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师姐又在作妖
作者:萝樱   美人师兄绝不可能入魔(穿书)最新章节     
    可让他失望的是,小徒弟满脸迷茫,不似作伪,但他生性多疑,哪里肯信。

    略一思忖便道“听说,你们此前在江衣镇,误打误撞寻到了温敛的坟墓,还将他的尸骨带了回来,现如今,他的尸骨何在”

    洛月明一听,心道,要完。

    倘若交出去,证据就没了,倘若不交,今日不知会不会死在房里。

    正愁闷得不知该如何是好时,门外又响起了大师兄的声音“师尊,弟子有事与师尊商量。”

    柳宗师的眉头一皱,万分不悦地拢着折扇,斜眸瞥了洛月明,似笑非笑道“瞧瞧,你大师兄敬爱本座,一刻都离不得本座。”

    洛月明暗暗日撇嘴,心道死老东西还挺不要脸的。待柳宗师走后,他便又躺着睡下。

    才躺了没多久,就听见有人敲门。洛月明还以为是大师兄回来了,便起身道了句“进来。”

    哪知来人不是大师兄,而是越清规,便见他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满脸急色道“月明,不好了,裴师兄擅闯禁地,将温宗主掳走了”

    洛月明一听,差点从床榻上一跃而起,满脸惊愕道“什么裴师兄擅闯禁地这怎么可能不是说,师尊和大师兄都下了结界么”

    “我也不知,我方才要去探望小师妹,结果小师妹不见了,我就出去寻,结果就见裴师兄鬼鬼祟祟地往后山禁地去,遂跟了过去,哪知就见裴师兄打晕了看守的弟子,闯进去将温宗主带走了”

    越清规急得满头大汗,应该是同裴玄度交过手了,捂着胸口咳嗽道,“不知为何,裴师兄好似恨毒了温宗主,不顾劝解,非将人带走了,我怕出事,便过来找你了”

    洛月明一听,当即一个好家伙,眼下师尊同大师兄在一处商讨这次仙门百家上山兴师问罪一事,不知可否发现结界被破。

    倘若发现,是否已经追了出去。

    略一思忖,洛月明从床榻上翻身下来,顾不得解释裴玄度与苍墟派之间的恩恩怨怨,同越清规道“师兄,你且听我说,我们必须得赶在师尊发现裴师兄将温宗主掳走之前,将人找回来,否则这事就麻烦了。”

    越清规便是此意,当即也不废话,两个人悄无声息地溜出了山门,踏着夜色出去寻人。

    好在越清规不笨,过来找他之前,还顺手将裴玄度的灵石取来,有了灵石找人就方便许多了。

    待二人到时,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是一处隐秘的洞穴,温宗主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跪伏在地,满面潮红,似乎极为痛苦,一直在地上翻滚。

    此前又被温长羽囚困起来折磨,早就神志不清了,眼下宛如疯子,竟抱着一块枯木狂蹭,好似不知道痛似的,硬是将自己蹭得血肉模糊还不肯停手。

    更可怕的是,这个温宗主的身下血红一片,还在往外涌血,二人顺着血迹淋漓的地方,看见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当即脑子里一个咯噔。

    还没来得及多言,就听一阵细微的脚步声,裴玄度的身影从黑暗里走了出来,冷声道“你们来此做什么”

    “裴师兄,师尊吩咐,任何人不得擅自闯入禁地,私见温宗主你此番明知故犯,师尊定然会动怒的”

    越清规赶紧上前一步,好声好气地劝道“裴师兄。虽然我不清楚,你与苍墟派之间有何深仇大恨,但你此番动私刑,已经违反了门规。”

    裴玄度的双眸赤红,脑海中还反复浮现出当年那把大火,咬牙切齿道“他就是该死仙门三十六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即便明日仙门百家到此,也会因为温狗的身份,而不便公开处刑。没有人会为我申冤报仇他的命是命,难道我的亲人的命,就不是命了”

    其实,洛月明对裴玄度的身世,仅仅停留在他是个乡野遗孤上,原文里也只是提了一下,并没有特别详细的过程。

    想来灭门之仇,不共戴天。既是修真界,也是江湖,快意恩仇,没什么不对的。

    可是也正同裴玄度说的那样,当年的事情,早就盖棺定论了,若是有人在意,也不会等这么多年了。即便现在提了,又有多少人会站在裴玄度这边。

    反而还会因此嘲讽裴玄度出身低微。

    名门正派和邪门歪道的行事作风完全不同。邪门歪道若是做出了什么恶事,那都恨不得敲锣

    打鼓,满修真界的放鞭炮,告诉别人,今日又行了什么恶,杀了多少人。

    名门正派就不一样了,平日里自诩正道,凡遇任何一丝污迹都得藏着掖着,生怕被别人知道。即便被人知道了,也得打着各种正义的旗号。

    实在藏不住了,才各种推脱找理由,试图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因此,洛月明其实多少有点理解裴玄度,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谁的亲人死了,谁能不难过

