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你歪个几把头?
作者:萝樱   美人师兄绝不可能入魔(穿书)最新章节     
    就是这样才更加奇怪,按理说温老狗就是一道残魂,决计不可能同时附在两个人的身上。

    更何况谢霜华的修为不知道比洛月明高出多少,怎生会中此招

    但众人牢记谢霜华的吩咐,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洛月明才缓缓醒转。

    醒来的第一眼,就听耳边噼里啪啦响起一片“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怎么流这么多汗”“看见什么了”“魂儿招天上去了”诸如此类一大堆。

    吵得洛月明脑仁生疼,下意识单手拧着眉心,哑着声儿道“一个个问,别跟麻雀似的一窝蜂,吵得我脑子都快炸开了”

    这么一说,众人立马闭上了嘴,还是越清规越大美人温柔似水,上前一步,轻声询问“月明,你没事吧怎么脸红成这样可是招魂的过程中出了叉子,你招的魂儿呢”

    洛月明现在没空管温老狗的魂儿去哪了,目光下意识地往旁边一瞥,众人散出一条道来,露出一道白影。

    谢霜华比他早一刻清醒,眼下气定神闲,镇定自若得很。

    而反观洛月明,就跟才从水池里捞出来似的,浑身湿漉漉的。

    抬手一擦额间的冷汗,洛月明的声音沙哑“是是啊,我招的魂儿呢那么大一坨,你们看见了没有”

    众人摇头,纷纷表示什么都没看见。

    裴玄度见他如此,便道“早知你做事不着调,便不该信你又耽搁了许久,小师妹还生死不知”

    洛月明心里还有点后怕,感觉尾巴骨那一块地方隐隐作痛,其实瞥见大师兄背上的长剑,想起人剑合一的滋味,那处就更加酥麻酸楚了。

    下意识并拢起双腿,不敢看大师兄的脸。谢霜华蹙眉,不动声色地攥紧拳头。

    越清规道“这也不能完全责怪小师弟,他也只是想查清事情的真相。既然招魂无用,那接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其实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收获的。”

    从始至终,看见师尊设计害死温老狗的,只有洛月明一人,他可不傻,当然不能咋咋呼呼地往

    外说了,尤其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

    不知为什么,洛月明觉得温老狗的死,不过就是冰山一角,好像还有更大的阴谋,在前面等着他。

    这些都是后话,如今洛月明觉得最要紧的是,大师兄为何与自己一同出现在了梦境里。

    流火嘴快,当即便道“洛公子,你是不知道,当时你面青唇白,一副活见了鬼的样子,谢公子二话不说,强行闯阵,要不是他,你今日恐怕凶多吉少了”

    洛月明一听,当即一个卧槽,忙往后退了几步,见鬼一样地望着谢霜华,结结巴巴道“大大师兄也也进去了不不是吧那师兄可是可是看见什么了”

    谢霜华摇头道“我不知你具体指哪一件。”

    洛月明“”

    不是吧难道说,在那个竹屋里的大师兄,就是谢霜华在梦境里的一个化身

    如此一来,那就是大师兄在梦境里,强行睡了他不仅睡了,连贴身的佩剑策问,也将他睡了个彻底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洛月明就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豆腐上。

    结果谢霜华下一句话便是“我并未见到温敛,看样子你见到了”

    洛月明“”

    呼,还好,还好。原来一切都是假的,当不得真的。

    铁定是这具身体,原本就比较淫乱,原文小师弟又成天到晚满脑子小玉西瓜,也许一不小心,误打误撞,才有了那种梦境。

    越清规恰好从旁边经过,询问了一句“月明,你真的不要紧吧怎么脸色看起来如此差”

    洛月明赶紧搪塞过去,忽听前面传来惊呼,流火大叫一声“我的老娘啊,这里居然有具棺材”

    赶紧寻着声儿挤了上前。谢霜华落后一步,一抬右手,手腕处赫然一排浅浅的牙印,他也不知道此牙印从何而来。

    又鬼使神差地看了一眼佩剑,觉得策问今日很兴奋。

    抬手一拂,牙印便尽数消失殆尽。

    洛月明才一挤上前,就见众人围着一具棺椁。此棺椁看上去很有些年头了,由千年沉木制成,瞧着倒是很值钱的样

    子。

    上面还积了厚厚一层浮灰,边缘显而易见有些指痕,很显然才打开过不久。

    裴玄度与越清规对视一眼,二人走上前,抬手去掀棺材板,哪知掀了一阵,除了弄得浮灰四起,那棺椁硬是动都没动。

    流火在一旁苦着脸道“这可是苍墟派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棺椁啊,就这一具,足够买一百个缚魔网了。你们可轻点啊,毕竟这里是我表叔的坟墓。”

