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蛟龙师兄褪形成人
作者:萝樱   美人师兄绝不可能入魔(穿书)最新章节     
    甚至还劝洛月明道“你且想清楚了,到底是因一时之气,还是真心实意,可别到头来,既伤了灵文的心,又负了这蛟龙。”

    清绮还同蛟龙道“能不能把我打晕,然后抹掉我的记忆,等我醒来,我会自行回上界的。我好歹是个女神官,两男一女共处一室,传扬出去,我如何在上界立足”

    洛月明听了,总是头疼不已的。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丈母娘是这么个冷淡性子,这么一来,什么时候才能揣上窝。

    还有自己这么个大电灯泡在,总也不能大被同眠罢

    更可怕的是,蛟龙每次要与他交合,都会事先将清绮丢出去,然后等洞府里的气味散干净了,再去将人叼回来。

    一来二去,清绮又不是个傻子,每次被叼出去,再叼回来,再再叼出去,再再叼回来,她就什么都知道了。

    再一次被叼出去的时候,她实在忍不住道“虽然我很不想插手你们之间的事,但能不能不要一天之内,把我丢出去七八次我每次一醒来,都是躺在林子里”

    洛月明听了,都忍不住老脸通红。

    他一天被蛟龙欺负个七八次,每次都被龙息熏得浑身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在龙巢里卧着,四肢都快躺退化了,双腿就跟个摆设似的,连路都走不好了,那蛟龙一点节制都没有,又没化作人形,也用不着穿衣服。

    一直埋在洛月明身体里,怎么都不肯出来,只要洛月明稍有反抗,那龙鳞就齐刷刷地舒展开来,宛如刀刃一般,扎得他失声惨叫,几次三番之下,怎么都不敢乱动了。

    更神奇的是,在日夜不休地同修之下,那蛟龙竟然隐隐有了人的形态,双根也逐渐蜕化成了完整的一根,只是比之前双根合在一起更加长得吓人。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洛月明觉得蛟龙在温水煮青蛙,慢慢将他整个人耗死在龙巢里,直至他生不出半分反抗的能力。

    清绮终日被丢了捡,捡了再丢,丢了再捡,穷极无聊之下,用脚趾在地面上乱涂乱画可能会有人问,为什么不用手指,那是因为双手被束缚

    住,唯有脚趾还能动弹。

    将她被丢出去的次数记载下来,工工整整地用脚趾画出正字,借此来计算被关押的时长。

    待众神官终于打上门时,就见清绮脚下满是工整的“正”字,还有一堆火柴人。密密麻麻,数都数不清,让人瞧了眼睛都疼。

    解救她的神官惊奇地问她,感觉怎么样。

    清绮几近麻木地冷淡道“为什么不能晚半个时辰再来再有一笔,就凑齐三十个正字了,还差一笔,这让我觉得很难受。”

    那神官“”

    疯了疯了,蛟龙罪不可赦,强行将两位神官带走,奸淫了一位男神官,还逼疯了一位女神官,简直罪不容诛

    彼时,洛月明还在龙巢里躺着,被一条丑不拉几的小黑龙死死禁锢在怀中,周身凝结了一层结界,其上的灵力宛如实质一般蜿蜒流动。

    洛月明不知道在结界里待了多久,日夜不休与那蛟龙双修,头发从没有干过的时候,一直保持着最暧昧的濡湿粘腻。

    外头的人看不见龙巢里面,里面的人却能清晰地看见外面。洛月明才一睁开眼睛,见瞥了自四面八方涌了十七八个神官,正缓步往龙巢靠近。

    当即下意识推了蛟龙一把,结果不推还好,一推之下,那蛟龙的龙鳞噼里啪啦地舒展开来。

    那龙尾都油光水滑的,此前的嶙峋伤口,也早就恢复如初,惊闻怀里的少年乱动,那蛟龙明明此前才狠狠欺负过他一番,此刻竟然又卷土重来。

    几乎都能听见骨头膨胀的噼里啪啦脆响声,瞬间将洛月明整个人缠绕住,往他面上吹了几口龙息。

    洛月明脑子晕乎乎的,赶紧伸手拧着大腿,强迫自己清醒过来,见神官们已经靠得很近了,可这蛟龙除了拉他双修之外,一点警觉都没有,当即既恼且羞,试图抬手抱着蛟龙的脑袋,将其唤醒。

    这蛟龙的体形实在过于庞大,两只手臂合拢,才堪堪抱住。洛月明喘了口粗气,恨铁不成钢道“你倒是有点出息都打上门了,还不停下你这是寻思着,让所有人都过来看,是不是”