    想来,裴玄度心里一定非常自责,幼年时,为何要救下苍墟派逃走的那名炉鼎,以至于带给了全村灭顶之灾。

    于是乎,洛月明叹了口气道“裴师兄,血债血偿,天经地义。但你也没必要,把他传宗接代的玩意割了啊,这这多脏啊”

    裴玄度万万没想到,一直以来相看两厌,见面就要吵架的小师弟,在此刻,居然会选择站在自己这边。微微一愣,才硬梆梆道“不是我做的,是他自己割的。”

    比话一出,洛月明与越清规对视一眼。

    洛月明问他“你信么”

    越清规道“那你信么”

    洛月明“我不信。”

    越清规“我也”

    只要不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谁会亲手将自己的那根玩意儿割了究竟疯到什么程度,才能连疼都不知道了

    裴玄度听罢,面红脖子粗地道“我说了,不是我割的,是他自己动的手他原本还要吃下,要不是我阻止,他就吃了”

    洛月明“”

    越清规“”

    不知道为什么。洛月明突然觉得有些惊恐,艰难地吞咽口水。转头看向温狗的眼神都变了。

    温狗好似真的不知道疼了,还抱着那块枯木,狠狠往上面蹭,时不时地凑近,伸出舌头舔舐,那动作,那神情,一看就是被人调教狠了,连身子都淫荡起来,比勾栏院里的妓都不如。

    越清规最看不得这些了,当即通红着脸转过去,咬牙道“这哪里还像是堂堂仙门宗主,分明分明就是”

    剩下的话没继续说下去,洛月明估摸着,越师兄平时矜贵,也说不出什么污言秽语来。

    余光瞥见裴玄度满目憎恨,仿佛下一刻就

    要扑上去,将人狠狠撕碎。

    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了什么。

    洛月明记得,当初看文时,那都是冲着云霄飞车去的。哪里有车,哪里就有他这个老色批。

    当年苍墟派的弟子前来抓回逃跑的炉鼎,误入了桃源园一般的仙境,那些弟子们各个年少气盛的。平日里见惯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修,一见那些个村妇生得如此清水出芙蓉,便动的几分邪念。

    将村子里的妙龄女子抓起来折磨,一直从早上折磨到了后半夜。干的尽是那等缺德下流,人神共愤之事。

    虽然说,这个温宗主并未参与,但却是他下令指使的。

    按理说,别说裴玄度以牙还牙,把他那根玩意儿割了,就是找些人把温宗主给轮了,也在情理之中。

    正在洛月明愣神时,忽然听见旁边一声惊呼,越清规满目惊愕道“你们快看,他这是在做什么”

    三人的目光齐刷刷望了过去,便见那温宗主就跟脑子有病似的,把一直抱在怀里的枯木丢了,拖着断手断腿,大开门户,开始撕扯衣裳。

    一边撕扯,嘴里一边发出淫声浪语,还满面酡红。裴玄度实在听不下去了,忽然抽剑低骂道“如此贱人,怎能再留他我要杀了他,替我的亲人报仇雪恨”

    语罢,便要亲手手刃仇人,洛月明一听,赶紧侧身一挡,二指夹着刺过来的长剑,拦道“裴师兄,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这么杀他,还是无法抹平你曾经经历过的伤痛,反而让这畜牲就此解脱了。虽然说,仙门百家难以因此处置温狗,但让其身败名裂,远比杀了一个人,更加让其痛苦。”

    裴玄度冷冷道“我只要他一命让开”

    洛月明琢磨着,温狗死不死,都不是最要紧的。要紧的是裴玄度今夜若将温狗杀了,岂不是正趁了柳宗师的心。

    倘若明日苍墟派的人找上门来,正好将裴玄度推出去挡剑。一石二鸟,估计柳宗师巴不得这样。

    还有就是,怎么就这么巧,越清规去探望柳茵茵,又刚好撞见裴玄度擅闯禁地,带走温狗。

    看来,十有八九,又是小师姐在背后作妖。

    越清规道“裴师兄,月明说的对,此人

    暂时杀不得。想来师尊和大师兄已经察觉到了端倪,不如赶紧将人带回去,同师尊请罪。”

    裴玄度现在满脑子都是要温狗的命,哪里肯听。洛月明又琢磨着,保不齐师尊就是故意放水,否则那结界哪有这般好破。

    此时回去,难保师尊不会再寻机会下手,不如将温狗带出去,好好玩上一夜,带明日一早再回山上。届时仙门百家如约而至,众目睽睽之下,料想也生不出什么事端了。

    最要紧的是,出去寻点羊鞭马鞭什么的,赶紧给大师兄补一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