    “再啰嗦,就把你舌头割掉”裴玄度没抬得起来棺材板,自知又在大师兄面前丢了人,正满脸阴沉,自是没什么好气。

    越清规累得气喘吁吁,抬手揩了一把热汗“实在抬不动,我没力气了。”

    裴玄度死鸭子嘴硬“这棺材板太沉,一个人根本抬不起来。只有力大无穷的凶尸方可抬起”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这两货没用,千年沉木在修真界鼎鼎有名的重,估摸着这棺椁此前就是盛放温老狗的。

    只是不知道为何出现在了此地。

    洛月明转头道“大师兄,要不然,你老人家试试”

    谢霜华点了点头,二话不说上前一手拂上了棺材板,然后当着众人的面,随随便便一抬咔擦一声,棺材板开了。

    裴玄度“”

    越清规“啊”

    众人“我了个艹的”

    谢霜华没说什么,随手一推,那棺材板就沉沉飞了出去,硬生生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来。

    棺材里迎面浮起灰尘,待众人再能视物时,便见一位妙龄女子躺在里面。

    身着的正是天剑宗的宗袍

    “茵茵”

    “小师妹”

    裴玄度与越清规慌忙冲了上前,二人站在棺椁边,大声唤着柳茵茵。

    可柳茵茵面色青白,双手交叠着放在胸口,神态安详。无论怎么喊她,她都没有任何反应。

    越清规颤着手指一探她的鼻息,脸色登时煞白煞白的,双腿一软就跪了下来,捶地痛哭“小师妹我们晚来了一步”

    此话一出,众人的脸色都难看下来,裴玄度听罢,整个人呆了一下,而后眼眶渐渐红了,他哭起来比越清规含蓄,眼泪凝聚大了,才一颗颗往下

    掉。

    极悲痛地低声嘶吼“茵茵”

    洛月明被这一声“茵茵”吓得浑身一抖,怎么都不相信原文里死于剖灵核的柳茵茵,居然会死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上前一探,柳茵茵又确实没了呼吸。

    “是我不好,都怪我不好,明明知道小师妹昏迷不醒,为什么还要松手我应该全程跟在她的身边,保护好她的”越清规捶地痛哭。

    “都怪我要是我那晚没有怂恿小师妹去师尊那里窃取摄魂铃,师尊也不会罚小师妹下山游历,都怪我我要给小师妹偿命”裴玄度哐哐捶着棺材。

    所有人都被这种悲伤的情绪感染,就连流火都忍不住劝道“各位,人死不能复生,还请各位节哀顺变。”

    洛月明整个人懵懵的,一时间脑子都嗡嗡作响,只要一想到平时跟条狗尾巴似的小师姐,骤息之间就没了。

    虽然只是短短相处了一阵子,但心里仍旧很难过。谁家还没个小姑娘,娇花一样的年纪,实在太可惜了。

    正要难过到落下生理性盐水时,胳膊被人从旁拉了一下。

    洛月明含泪转头“怎么了,大师兄”

    “别哭,她没有死。”

    只这么一句话,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了过去。

    裴玄度大哭着抬头看“什么”

    越清规捶地的动作一顿“怎么没死我方才探了一下,小师妹的身体都凉了”

    谢霜华沉默不语,二指并拢在柳茵茵的眉心处一点,光芒骤现,一颗通体鲜红的珠子浮现出来。

    洛月明一见此物,先是微微一愣,而后脱口而出“锁灵珠”

    这玩意儿没什么杀伤力,就一种用途,就是用来闭气的。

    修真者中有不少旱鸭子,若是被人困于水地,随身携带此珠,便可暂时封锁气息。只是不知柳茵茵身上为何会有这种东西。

    谢霜华很适宜的出声解惑“是我给她的,小师妹修为不高,我担心她在外会遇见危险,这般假死能骗过许多人。”

    许多人“”

    便听一声嘤咛,柳茵茵从梦中醒转,起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可怜巴巴道“大师兄,我好饿

    啊”

    谢霜华道“忍一忍,待离开此地,让你吃个够。”

    转头又同众人道“你们方才说,谁死了”

    裴玄度满脸泪痕“”

    越清规将捶红的手往衣袖里塞“”

    洛月明“”

    众人“这”

