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生鱼脍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就在黎洛棠吃着香喷喷的猫耳朵时,潘有德食难下咽,昨夜他醒过来后,就去找女人试了试,晴天霹雳啊他真的不能人道了,他可是潘家的独苗,还没有子嗣呢。

    不等天亮,他就召来府中那些高手,要他们替他解穴。

    “老爷,这个穴用了很独道的手法,除了动手的人,我们”几人低头不敢看潘有德,“解不了。”

    “你们这些废物”潘有德怒骂,不过他并没死心,这些人解不了,他可以请其他高手帮他解。

    可惜人请了许多,银子也花了不少,却没一个能解穴的;每个月断骨错筋之痛,让他生不如死。

    潘有德无奈了,只得乖乖洗心革面做好人、做好事,济贫扶弱、修桥铺路,只盼着那位高人,一年后能来为他解穴。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四月二日一大早,衣靖陪着两女去城中的彭祖堂,参加厨艺比赛。为了这次的厨艺比赛,妙膳馆不但启用了彭祖堂,还特意请来了城中一些老厨师和食家。

    在去彭祖堂的路上,衣靖三人遇到了唐辰啸和他的朋友田仕奇,也就是那位好客、讲义气的小孟尝。

    攀谈后得知,田家与任家是世交,妙膳大师姓任,田仕奇是受邀而来,唐辰啸则沾了他的光。

    “施施报名参加厨艺比赛,看能不能搏得大师青睐,好拜师。”黎洛棠笑盈盈地道。

    唐辰啸先前与三人同行,尝过赛西施的手艺,笑道“施施做的菜很好吃,一定可以赢得比赛的。”至于能不能拜师,那要看妙膳大师的意思。

    毕竟妙膳大师并没有说,收赢得比赛的人为徒,这不过是大家默认而已。

    “谢谢唐大哥。”赛西施笑得眉眼弯弯。

    说话间就到了彭祖堂,彭祖堂前的那块大空地已经布置好了,摆放着三十个三眼灶台。由此可知,在正式炒菜之前,还有一道比试,会裁减一半多的人。

    在灶台前方一丈远的地方摆着长案桌,那是给妙膳大师,以及充当裁判的厨师和食客们坐的,现在还空着。

    在灶台的两侧一丈远的地方也摆着椅子,这是给其他观赛人员坐的,妙膳馆的安排还是十分妥当的。

    赛西施交了牌子,跟着伙计进了彭祖堂,衣靖四人找了椅子坐下来。陆续有人前来,很快两侧的椅子上都坐满了人。

    接着担任裁判的十二人走了出来,田仕奇介绍道“那个白胖的老头就是妙膳大师,他身边的那个是他的小儿子,叫任逾歌,尽得他的真传。”

    “既然他儿子的厨艺这么好,还收什么关门弟子”黎洛棠不解地问道。

    “民以食为天,好厨子不嫌多,妙膳大师有意将妙膳馆开遍全国。”田仕奇笑道。

    店里的掌柜走了出来,拱手道“感谢诸位前来参加这次的大赛,辰时已到,比赛正式开始。参赛者入场。”

    参赛的厨子在伙计的引领下走了出来,一共六十七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这里面年纪最小的,应该就是赛西施了。

    “见过妙膳大师。”众厨子行礼道。

    “诸位同行不必多礼。”妙膳大师挺客气的。

    这一场考的是厨艺知识,一共六十七道题,六十七个参赛者,从竹筒里抽题回答。

    赛西施是第五十九个抽签的,听到她只有十二岁,妙膳大师笑道“自古英雄出少年。”

    “谢大师夸奖。”赛西施腼腆地笑了笑,上前去抽题。

    赛西施抽到的题是梅酱如何制作

    赛西施答道“三伏取熟梅,捣烂,不见水,不加盐,晒十日,去核及皮,加紫苏,再晒十日,收贮。”

    题目都不难,可是学厨的人,大多是家境贫寒之人,学厨是为了谋生,学识有限;六十七人有三十九人没能答出,被淘汰了。

    这样一来,三十个灶台到是设多了,不过无所谓,答出题的二十八人站在灶台前,第二场考的是刀功。

    刀工是最基础的技能却也是最考验厨师本身的技能,行话说得好“三分勺工,七分刀工。”这足以说明了刀工的重要性,刀工不仅要适应火候,还要入味。

    菜肴的花色品种繁多,烹调方法也因品种不同而各异,所需的刀法亦不同。光切,就有直切、跳切、推切

    赛西施的灶台,刚后最靠衣靖他们所坐的位置,黎洛棠都不用凝眸,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任逾歌起身道“上鱼和萝卜。”

    刀工好的人,能把鱼肉片得薄透如水晶一般。

    田仕奇摇头晃脑地吟道“去其皮剑,洗其血腥,细脍之以为生,红肌白理,轻可吹起,薄如蝉翼,两两相比,沃以老醪,和以椒芷,入口冰融,至甘旨矣。”

    黎洛棠撇撇嘴,她不喜欢吃生鱼,虽然游记里把鱼脍说得十分美味,可她不想尝试。

    片鱼是赛西施的拿手好戏,她从木桶里将鱼抓出来,拿刀柄把鱼给敲晕过去;把鱼放在砧板上,去鳞,开膛挖除内脏,洗净后去头尾,取中段,片去刺及皮。

    一片片薄薄的鱼肉整齐地放在盘子里,赛西施调制醮料,姜、葱白切细丝,紫苏叶、香茅草等切碎,倒在碗中,加料酒搅拌好;另取一碗,加进米醋和蒜蓉,再取一碗,加进辣椒。

    赛西施拿了一个萝卜,开始雕花。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有肴皆艺,无馔不工,上等的厨师追求的是观赏与食用一体。

    一个一个小巧又栩栩如生的萝卜花在赛西施的手中绽放,她把萝卜花摆在盘子边上,和醮料、鱼脍一起送上去,请裁判品尝点评。

    比得是刀工,裁判们看得也是刀工,用筷子夹起一片片的鱼肉,看看是否薄;就像田仕奇所说的,轻可吹起,薄如蝉翼。

    裁判们夹起鱼片,薄的透光,达到了要求,裁判们微微颔首,有一老者道“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精湛的刀工,可见不仅有天分,还十分勤奋。”

    妙膳大师笑了,他就是要找这种有天分又勤奋的年幼有可塑性的弟子。

    赛西施片鱼和雕的萝卜花都过关了。

    这一次淘汰了十人,还有十八人参加第三场比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