    蛟龙抬了抬头,亲腻地伸出宽厚艳红的舌头,缓缓舔舐着洛月明的脸,将

    他的脸舔得水光津津。

    以至于洛月明都骂不出口了,觉得这龙虽然黑黝黝的,丑不拉几的,但还挺会撒娇的。

    心脏噗通噗通乱跳,这种感觉实在太熟悉了,完全就是心魔大师兄在与他双修,就连蒙住他眼睛的细节,都同心魔大师兄一模一样。

    难道说,这条丑不拉几的黑长虫,其实就是大师兄的化形。两个人正在经历着大师兄父母的爱情。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父父的爱情。那位叫清绮的女神官与蛟龙相看两厌,压根没有半分情意。

    反而是洛月明自己,从始至终,一直被蛟龙缠着,行下了各种不堪入目的姿势,宛如龙穴一般,将蛟龙吐出的龙息尽数收入腹中。

    洛月明挣扎着低头往下一看,那原本平坦的小腹,诚然就是狰狞嶙峋的模样。

    这副形容若是被其他神官瞧了去,即便脸皮厚如城墙,洛月明也忍不住面红耳赤起来。

    蜷起的脚往龙身上一踹,那龙色胆包天,越发龙精虎猛起来,以至于异常暗哑的声音不受控制地自洛月明口中溢了出来。

    “我知道蛟龙挟持着灵玉神官去哪里了”

    那位清绮神官冷不丁地出声,所有神官都满脸疑惑地望了过去,就见她往洞府外指了指,冷漠道“蛟龙察觉到你们过来了,就想来一招调虎离山,现在已经带着灵玉神官往极北的方向逃去,你们快追”

    那些神官面面相觑,有人问道“那这龙巢”

    “障眼法而已,所以我才说是调虎离山。”清绮冷着一张脸,极为平静道“你们该不会以为蛟龙会坐以待毙,在这里等着你们打上门来吧”

    洛月明“”他就是这样的傻龙啊

    哪知众神官听了,觉得甚有道理,纷纷往清绮指的方向追了过去,清绮冷眼瞥了龙巢一眼,默默在地上又添了一笔,之后头也不转的大步离去。

    洛月明心生感激,暗道没看出来,这位女神官虽然说性格冷漠,说话又直,还总是咄咄逼人,没成想还挺知恩图报的。

    因为当初那一粒老鼠屎的恩情,记到了现在,还将杀上门的神官们引开了。

    别的不说,倘若这样的女神官能

    当他的丈母娘,洛月明是没什么意见的。

    可惜这蛟龙分明就是心魔大师兄,焉肯碰旁人,此刻还伏首在他怀中,恨不得连根带尾,全塞进去。

    甚至连龙角都试图塞到洛月明的嘴里,让他好好含着。

    哪知那女神官冷不丁惊叫道“灵文神官你怎么也下界了”

    “我弟弟被蛟龙抓了去,至今生死未卜。我为何不能下界他现在身在何处”

    “已经被蛟龙带走了。”清绮的语气很快镇定下来,说的就跟真的一样,“你快去追吧,其余神官已经追了过去,想来那蛟龙身负重伤,根本跑不远的。”

    哪知灵文竟冷笑一声道“果真如此么”

    “果真你不准进去啊”

    洛月明只听见“锵”的一声,随即就传来了清绮的惨叫声,暗道灵文居然连女神官都打,简直没点道德底线。

    再一抬眸,灵文不顾清绮的阻拦,已经冲了进来,惊见那鼓胀的宛如蒙古包一样的龙巢,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眸色一戾,驱扇平削而来。

    “铮”的一声,折扇与结界相撞,溢散的灵力宛如潮水一般,自龙巢往四面八方蔓延。

    折扇嗖的一下,火速倒飞回去,灵文抬手一抓,惊怒道“你敢动他一根毫毛,我就将你千刀万剐”

    洛月明被他这一声唬得浑身一哆嗦,温暖的龙息将他整个人团团裹在里面,宛若置身于云颠,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隐约能瞧见那蛟龙身上的龙鳞寸寸收拢,原本坚硬锋利的龙尾,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幻化而出一双修长白皙的腿。

    此刻与洛月明纠缠得死紧,精壮的腰肢劲韧异常,两个人贴得几乎连任何一丝缝隙都没有。

    洛月明这才反应过来,敢情这蛟龙是要褪去龙身,幻化成人形了,怪不得同他纠缠不休,还筑了个龙巢。

    这灵文什么时候来不好,非要在这种关键时刻过来打搅,万一蛟龙褪形不成功,或者半路出了什么岔子,褪变得不完全,或者异常丑陋,那怎么能行

    可又没办法分神去阻止灵文,龙息浓郁得几乎将他整个人都包围其中,鼻尖萦绕着一股腥膻气。

    原本锋利的龙爪,此刻也变得修长白皙,因为抓着洛月明的手腕过于用力,指骨异常分明,还能看见暴出来的青筋和血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