    气氛尴尬到洛月明恨不得用脚趾头,刨出一个坟墓出来。

    敢情方才的眼泪都白流了。

    既然已经寻到了柳茵茵,接下来就是离开此地了。

    毕竟是潜入过温老狗梦境过的,洛月明依稀能辨别出离开的通道。

    待领着众人出来时,外头正是夕阳西下,灯火阑珊。

    众人在坟冢里都被折腾了一番,每个人都弄得灰头土脸的。赶紧就近寻了个镇子落脚。

    洛月明还在纠结着在梦境里被大师兄“人剑双探”,一有机会就凑过去,明里暗里套话。可无论他如何套话,大师兄都是一副清冷淡然的神色,宛如谪仙一般纤尘不染。

    无论问多少遍,大师兄都只摇头,说他不知。

    一来二去,洛月明也不好多问了。

    再一转头,就听见裴玄度同店老板争执起来。

    裴玄度道“什么房间那么贵一百两一间,镶金了你怎么不去抢”

    那店老板一副市井小民的嘴脸,手里拨着算盘珠子,皮笑肉不笑道“各位爷,实不相瞒啊,距离镇子百里外,有个鬼镇,那里的人早就死干净了,每晚都闹鬼。咱们小店可是有高人开过光的,别管什么邪祟都不敢往这里沾二百两一间,爱住不住,别打扰我做生意”

    裴玄度怒道“你方才不说一百两一间如此这般坐地起价,我若不是看你是个手无寸铁的凡人,我早就一刀剁了你这老东西”

    “师兄,别冲动,算了算了,出门在外师尊叮嘱过,切忌不可生事,两百两就两百两,我们订三间”越清规说着就掏出钱袋,准备订房了。

    洛月明从后面道了句“慢”缓步走上前,提剑压住钱袋,笑眯眯道,“让我瞧瞧,这是哪路的狮子张这么大的嘴”

    店老板抬眸看他一眼,低头继续拨算盘“三百两一间,爱住不住”

    裴玄度更怒“你还敢加”

    修真界有明文规定,凡修真弟子不可在人间随意使用法术,更不得无缘无故与凡人动手。

    因此,有好些凡人借此有恃无恐。

    越清规急了“月明,别胡闹,我没那么多银子”

    谢霜华与柳茵茵站在大堂里,柳茵茵早就困得不行了,坐在地上,抱着谢霜华的腿,靠在他身上睡。

    听见此话,谢霜华抬起头来,遥遥望了洛月明一眼。

    “我方才听你说,你们店里有高人留下的镇店之宝是什么东西啊我还挺好奇的。”洛月明笑眯眯地从旁道。

    店老板“一百两银子一看。”

    “不住了”裴玄度受不了这个闲气,抬腿就要走。

    洛月明拦道“别啊,不就是银子好说,好说,来,一百两,给我们看看。”

    掏出一百两银票,往店老板面前一拍。店老板这才从抽屉里取出一个锦盒,看起来神神秘秘的。

    苍墟派的弟子身上的钱袋早就丢了,已经准备好睡马厩了,一听这话,纷纷好奇地凑了过去。

    就见锦盒打开,露出一枚被红绸包裹的铜钱来。

    店老板得意洋洋道“看见没这可不是普通的铜钱,这可是得道高人的贴身之物,吸收了日月精华而成的”

    众人面面相觑,也不知是谁率先笑出声来的,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笑得店老板满头雾水,问他们都在笑什么的。

    洛月明边笑边拍着店老板的肩膀告诉他“这铜钱的确是玄门之物,也的确吸收了天地精华。是样好宝贝”

    店老板道“算你有眼光”

    此话一出,众人又笑得前俯后仰的。流火捂着肚子道“什么宝贝啊,这不就是莲池里喂王八的铜钱跟谁家没有似的”

    店老板一听,当即拍着桌面怒道“胡说八道你们你们就是没见过好东西”

    越清规见店老板气得大喘粗气,好心好意提醒道“其实,寻常莲池里放的铜钱,修真门派都会在其内侧纂刻一个敕字,用以区分是普通铜钱,还是许愿铜钱。”

    店老板将信将疑地将铜钱抓过来,迎

    着烛火一看,登时气得更狠了,破口大骂道“我说街头那算命的瞎子怎么那么好心,一千两卖给我,原来是喂王八的铜钱怪不得上回养的狗无缘无故被人药了,这东西根本不管用”

    反正管不管用,这喂王八的铜钱都不值那一千两银子。

    洛月明见这店老板气得浑身发颤,一副宛如风中残烛状,便凑过去,瞧瞧指了指谢霜华,压低声儿道“瞧见没有那是我们的大师兄,修真界称之为绝代杀人狂魔每日生吃一个大活人”

