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腊味饭
作者:夜纤雪   娇棠最新章节     
    饭罢,赛家父女收拾桌子去了灶房,衣靖和黎洛棠这回没有提出帮忙,知道赛易牙要趁这个时间告诉赛西施,他已被衣靖“说服”,同意赛西施跟着衣靖和黎洛棠出门游历。

    过了一会,赛西施满脸喜色的走过来道“靖叔谢谢您,黎姐姐,我可以随你出门游历了。”

    “走,帮你收拾行李去。”黎洛棠起身道。

    等下赛西施会跟着两人去城里,明日一早,就要往铸器山庄去。鉴宝大会后天就要举办了,总不能大会举办的当天才赶到吧,那太不给主人家面子了。

    看赛西施收拾的行李里面除了换洗的衣物,还有腊鱼、腊肉、佐料、米、面和锅碗,以及菜刀。赛易牙嘴角微抽,“施施,这、这些就没必要带。”

    “要带的,我要煮菜给黎姐姐吃的。”赛西施很认真地道。

    黎洛棠在一旁赞同的点头。

    衣靖淡笑道“随她们吧。”那点东西带着也不碍事,小姑娘们高兴就好。

    申时,赛易牙用渔船将三人送回渔船码头,三人下了船,赛西施回头道“爹,你少喝点酒,每天打三网鱼就够了,别太辛苦”

    “你这丫头真是啰嗦,怎么跟老太婆似的行了,行了,我心里有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别操那么多心。跟着你靖叔出门,要听你靖叔的话,不要淘气。”赛易牙用竹竿一撑,船离了岸。

    三人离开码头,没有马上回客栈,也没有在街上闲逛,而是直奔牲市,东阳不是州府,没有马市,只能买头驴给赛西施代步。

    在牲市,赛西施挑选了一头大白驴,黎洛棠还多买了一头骡子,用来驮赛西施的那些行李,还顺便买了一堆零食。

    月西沉,日东升,又是新的一天,三人离开客栈,在一家小店里吃过早餐后,就出城往铸器山庄去。他们刚一出城,力爷和红衣少女就得知了。

    力爷长吁了口气,阿弥陀佛,菩萨保佑,煞神总算走了。

    红衣少女却诘问锦衣少年“难道就这样放他们走”

    “不然呢”锦衣少年斜睨着她,上回还没受够教训还想再面临一次死亡威胁

    “要是你肯拿父亲的令牌,调兵来围攻他们,他们肯定逃不掉。”红衣少女幽怨地道。她从没被人那样欺凌过,她必须要报复回去,方解心头恶气。

    “够了,你再发疯,就滚回京城去。”锦衣少年恼火地道。他都说过了,兵不能随意调动,父亲的令牌也不是这么用的。他已经帮过她一回,他再不任由她胡闹,那种任人宰割的事,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我才不要回京城,我要找晅哥哥。”红衣少女立刻道。

    “找到他又如何,在京里顾霆晅那小子就对你不屑一顾,难不成现在他就能看上你了”锦衣少年讥笑道。

    实话伤人。

    红衣少女气极败坏,“你讨厌死了。”满脸怒容地冲了出去。

    锦衣少年一脸无所谓地撇撇嘴,要是能把她气回京里,最好不过。

    离开东阳的黎洛棠自然不知道,若非锦衣少年吸取教训,又有所顾虑,她们就要跟军队对上了。虽说武林高手能在百万军中取上将之头,如探囊取物,但没有这个必要啊。

    驴子和骡子的脚力自然不如马,因而三人赶路的速度不快,正午时,他们只能在野外掘土为灶煮中餐。其实江湖中人赶路,误了用餐时间,是常有的事;吃点干粮或者饿一顿两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黎洛棠是绝不委屈自己的人,吃干粮不行。饿一顿,那就更不行了。更何况有赛西施这个厨艺高手在,为什么要吃干粮为什么要饿一顿

    “黎姐姐,我们吃腊肉焖饭。”赛西施拿带来的水淘米。

    “好。”黎洛棠去路边的捡枯枝,衣靖接过赛西施递过来的火箸,掘土垒灶,他运气一捅,地上就出现一个洞,就跟人用锄头挖的一般。让一个武林高手,做这粗活,当真是杀鸡用牛刀。

    灶很快就垒好了,枯枝也捡来了一大堆,赛西施点火开始做腊肉焖饭。不多时,就有香味飘散开来,瞬间就打开了食欲。虽因带的食材不够丰富,腊肉焖饭显得有点简单,仅有米饭、腊肉和菜干,但好厨子能用最简单的食材做出最美味的菜肴。

    饭焖好了,三人开始吃饭,腊肉入口,非常有嚼劲,还带着一股淡淡的炭火香气,搭配上深入肉内部的咸香,即使是肥肉也不会觉得油腻,只觉美味。再配上被腊肉里的肥油渗透的香辣干咸菜,极为下饭。

    吃完饭,水也烧开了,赛西施拿出茶具来泡茶,黎洛棠感慨地道“施施有你在真好。”如果说最初只是帮衣靖的忙,那现在黎洛棠则很庆幸把人拐出来。

    喝完茶水,收拾东西,三人继续上路。离铸器山庄还有十五里路时,遇到了四个人,一个老头带着三个年轻人,四人都骑着高头大马,见赛西施骑了头毛驴,三个年轻人眼中都露出鄙夷的神情。

    衣靖拱手道“武大侠。”铸器山庄一共发了一百张请柬,并允许持柬人可带三个人一起参加鉴宝大会。

    武老头满脸笑容地道“是衣少侠呀,好久不见。”又回头对那三人说道“你们快来见过凌虚公子。”

    武老头的年纪虽然比衣靖大,可是在江湖上的名望不及衣靖,而且江湖本就以强者为尊;他见自家三个后辈与衣靖年纪相仿,就想让他们和衣靖结交。可惜这三个后辈没有领会他的意思,漫不经心地道“见过凌虚公子。”

    三人态度傲慢,衣靖淡然一笑,一派高手风范,不打算与他们计较。武老头不好当着外人面训斥他们,只能用责备的目光瞪了瞪他们。

    黎洛棠轻摇了下头,这三人没礼数、没教养,遇到脾气不好的主,一定会吃大亏。虽然黎洛棠很不愿意与这种人同行,奈何去铸器山庄就这一条道。

    一起往铸器山庄去,武老头不停找话与衣靖攀谈,衣靖礼貌地回应一字半句的,那三人没有理会黎洛棠和赛西施,自顾自地交谈着,互相吹捧着。

    听得黎洛棠直皱眉,这三人还真是坐井的青蛙,从他们的对话中,黎洛棠得知铸器山庄举办鉴宝大会还有一个用意,就是要为宝剑择主。

    武林之人要取宝,就得比武,铸器山庄还言明了要赢得宝剑,必须得是剑客;当然就算不言明,持其他武器的武者,也不会为了一柄宝剑而重修剑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