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所有人都逃不开的真香定律
作者:萝樱   美人师兄绝不可能入魔(穿书)最新章节     
    他们头一回听到这种说辞,竟都忍不住勾起唇角,越清规笑着道“好好好,咱们小师弟饿了,谁身上有干粮,快些拿出来给他吃。”

    一问之下,谁的乾坤袋里都没有。洛月明又很羞赧地道“不必了,我自带了。”

    而后便抱着乾坤袋,又确认一遍“二师兄,三师兄,你们辟谷了吧”

    两个人点头。

    洛月明又道“真的辟谷了不用吃东西的吧”

    裴玄度不悦道“辟谷了,辟谷了再要多问,便将你丢出去谁要吃你那点烂东西”

    越清规微笑着道“小师弟,别怕,师兄们早已辟谷,你年纪小,饿了就吃吧,无人责怪你。”

    如此,洛月明这才放下心来。

    故意同谢霜华挤在一处。

    坐在火堆前打开乾坤袋翻找,不一会儿就摸出了几个硬梆梆的饼子。

    这玩意儿太硌牙,不好吃的。洛月明埋头翻兜兜,谢霜华坐在一旁打坐,冷不丁就听旁边的少年笑道“啊,找到了”

    裴玄度见他居然还随身带了个小瓦罐,蹙着浓眉道“月明,天剑宗少你吃喝了你怎么跟八百年没吃过饭似的大师兄平日里,都让你饿肚子的”

    洛月明睁大眼睛晃了晃手里的小瓦罐,一本正经道“这可不是普通的小瓦罐这是我自己炼制的法器,可以收邪祟的”

    裴玄度很显然不信,嗤笑道“大师兄那般风华无双,竟调教出你这么个顽劣东西出来。”

    顽劣东西哼了哼,以牙还牙“师兄说错了,我可是师尊的徒弟,不是大师兄的徒弟。”

    裴玄度被他呛了一声,欲要斥责,越清规忙道“小师妹还在睡觉,有什么事,等明日一早再说吧”

    正好洛月明懒得跟裴玄度打嘴仗,心想,是时候培养培养感情了。

    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先要捅到他的胃呸呸呸,征服他的胃。

    于是将瓦罐往火堆上一放,就地取材,打外头薅菜,什么蘑菇啊,荠菜啊,薅了一把回来,然后取出水囊清洗。

    用匕首剁碎了,放在锅里炖,加上点特制的调料。大火熬一熬,香气立马就出来

    了。

    洛月明偏头笑眯眯地道“大师兄,你也吃一点吧”

    谢霜华眼皮都不掀“我不饿,你吃吧。”

    洛月明好言相劝“大师兄,吃一点吧此地的邪祟不知还有多少,好歹吃一点吧”

    谢霜华不为所动。

    洛月明暗想,修无情道的人便是这样,冷冷淡淡的,活像是欠他两个亿。

    又想起先前在鬼楼,可可怜怜的大师兄,居然被观音煞那不要脸的龌蹉东西调戏了,心里肯定接受不了。

    于是起身往外走,裴玄度从后面叫住他“你去哪儿此地尚有邪祟,你修为不高,若是遇见了邪祟,能活吃了你”

    其实若几个人正儿八经地比较,谢霜华的实力肯定是天花板,裴玄度与越清规平分秋色,而洛月明实则修为不低。

    原主偏爱扮猪吃老虎,遂众人才误以为他不行。

    洛月明连头都不回地摆了摆手“小解。”

    两个字成功让裴玄度闭了嘴。

    外头冷飕飕的,月明星稀,远处是稀疏的山脉,隐约可见林中跳跃的阴绿的鬼火。

    洛月明寻了个风水宝地方便,望着头顶的弦月发呆。

    经历过鬼楼里的事情,他深刻明白一点。

    修真界弱肉强食,没有实力到哪儿都得挨打。

    虽然说谢霜华很靠谱,但男人的心,海底的沙。同书里的人,不能讲感情,否则十个亿不就泡汤了

    等想清楚这点后,洛月明缓解了情绪,又回到破庙。

    可一进破庙他就傻眼了。

    那一锅粥已经被瓜分完了,裴玄度和越清规一边喝,一边说好香,谢霜华比较矜持,端着白瓷碗,小口小口喝粥。

    最夸张的是柳茵茵,她抱着大瓦罐,把头埋在里面,用粉色的舌头舔舐着残留的粥,一副还没吃够的样子。

    可就在不久前,她还偷偷吃了半只烤鸡。

    洛月明“”

    洛月明“”

    洛月明“”

    啊,啊,啊贱人,贱人,贱人

    把他的粥喝完了

    他自己连一口都没喝

    啊啊啊啊啊

    见他进来,几个人都颇为尴尬。裴玄度放下吃干净的碗,沉声道“月明,你的厨艺不错,什么时候学的”

    洛月明“

    ”去你妈的。

    越清规喝完最后一口,满脸意犹未尽“月明,此前未曾听说你会厨艺。”

    洛月明“”干你大爷的。

    在煮粥之前,他分明,分明问过这两狗东西了,而且确认了两遍,两遍,两遍

    是他们亲口说,辟谷了,不用吃饭的。

    不过就一会儿工夫,粥,就神他妈的,没了。

    洛月明只觉得一口气血蹭蹭蹭地往上窜,捋起衣袖冲上去要干仗,直到听见谢霜华道“抱歉,喝了你的粥,下回,师兄还你。”

    洛月明的那点心头火,又簌簌灭了。

    觉得自己的心胸就是那无垠的草原,不能因为一锅粥,就跟个疯婆子似的互扯头发。

    更何况是大师兄喝的,嗯。没事了。

    “阿月,这个好好喝啊,等回山了,你能不能每天给我煮一锅粥”柳茵茵从瓦罐里抬起头来,那瓦罐比牛舔的还干净,用舌头把沾唇边的残渣舔舐干净,“如果你没空的话,两天煮一次也行,三天也行”

    见洛月明不吭声,柳茵茵赶紧又道“七天一次也行阿月对我最好了”

    洛月明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没有依靠无敌的人格魅力,掳获小师姐的芳心,竟然因为一锅破粥

    简直是对他人格魅力的侮辱,轻视,践踏

    “我的双手是用来除魔卫道,保护天下苍生的,怎能拘泥于小小的厨房你看我长得像天剑宗的小厨子吗”

    柳茵茵苦着脸叹气“那就没办法了,等回山了。我就告诉爹爹,爹爹平日最疼我了,大不了就是打断阿月你的腿,把你关在厨房里,你不做饭,就不放你出来。”

    洛月明“”

    最毒妇人心啊果然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闺女

    虽然说,柳茵茵不是柳宗师亲生的,但恶毒却一脉相承。

    裴玄度的脸色稍缓,很难得地替他说话“师妹,不得放肆,月明虽然修为不高,但他天资聪颖,只要严格教导,日后必成大器。”

    洛月明心道不严格教导,我此刻已是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