墨鱼肉和红色的虾肉,配在一起”

    等写完一篇美食记载后,黎洛棠才上床睡觉,一夜好眠。

    晨曦初露,黎洛棠盘腿打坐,运功一周天后,收功出门,就看到衣靖坐在石桌旁,笑问道“衣大哥,我们早餐吃什么”

    “糖糖想吃什么”衣靖温和笑问道。

    黎洛棠偏头想了想,“吃豆腐包。”

    游记里说,这种豆腐包皮薄多汁,鲜香柔滑,看描述,跟灌汤包相似;不过黎洛棠觉得,肯定还是有所不同的,所以她得去尝一尝,看看两者的区别。

    离开客栈前,向伙计打听了一下,哪家卖的豆腐包比较好吃

    “出店向左走,在黄泽街有一家余记包子铺,那里的豆腐包是最正宗的。”伙计笑道。

    “谢谢。”黎洛棠道了谢,打赏了他五枚铜钱。

    伙计乐呵呵地道“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出手阔绰的人,总是受欢迎的。

    衣靖和黎洛棠出了客栈,左转,往黄泽街去,黄泽街有很多卖早餐的店子,不过余记包子铺写着店名,用竹竿高高撑起的布帘,挺醒目的。

    余记包子铺不仅卖包子,还有配包子的各种粥,白菜玉米粥、五色大米粥、燕麦粥、红豆粥、花生粥。

    等两人找到空位坐下,店小二过来笑问道“两位公子要吃点什么”

    “一笼包子有几个”黎洛棠怕点多了吃不了,浪费粮食是可耻的,得问清楚。

    店小二笑道“一笼包子是六个。”

    “我要一笼包子,一碗红豆粥。”黎洛棠看向衣靖,“衣大哥,你呢”

    “两笼包子,一碗花生粥。”衣靖笑道。

    “好咧,两位公子请稍等。”店小二去拿来了包子和粥。

    一会,热气腾腾的包子和粥上桌了,一个个掌心大小的包子放在蒸笼里,包子皮轻薄剔透,能看到里面的馅。灌汤包里没有豆腐,这就是和豆腐包最大的区别吧。

    黎洛棠夹了个包子,咬了一口,嗯,游记里写的没错,果然皮薄多汁,鲜香美味,“豆腐蒸久了会老,失去豆腐的软嫩,可豆腐包里的豆腐,蒸了这么久,居然还这么柔糯。”

    “这豆腐跟市面上卖的豆腐不一样,是豆腐坊特意为包子店做的,老嫩适中。”一个老食客为她解惑。

    黎洛棠恍然大悟,“大爷,我是外地来的,您能跟我介绍一下这城里还有哪些像这余记一样的老店吗”还是当地人更了解当地的美食。

    “那可就多了。”老者笑道。

    黎洛棠提壶给老者斟了杯茶,“大爷,您慢慢说。”

    常言说得好,树老根多,人老话多;老者本就是个善谈之人,现在有人乐意听,他当然就更愿意说了,“前面那条街,有个卖春饼的店子叫石记,石记的春饼形似圆盘,薄如纸张,白里透黄,淡淡的咸味,酥脆香美。就在卖春饼的店的对面,有一家卖糕点的稻荷楼,楼里卖的一种叫香糕的糕点”

    黎洛棠在他的叙说中,吃完了豆腐包,喝完了红豆粥。春饼明早去吃,香糕,一会去买。

    吃罢早餐,衣靖和黎洛棠约好未时初在机关塔碰面后,就分开了,各自去办各自的事,衣靖去打听任家和妙膳大师的事;黎洛棠先去买了香糕,而后去了瓓玉坊,从潘家打劫出来的银票,得物尽其用。

    事情办妥,黎洛棠离开瓓玉坊,在街上闲逛,人群熙熙攘攘,好生热闹。黎洛棠左顾右盼,东游西逛,悠闲悠哉。

    “咦。”黎洛棠看到路边摆着一堆粗糙的玉石料里有一块土黄的石头,隐隐透着荧光。

    难道是萤石

    萤石在阳光的照射下,会发出荧光;精雕细琢后就是熠熠生辉的明珠。晚上有了明珠,就可以不用点灯了。

    黎洛棠走过去拿起了那块石头,凝眸细看,的确是一块还没打磨的萤石;皎洁如玉的夜明珠价值连城,这块萤石虽然称不上绝世珍宝,但也难得一见。

    一块萤石落在了这种地摊上,真是明珠蒙尘啊,多亏她慧眼识珠。

    这不出门历练,她上哪儿捡漏黎洛棠笑问道“这块玉石怎么卖”

    “这是一块上好的黄精,公子若要,就三百两银子。”摊主把萤石当黄精卖。

    “这只是块子料,还要找工匠琢磨,一百两如何”黎洛棠身怀巨款,但讨价还价是乐趣。

    “三百两。”摊主摆出不二价的样子。

    黎洛棠眸光一转,扯过摊主放在一旁的布块,将那块石头围起来,“你看,你看,这玉石的成色一般,玉质也不够细腻,我买来做个镇石,就一百两吧。”

    “五百两。”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什么人敢叫高价来截胡

    黎洛棠回头一看,是一个摇着扇子,留着小胡子的男人,不满地道“这是我先看到的。”

    “还没达成交易,自然价高者得。”男子摇摇扇子,表情轻蔑,“没银子就滚。”

    竞价就竞价,怎么还出口伤人

    黎洛棠明眸流转,“六百两。”

    “七百两。”男子叫价。

    摊主转头看向黎洛棠,他最喜欢买家这样的意气之争了,今天要发财了。

    “九百两。”黎洛棠挑眉。

    男子犹豫片刻,“一千两。”这块萤石不值一千两,可这时他不能怂。

    黎洛棠狡黠一笑,“老板,小爷算不算好托一百两银子的玉石卖出了一千两的价,多赚得钱,记得分小爷一半哟。”

    摊主闻言,无比尴尬。

    男子脸色变得很难看,“你敢戏耍我”

    “是我让你来喊价的吗”黎洛棠似笑非笑。

    言外之意,就是男子自己把脸凑上来让黎洛棠扇的,这叫做自作贱。

    “你找死。”男子挥扇朝黎洛棠打过去。

    黎洛棠将手中的布一扬,“啪啪”打掉了扇子后,布还重重地拍打在了男子的脸上,把他打懵了。

    “你、你给我等着。”男子连扇子都没捡,转身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