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素蛏子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三人若是懂事,就不可能说出那些话来,他们根本不听武老头的劝,还直接开口道“小丫头去厨房煮几道菜,要是煮得好,赏钱少不了你的。”

    回答他的是两根筷子,一根是衣靖丢的,一根是黎洛棠丢的,对这种把自己当天王老子,别人皆是奴仆的混账,就不能客气。

    衣靖和黎洛棠突然出手,武家四人都没预料到,不过他们虽然嚣张,但身手还算不错,一个躲闪,避开了飞射而来的筷子。

    “衣少侠。”武老头喊道。

    “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不知礼数的东西,没人教你们规矩,姑奶奶我来教你们。”黎洛棠说着站起了身。

    “好大的口气,你要教谁规矩呢”三人怒目而视,拍案而起。

    “有胆子到去外面。”黎洛棠不想打坏店家的东西。

    店家松了口气,这位客人真良善。

    “谁怂谁没种。”三人率先往店外走去。

    黎洛棠嗤笑,她不怂就有种了

    店外空旷,还有店门口的灯笼照亮,只是那三人不是什么讲武德的人,他们一拥而上,打算以多欺少。

    衣靖见状,担心黎洛棠吃亏,就要出手,那武老头拦住了他,“衣少侠,我家这三小辈有分寸,不会伤着令妹的,只是给她点小教训,免得她以后乱夸海口,贻笑大方。”

    衣靖盯着他,目光冷厉,“不想死,就滚开。”

    “那到要领教领教衣少侠的绝学了。”武老头也是没法子了,小辈们已经打起来了,他不能认怂。

    武老头率先出手,想要抢占先机;衣靖一掌打出,与武老头拼了一招。武老头的武功是不及衣靖,可也不弱,两人对打,有来有往,一时之间,难以分出胜负。

    衣靖被武老头缠住,没办法去帮黎洛棠,好在黎洛棠也不需要他帮,她以一抵三,还游刃有余,雀鸣鞭里暗藏的剑还没抽出来呢。她可是能双手使不同武器、用不同招式的武林高手。

    鞭出如蛇,灵动又快捷,也极其的好看,似繁花朵朵绽放;武家三人却没空欣赏,他们被鞭子抽得左躲右闪,手中的长剑完全拦不住鞭子。鞭子抽的角度太过刁钻,忽左忽右,忽上忽下,让他们根本想不到鞭子会从那个方向抽过来。

    “啪”鞭子重重地抽在了三人之一的脸,顿时便见了血。

    受伤的男子怒吼“臭小子,我要杀了你。”武老头拆穿黎洛棠是女子的话,他没在意。

    “你想杀我,那我就先杀了你。”黎洛棠冷笑道。她本只想给这三人一点教训,可现在出招更加的凌厉,带着腾腾杀气,她要给足这三个目中无人的小子教训。

    黎洛棠一放狠招,那三人苦不堪言,“啪啪啪”三人身上都带上了伤;他们还得庆幸是三对一,要是一对一,早就被黎洛棠给抽得躺平了,就算不死也必是重伤。

    武老头虽跟衣靖在对打,但还是留意了这边的情况,这下轮着他要过去帮忙了。衣靖岂能让他如愿,一掌劈过去,阻拦了他的去路,淡笑道“年轻人出门历练,总得受点挫折,才不会狂傲的目中无人。”

    “衣靖,你这是要与我武家结仇吗”武老头怒问道。

    “是,又如何”衣靖先前要相助黎洛棠,被武老头阻拦,已让他憋着一肚子火,这会子他不能示弱;再者他相信黎洛棠会手下留情,不会取那三人性命,毕竟埋尸也挺费时费力的。

    “衣靖,我和你拼了。”武老头气急败坏地吼道。

    拼命,那也得有本事才能拼啊。虽然武老头出招一招比一招狠,可衣靖压根就不跟他对拼,他脚步移动,使出轻功避开了武老头所有的招式。

    他本就长得俊美,穿着一袭宽松的青衫,步伐轻盈,衣袂翻飞,飘然若仙。衬得穿着一身灰色短褐的武老头,就跟一只灰老鼠似的。

    黎洛棠没空关注这边,赛西施和店主则看呆了,这是仙人逗老鼠玩店主还点评,“他是不是傻啊”连人家的衣角边都没沾到,还一直扑腾着过去。

    赛西施想想,道“是蠢吧。”

    “我看是又蠢又傻。”店主的媳妇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来围观了。

    武老头一门心思的跟衣靖拼命,没听到这些评论,要不然他非吐血不可。

    说话间,黎洛棠已经将那三人打得倒在地上起不来了,身上全是鞭伤。然后黎洛棠笑盈盈地道“衣大哥,能不能速战速决,菜冷了不好吃。”那么好吃的肉圆,她才吃了两个,第三个才咬了一口。

    衣靖还没说话,武老头悲愤地吼道“你太狠毒了,不过是口角之争,你就取人性命,武家和你誓不两立,不共戴天。”

    黎洛棠被吼得愣了一下,才道“他们没死,还活着。”

    “没死还活着”武老头没再出招,扭头看躺在地上的三人,胸口还有起伏,松了口气,没死就好。

    衣靖飞身退后,袖手看着他,并没有趁机拿下他。江湖有名的凌虚公子不会趁人之危,讲武德的很。

    “死是肯定死不了的。”黎洛棠不怎么负责任地道。虽然她下手不算太重,但伤要是不及时治疗,发展下去,也是能死人的,当然这个就没必要提醒他。

    小辈没死,只是被打伤了,武老头不用跟衣靖拼命了,也不用跟黎洛棠不共戴天了,他请店主帮忙,把三人抬进了野店的客房。黎洛棠三人则继续她们的晚餐,即便天气不冷,但菜已微凉。

    “我去把菜热一热”赛西施问道。

    “不用了,就这么将就吃吧。”衣靖和黎洛棠同时道。

    饭罢,洗漱回房歇息,一觉到天明,第二天就着咸菜吃了两个馒头后,黎洛棠三人就结账继续上路。

    在他们走后半个时辰,武家那三个人醒来,得知黎洛棠已经离开,三人如释重负,毕竟被人抽打得昏迷过去,印象太深刻,他们就是想忘都忘不了,真是噩梦。

    午时初,黎洛棠三人赶到了下一个小镇,总算不用在路边煮东西吃了,虽然赛西施的厨艺是挺好的,可不能一直让她下厨。

    三人找了家生意看着挺红火的店子,就进去了,这是一家卖素蛏子的店。

    素蛏子是以荤托素的菜品,可称之为“象形菜”,素蛏子就是仿其形,取其意。蛏子是一种小海鲜,这小镇并不靠海,不知道是哪位天才厨师想出来这种“解馋”方法。

    素蛏子用千张包裹起笋丝、香菇丝、豆腐干丝、金针菜,卷成筒状,露出两头,中间用箬壳丝缚着;筒略长,与蛏子十分相似。至于味道

    黎洛棠夹了一个放进嘴里,香醇甘鲜,因为用油炸过,味更浓色更亮,难怪这家店的生意会这么好。

    吃过这顿午饭,就去找客栈,又没啥急事,用不着辛苦劳累起早贪黑的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