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大师兄的衣裳贵!
作者:萝樱   美人师兄绝不可能入魔(穿书)最新章节     
    鬼婆罗骂那鬼女“你这下贱的娼妇竟然敢带仙门的弟子来鬼女庙看我不将你活活撕碎”

    话音未落,那鬼女连替自己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鬼婆罗探出的手臂撕扯,登时血沫横飞,肢体粉碎,胡乱塞入口中嚼了。

    洛月明觉得恶心,轻微的发出一声“呀”,那双揽他腰的手臂,越发将他护紧。谢霜华道“怕的话就闭上眼睛。”

    怕其实倒不是很怕,就是恶心。他忍不住抬手掩了掩唇,见大师兄神色如常,坦然自若得很,便郁闷的想,大师兄果然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男人。

    鬼婆罗手中摇着一盏漆黑的铜铃,其上刻满密密麻麻的符咒,宛如鲜血蜿蜒流动煞是可怖。

    现在剧情已经脱离了洛月明的认知范围毕竟他实在没看过鬼女庙这段。

    好不容易等腿上的麻劲儿一过,便跳出谢霜华的怀抱,一招长剑,二指捏着明火符。

    二话不说,嗖嗖几张贴了过去,哪知这鬼婆罗也不是吃素的,摇动着手里铜铃,嘴里咿咿呀呀念念有词。

    洛月明虽没听懂这婆娘在嘟囔个啥玩意儿,但他深刻清楚的明白,不能放任敌人念完咒语,见明火符没用,便从乾坤袋中掏出驱魔符。

    手腕一震,极是风流潇洒的夹在指缝间,那点点萤火,映得他眉眼如画,煞是清灵骨秀。

    正要在谢霜华面前不动声色地耍个帅,可驱魔符还没砸出去,便听耳边轰隆一声,那鬼婆罗就被一道金光闪闪的符咒狠狠打中。

    身子重重摔飞出去,砰将身后的鬼女石像撞碎开来,一时间飞沙走石,烟尘四起。

    再一能视物,只听一阵诡异的铃响,那铜铃啪嗒一下,落入谢霜华的掌心,转得飞起,阴风刮得那袭雪衫猎猎作响。

    洛月明愣了愣,方才压根没瞅见谢霜华掏符咒啊,这是怎么做到的

    很快,他便知道了。

    真正牛叉的人,是不需要黄符朱砂的。

    谢霜华咬破手指,以指为笔,以血为墨,凭空画符,灵气催动,威力竟然如此之大

    尴尬地将没砸出去的黄符往回收,洛月明暗暗想,英雄简直无用武之地

    啊

    余光瞥见地上跪的几排阴天姬,各个身披红纱,肤白貌美,体型妖娆,此刻正瑟瑟发抖,粗重漆黑的锁链,紧紧套着她们的脖颈。那是奴役她们的工具。

    按理说,阴天姬不算害人性命,因为她们吸取的是死人的阴元。死都死了,还能再死到哪里去。

    简单来说,就是同尸体在一处交合,生前死的凄惨,死后又化作鬼女,受鬼婆罗控制,其实也挺可怜的。

    洛月明略一思忖,提剑便上。

    那些个阴天姬见状,吓得更狠了,跪着往后倒退,铁链子叮当乱响,洛月明知晓这种铁链不是寻常的玩意儿,据原文里说,是用魔族人的脊梁骨制成的,异常坚硬。

    若没有钥匙根本开不了锁,倘若有外界力量强摧,套着阴天姬脖颈的锁链,立马会生出密密麻麻的倒刺,能生生将她们打得魂飞魄散。

    因此,洛月明并不敢轻举妄动,而是轻声道“你们别怕,我们是天剑宗的弟子,那位白衣公子,便是天剑宗的大师兄,他很厉害的。”

    众多阴天姬生前死后,都受人奴役,想来从未有人如此温声细语地同她们说话,更别说是玄门弟子了。

    玄门弟子就算出来玩,也万万瞧不上她们的。

    也许生前听说过天剑宗的威名,知晓天剑宗不是那种旁门左道,以及洛月明看起来很是面善,便不那般害怕了,可仍旧瑟瑟发抖。

    “我问你们,钥匙藏在哪里”洛月明半蹲下来,又问,“是鬼婆罗的肚子里,还是脊梁骨里,或者藏在了别的地方,你们同我说,我去取。”