    店老板原是不信的,顺着洛月明指的方向望去,恰好谢霜华一抬眸,宛如琉璃色的双眸寒冷彻骨,当即吓得店老板脸色一白,赶紧正色道“收什么钱这多见外各位爷,还不里面请”

    如此一来,众人这才上了楼。

    苍墟派的弟子们原是想厚着脸皮蹭张床,结果就剩下三间空房了。

    柳茵茵作为众人当中唯一一个女修,理所应当睡一间房。

    接下来就是他们师兄弟四个人分房睡了。

    洛月明估摸着,两个师兄与大师兄本来就不对付,铁定不会愿意同住一个房檐下。

    哪知一问才知,两个人都想跟大师兄挤一间

    裴玄度冷哼道“长幼有序,自然是我与大师兄同住一间”

    越清规面露羞赧道“大师兄此前重伤未愈,我颇懂几分医术。”

    洛月明一听,这他娘的还得了

    倘若大师兄的心魔一上来,管他裴玄度还是越清规,铁定吃得连渣都不剩。赶紧道“那怎么能行大师兄没我不行的,我与大师兄睡惯了呸,大师兄睡我睡惯了,啊,呸呸呸我的意思是,一路上都是我和大师兄同住的”

    裴玄度歪头“那又如何你与他睡得,我就与他睡不得了”

    越清规笑道“是啊,月明,都是同门师兄弟,怎么就只许你与大师兄睡了”

    三人各抒己见,谁也不肯率先屈服。

    谢霜华蹙起浓眉,望着眼前的三个师弟,心想,当初自己究竟是如何想的,居然把这三个东西捡回宗门。

    再一回过神时,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就差

    打起来了。

    裴玄度道“洛月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思有我在一日,就不准你胡来”

    洛月明恼了,总觉得自家的大白菜,一直被野猪惦记着,当即回道“那我也告诉你,今夜我睡定了”

    越清规打中间劝和,卵用没有。

    谢霜华懒得听他们争辩,索性将柳茵茵送回了房里。等折身出来时,下面已经打起来了。

    越清规在底下惊叫“别打了,别打了裴师兄,你别挠小师弟的脸啊,月明,你别扯师兄的头发”

    谢霜华“”

    而后又听见洛月明破口大骂“裴玄度,你心思龌蹉”

    裴玄度骂“你混账”

    “你混账,你混账”

    哐当一声,谢霜华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将房门掩上。外头的叫骂声才小了些。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在外头敲门。

    “进来。”

    门被人从外头推开,洛月明缓步进来,脸上还有些许血痕,一进来就坐在谢霜华旁边,骂骂咧咧道“裴玄度真有病啊,肯定是属狗的,看把我挠的”

    谢霜华抬眸瞥了一眼,见洛月明脖颈处有三条浅浅的红痕,忽然想起这孩子刚来天剑宗的时候,身上可没一块好肉。

    当时裴玄度过来探望,也是很嫌弃洛月明的出身,张口闭口小乞丐。后来有一回山中有弟子私底下议论洛月明的出身,被裴玄度当场撞见,二话不说就将人拽到了谢霜华的面前。要求狠狠责罚。

    这些年来,师兄弟五人的关系不说如何好,但也并非剑拔弩张,非得你死我活不可。

    “他是你二师兄,说了多少次了,不准在外直呼他的名讳。”

    “可现在不是没外人嘛”洛月明凑上前来,见大师兄面前的茶杯空了,赶紧给他倒水,“来,大师兄,一路风餐露宿,心惊肉跳的,赶紧喝点热水,然后我们休息吧”

    这屋里就一张床,不大不小,刚好可以同时并肩躺两个成年男子。

    洛月明现在迫切的想知道,自己到底在上,还是在下。正寻思着大晚上的,上哪儿去整点酒水花生米。

    哪知大师兄竟然

    不解风情到令人发指的地方。

    “你睡吧,我不困。”

    说着,谢霜华准备熄灯了。

    洛月明赶紧道“那怎么能行肉体凡胎的,又不是铁打的。折腾了一路,就是个石头人也累了,大师兄,你快些脱了衣服上床躺着。我会两手捶肩揉背的手法,我替大师兄捏一捏”

    谢霜华抬眸瞥他,露出一副极晦涩难懂的神色来,转而想起当初在地道里种种,醒来时,那一根血藤完全攀附在小师弟体内。就露出拇指大的藤尖。

    小师弟蜷缩成团,涕泗横流,被折磨得神志不清,昏睡中还在呜咽哭泣。

    真真便是那等艳淫无比,媚骨天成之态。当即面皮唰的一下就红了,赶紧低头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