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红焖肘子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打发走潘爷一行人,黎洛棠对那一家三口道“行了,你们不再磕头了,赶紧回去吧。”她挺不习惯让人这样感谢的,“施施,走啦。”

    黎洛棠带着赛西施离开,围观的百姓不约而同地让路。

    回到客栈,赛西施让黎洛棠帮忙,把她提拉上了屋顶,把那些晒了一个中午的笋片翻面。

    翻好笋片,黎洛棠把赛西施带下屋顶。教了她一段口诀,让她在房里打坐。黎洛棠没有出去,她找到客栈的伙计,给了他几个铜板,打听潘爷的情况。

    “公子,这潘爷,您可不能招惹啊。这潘爷可不简单的人物,黑白两道都有人,官府的人,见了他都要敬他三分。”伙计好意告知。

    “就是不想得罪他,才要打听清楚。”黎洛棠撒了个小谎。

    伙计信以为真,“潘爷名叫有德。”

    有德

    黎洛棠嗤笑,这是缺啥就在名字里补全吗

    “住在城东的华舍街,听说潘府光护院就有五百,还有十大高手,个个都能一抵十”

    黎洛棠知道潘府所在就够了,至于护院、十大高手,伙计是道听途说,真伪不知;但这并不妨碍,她今天晚上夜探潘府的决定,她的银票不是那么好拿的。

    这时,衣靖走进客栈,手里提着小笼子,笼子里装着一只鸟儿;黎洛棠蹙眉,“衣大哥,这鸟儿太瘦小了,褪了毛,连一两肉都没有,不够塞牙缝的。”

    衣靖嘴角微抽,“糖糖,这鸟儿不是拿来吃的,是给你们玩的。”

    “给施施养吧。”黎洛棠对养出来不能吃的东西,没有养的兴趣。

    提着小竹笼回到小院,赛西施已经在灶房里忙碌了,她在刮托客栈厨子买回来猪肘子的毛;黎洛棠笑问道“施施,这肘子你打算怎么做”

    赛西施想了想道“做秘制红焖肘子好不好”

    “秘制呀”黎洛棠转眸看到摆在案桌上的一碗醪糟,“可是用这个”

    “黎姐姐真聪明,其他人做秘制红焖肘子抹的是酱油或者蜂蜜,我爹抹的是醪糟水,焖出来肘子红亮好看,味道也更酥烂。”赛西施笑道。

    “能写进我的美食游记里吗”黎洛棠笑问道。

    “可以。”赛西施坚信即便其他人知道秘法,她也能煮得更好。

    黎洛棠拿来了笔和小册子,把这点记下。

    赛西施已经把肘子上的毛清除干净,开始煮肘子。加了水的锅子上放着竹篾,这是为了避免粘锅;往锅里放进姜片、蒜瓣和桂皮、花椒等。

    等肘子煮好后,趁热在皮面抹一层醪糟水。待表面干了后再抹一层,赛西施说道“要抹三次。”

    赛西施起锅油炸肘子,把肘子炸成金黄色后,捞出放在一旁沥油。将锅里的油倒出,留少许底油,把姜片、蒜瓣、辣椒等放进去煸香,再把肘子倒进去,加盖过肘子的清水,盖上木盖,用小火慢慢的焖炖。

    在炖肘子时,赛西施又去处理猪腰,先将猪腰剖开成两瓣,再拿小刀将上面的白筋尿管剔干净;斜切花纹,再切片,放入水中浸泡除味。

    见赛西施洗白菜,黎洛棠问道“你打算做炒白菜”