    她们面面相觑,常年累月受鬼婆罗控制,稍有反抗就是一番毒打,因此无人敢开口,洛月明耐心的等着。

    终于有一个阴天姬开口了,满口咿咿呀呀的。

    洛月明实在听不懂鬼话,只好比划着手势。

    这才知道钥匙果然在鬼婆罗的肚子里。

    回身一瞧,谢霜华一剑自鬼婆罗的腹中穿过,他当即跳了过去,大声道“等等,等等,大师兄待我先取个钥匙”

    谢霜华果然停住了,什么话都没有问,直接来了句“快点。”

    洛月明点头答应,怕着鬼婆罗使坏,再把钥匙熔在体内了,一剑自其肩胛上穿过,

    狠狠钉在石墙上。而后琢磨着,到底要开膛破肚取钥匙,还是怎么着。

    谢霜华收回策问,定定地看他“要不要帮忙”

    “不必,”洛月明摇头,余光瞥着谢霜华身上一尘不染的雪衫,怕弄脏了去,便觉得还是来点温柔的吧,小声嘟囔着,“大师兄这身衣裳贵。”

    遂挽起长袖,将手臂硬生生地自鬼婆罗的口中塞了进去,在其肠胃中来回摸索。

    谢霜华蹙眉,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又道“要帮忙么”

    “不用”

    洛月明觉得谢霜华穿得太干净了,天剑宗的弟子服,其实都是以白,蓝,青三色为主的,大师兄偏爱白色,遂常穿一身雪衫,而其余人,则是穿青蓝两色多些。

    还有一方面原因,谢霜华的一袭雪衫,整个修真界,无人出其左右。

    大师兄太干净了,不太忍心弄脏。

    洛月明觉得自己和谢霜华还是有差别的。

    谢霜华的经历即便再凄惨不堪回首,但起码曾经风光无限过,可自己呢,穷困潦倒,生前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他并不是生来就是个捡破烂的,实在是家里太穷了。爹妈是包办婚姻,一生下他,就各自寻求真爱去了。跟奶奶相依为命。后来连奶奶都过世了。

    幼年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后来长大了,才收起了破烂,至于上学,的确是上了几年,但后来实在没那条件,穷人能吃饱穿暖就很不错了。

    不知道为什么,洛月明突然之间有一点点的自惭形秽。觉得倘若不是因为谢霜华是个天生炉鼎体质,那么自己此生,就是追断了腿,恐怕也碰不到他的半片衣角吧。

    眸色就不由自主黯然了几分,谢霜华将他的情绪变化尽数收入眼底,心尖鬼使神差的一颤,正要开口。

    便见洛月明面色一喜,将一把钥匙掏了出来,大声道“我找到了”

    谢霜华“”可能是他想多了吧。

    抬眸一瞥,瞳孔微不可寻的猛然一颤。

    少年的手臂白皙干净,手掌骨节分明,紧紧攥着一把黝黑的钥匙,鲜血顺着指缝低落在地,触目惊心。

    如果没看错的话,洛月明方才掏钥匙的时候,误将鬼婆罗的肠子都掏了出来,此刻宛如搁浅的鱼,还

    瑟缩着跳动。

    少年很显然也是很害怕的,额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水,脸色和唇角发白,微微哆嗦着,还故作镇定地往后退开,背着谢霜华擦拭手掌,甚羞赧地笑“大师兄,你别嫌我脏,我只是”

    只是想救可怜的阴天姬们,又不想弄脏谢霜华身上的雪衫。

    不过也没什么可解释的。谢霜华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洛月明走上前去,望着瑟瑟发抖的阴天姬们,半蹲下来晃了晃手里的钥匙“你们别怕,我不会伤害你们的,我现在就给你们解开锁链。”

    谢霜华的目光一直紧紧盯在洛月明的身上,没有半分错开,甚至没有阻止,算是变相的默许了。

    便听咔嚓一声响,洛月明解开了锁链,许是为了方便与那些死鬼男人交合,这些女孩子们身上的衣衫都很单薄,若非长发披散,其实根本遮掩不住什么。

    洛月明略一思忖,心想,人和鬼穿的衣裳肯定是不一样的,现在出门去找扎纸人的店铺,很显然来不及的。而且无奸不商,这个时辰肯定要坐地起价,实在不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