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炒白菜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黎洛棠领着赛西施刚站到队伍最后,前面那人就道“公子,您若是要吃东西,直接进店就行了。我们都是厨子,妙膳大师举办厨艺大赛,招关门弟子。就算成不了关门弟子,只要在前十名,最少都有十两银子。”

    “妙膳大师招关门弟子”黎洛棠欣喜地回头看着赛西施,“施施,你可以参加厨艺大赛,做妙膳大师的关门弟子。”

    赛西施开心地点点头。

    前面那厨子脸色有点难看,又来一个竞争者,好在就是个小丫头,到也不足为惧。

    说话间,又来了几个人排队。

    厨艺大赛是三天后才正式举办,现在是报名,很快就轮到赛西施;妙膳馆的伙计问道“叫什么名多少岁哪里人氏学厨几年了跟谁学的厨艺。”

    “我叫赛西施,十二岁,东阳人氏,学厨七年了,是跟我爹学的厨艺。”赛西施答道。

    伙计把这些记在纸上,而后拿出一块刻着“五九”的木牌递给赛西施,“四月二日,辰时初赶到城中彭祖堂,过时不候,可自备刀具。”

    “知道了,我不会迟到的。”赛西施认真地道。

    “走,施施,我们进去吃午餐。”黎洛棠笑道。

    妙膳馆共三楼,除三楼的包间需预定,一楼二楼都是随堂食;黎洛棠要了张二楼的桌子,黎洛棠没接伙计递来的菜单,而是直接道“上三个店里的招牌菜,要二荤一菜。”

    伙计并没有因为黎洛棠仅点了三道菜,就不喜,仍笑着道“公子,花雕烩里脊肉、八宝野鸭肉和炒白菜,您看可以吗”

    “可以,快点上菜啊。”黎洛棠笑。

    “公子请稍等,马上就上菜。”伙计快步离开。

    赛西施提壶边倒茶边道“这店里用炒白菜做招牌菜,这道菜必然不凡。”

    炒白菜是最简单最普通的家常菜了,基本上人人都会,就是黎洛棠也会炒,当然她炒出来就看不出来那原本是白菜了。

    黎洛棠突然叹了口气,赛西施关心地问道“怎么了黎姐姐”

    “怎么没人闹事呢”黎洛棠手痒,有好几天没教训人了。

    赛西施小嘴微张,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过了一会,三道菜送了上来,都是用精美的白底蓝花碗装着,花雕酒烩肉、八宝野鸭肉和炒白菜;两人不约而同,都伸筷子去夹炒白菜。

    “这股子香气就能令人垂涎三尺。”黎洛棠闻着味道。

    赛西施已把菜塞进嘴里了,一股浓烈的香辣味在口腔里回荡,细细咀嚼几口,就感受到了白菜原有的脆爽鲜嫩,还有一丝丝的甜味。

    “好吃,这道炒白菜真好吃。”赛西施又夹了一筷子吃。

    “连白菜都能炒得这么好吃,这烩里脊肉和野鸭肉的味道一定也很美味。”黎洛棠偏好肉类一些,所以炒白菜虽好吃,却不是她的心头好。

    赛西施尝了尝里脊肉和野鸭肉,就继续吃炒白菜,里脊肉味道很好,野鸭肉油而不腻,可是她牢牢记得她爹说的,考验厨艺的不是那些繁杂的大餐,而是最简单的家常小菜。

    “这道炒白菜,火候恰到好处,既断了生,入了味,还保持了白菜原有的清脆。”赛西施一脸回味地道。

    黎洛棠在啃野鸭腿,没空说话。

    吃完午饭,离开了妙膳馆,在回去的路上,终于遇到了让黎洛棠行侠仗义的事了。

    几个男子拖扯着一个哭喊的妙龄女子走过,在他们身后有个穿大红锦服、满脸横肉的男子,在他身旁,还有两个哭得昏天黑地、穿着满身补丁衣服的中年男女。

    两人正对他苦苦哀求,“潘爷,钱我们一定还,求求您宽限几日,求求你不要抓我的女儿去抵债。”

    “滚开,死穷鬼。”红衣男子踢开他们,嘴里咒骂道。

    两人被踢开,又扑过去,继续哀求“潘爷,潘爷。”

    “哎,向潘家借钱,那就是与虎谋皮啊。”一位路人摇头叹道。

    “又一个可怜的女孩要被糟蹋了。”另一个路人应和着。

    “还有没有王法了,怎么能任由他这样胡作非为”一个貌似外地的人。

    “王法呵呵,他舅舅在朝中是当大官的。”一个路人压低声音道。

    “官官相护,他在这城里,那就可以无法无天。”路人不满地道。

    旁边有老成的人立刻道“嘘,快别说了,小心惹祸上身。”

    众人脸露惶恐之色,听他劝都住了口。

    黎洛棠在一旁,听得一清二楚,脸色微冷,这个什么潘爷为祸多年她得惩恶除奸。黎洛棠走了出去,拦下了他们,“把这姑娘放了。”

    嚣张惯了的潘爷愣了一下,这城里居然还有人敢管他的事,定睛一看,嗬,是个长相俊美的小白脸,“你要我放了她,可以,不过,你得跟爷回去。”

    围观的百姓面露同情之色,这种正义的行为值得钦佩,可是碰到潘爷,这位公子只怕要遭殃。赛西施却不担心,她相信黎洛棠。

    黎洛棠闻言,轻笑一声,没有多说废话,直接出手,将那几个抓着少女的壮汉给打翻在地,而后才看着潘爷,“你刚才说什么”

    潘爷咽了咽口水,道“这位少侠,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们还不起钱,我只能拿他们的女儿来抵债。”

    这话说得仿佛很有道理,黎洛棠挑眉,“他们欠你多少钱我替他们还。”

    “一百两。”潘爷说道。

    那对夫妇声带哭腔地道“五两,就借了五两。”

    借五两还一百两,九出十三归也没这么离谱啊这个姓潘的还真是狠,这么狠的人,不能一回就把他玩死。

    黎洛棠眉梢微动,心里主意已定,“一百两,我给你,借条拿来。”

    “借条在家里。”潘爷色胆包天,还是想把黎洛棠骗进府,让府里的高手抓她。

    “你想像他们一样”黎洛棠冷声问道。

    潘爷看着躺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手下,干笑了两声,不得不掏出借条;黎洛棠说道“把借条给他们。”

    潘爷无奈地将借条给了那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双手颤抖地打开借条,他识字不多,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但五两银子,这四个字,他是认识的,纸上还有他鲜红的指印。

    这中年男人到也聪明,他一拿到借条,就拉着妻子,搀扶起女儿,跑到黎洛棠这边来了,“恩公,这是我的借条。”

    黎洛棠笑了笑,掏出银票来,从里面抽出一张面值一百的,递给躺在地上呻吟的大汉,“去交给你的主子。”言罢,抬腿就是一脚,使了个巧劲将那大汉踢向潘爷。

    潘爷脸色发白,这绝对是一个高手。

    “带着你的手下,滚。”黎洛棠一声厉喝。

    “是是是。”潘爷那里还顾得上那些手下,他拔脚就跑,生怕慢了,黎洛棠把他留下来。

    他的手下见状,也咬着牙,互相搀扶着离开了,围观的百姓纷纷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