    “黎姐姐一会帮我尝尝看我炒的白菜跟妙膳馆的炒白菜,有什么区别好吗”赛西施很信任黎洛棠的舌头。

    “好。”黎洛棠点头。

    酉时正,饭菜上桌,三人围坐吃饭。衣靖动筷后,黎洛棠拿公筷去分肘子;把色泽红亮、鲜香四溢的肘子分成一小块一小块。

    黎洛棠夹了一小块放进嘴里,肉肥而不腻、软烂酥松,再来喝一口汤汁,鲜咸,拌在饭里,一定很好吃。

    “黎姐姐,你尝尝炒白菜呀。”赛西施见黎洛棠拿勺舀肘子汤,着急地道。

    “哦哦,尝尝,尝尝。”黎洛棠赶忙夹了一筷子白菜。

    这白菜的味道,吃起来跟中午的相差不多,但是细细品味;黎洛棠蹙眉,“施施,火候过了,你看这几片叶子都焦了,还有盐放少了,花椒放多了,有点点麻口。”

    衣靖闻言,夹了一筷子白菜吃,火候过了盐放少了花椒放多了他怎么吃不出来

    饭罢,三人如昨天一样,坐在青石桌边,喝茶望天看星星。

    亥时初,三人陆续沐浴后,回房睡觉。子时初刻,黎洛棠的房门打开了,黎洛棠从屋里闪了出来,足尖轻轻一点,飞跃上了屋顶,左顾右盼,辨别了一下方向,就朝城东飞掠而去。

    黎洛棠的速度极快,一刻钟她就到了潘府,只是潘府占地面积颇广,抓了三个护院,才问出潘有德住的地方;只是她站在潘有德的房子外面时,面沉如水。

    听声响,屋子里正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黎洛棠不想长针眼,只得等里面声响停下了,才蒙着脸,从开启的木窗飞身进去。

    进到里面,黎洛棠发现这个潘有德当真是荒淫无度,床上有两个女人。当然黎洛棠施展轻功进来,都没发出什么声响,就把三人给点住了,然后黎洛棠将潘有德从床上拖了下来。

    黎洛棠随手抓过桌上的壶,用水将潘有德泼醒;潘有德睁眼看到一个蒙面人,正要大喊,就被黎洛棠掐住了喉咙。

    “你为祸一方,残害百姓,本大侠是来替天行道的,你是想死,还是想拿钱买命”黎洛棠哑着嗓子问道。

    潘有德想说,他愿意拿钱买命,可是他说不出来呀,只能拼命眨眼睛,大爷能不能松开手啊

    黎洛棠如他所愿,稍微松开了一点,让他能出声;潘有德立马道“我愿拿钱买命。”

    “好,你很上道。”黎洛棠的声音沙哑地让人分辨不出她是男是女,“去拿钱,老实点,要不然,我会让你尝尝错骨断筋的滋味。”

    潘有德不知道错骨断筋是什么,但这名一听就很吓人,他虽嚣张,可怕死;潘有德带黎洛棠去他放财宝的书房,扭开了机关,捧出了三个长方形的木匣子。

    第一个木匣子里装满了银票,最小的面额都是一千两,共计五十六万两。

    第二个木匣子里装的是地契、房契、田契,这个黎洛棠没要,她没空去变卖,再者要是卖这些,就暴露身份了,那她蒙面改变声音,就变得多此一举了。

    第三个木匣子里装的是借条,黎洛棠决定带走,找个地方,把借条烧了。

    把装银票和装借条的木匣子,用桌布打包后,黎洛棠运指如飞,在潘有德身上连点了数个穴道,而后道“我封了你六大穴道,你每个月都会腹部如绞半个时辰,还不能人道。”

    潘有德要哭了,“大侠,钱,我都给您了。”

    “钱是买你这条命,我又没杀你,你若是想我给你解穴,你就老实做人,不要欺凌老百姓,一年后,我会再来,若是你已改恶从善,我就替你解穴。若你还敢为祸乡邻,我就杀了你,听懂了没有”黎洛棠当然可以将潘有德一杀了之,可是潘家和官府有牵扯,她可不想被通缉。

    再说了,让恶人变好,这成就感更大一些。

    黎洛棠一掌劈下去,把正点头的潘有德劈昏过去,背着装着两个木匣的包袱,飞身出去。

    她在屋顶上跳跃前行,突见不远处有道黑影飞窜而过,她也没太在意,继续施展轻功往前行,后面传来一声,“淫贼,休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