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如何不敢见观音
作者:萝樱   美人师兄绝不可能入魔(穿书)最新章节     
    一剑刺通天花板,谢霜华将人揽得紧紧的。

    洛月明心里一个卧槽,暗想大师兄这臂力可以啊。

    地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血块,和数不尽的蛆虫涌动,他嫌恶心,跟条蛇似的,手脚下意识缠紧大师兄。

    两人是正面相拥,如此一下,那两条不安分的长腿,不偏不倚地缠在了大师兄的腰上。

    谢霜华很明显身子一僵,蹙起浓眉,眸中泠光闪烁,压低声儿道“月明不得放肆”

    洛月明只觉得脑子懵懵的。不得放肆四个大字,就跟缕风似的,噗嗤散了。

    长这么大从来没有遭遇过这么恶心的事情。远比什么贞子从水井里爬出来啊,咒怨里的伽椰子从小阁楼里爬下来还吓人。

    最起码贞子和伽椰子,都是电视里的。脑袋往被子里一蒙,啥都看不见了。

    可眼下的场景,却是真实的。洛月明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此刻的心情,就想挖个坑把自己先埋一会儿再说。

    就是那么鬼使神差的,两手不知廉耻也根本不听使唤,撕拉一声,扯开了谢霜华的衣领,入目一片雪白,根本来不及欣赏大师兄的皮肉,他赶紧把头脸往人家衣领里埋。

    谢霜华“”

    谢霜华“”

    谢霜华“”

    待他终于反应过来,小师弟在做什么的时候,洛月明已经成功的把整颗脑袋都塞入他的衣衫中。

    饶是再清冷的性子,也经不得他此等撩拨。谢霜华当即厉声呵斥“月明”

    “啊”

    宛如惊弓之鸟一般的洛月明刚“啊”了一声,脑袋就重重磕了一下。

    揽着洛月明腰肢的手一松,他整个人便失重般跌落下来。

    谢霜华恼羞成怒,竟失手将人松开,不过瞬间,他又清醒过来,伸手一抓,刚与洛月明的手擦肩而过。

    眼看着小师弟就要跌入一片血海中,谢霜华忙要唤钧天,可钧天在柳茵茵那里,倘若将钧天召来,难保柳茵茵不会有危险。

    便是这瞬间的迟疑,洛月明便跌落下去,可预料之中的疼痛便没有席卷全身。

    那本该逃离的观音煞,不知何时再度现身,将他接了个满怀。

    不

    着寸缕的身子,紧紧贴着洛月明,伸出鲜红的长舌舔舐着他的耳垂,极魅惑道“既然你大师兄不要你,那你便从了我吧。”

    洛月明被这一系列事情弄懵逼了,耳边嗡嗡作响,眼前很快一片血红,在意识消散得最后一刻,听见的是谢霜华极怒的呵斥“你敢动他”

    再多的他也听不真切了。

    便见观音煞飞速附身,洛月明整个人便飘浮在半空,衣衫瞬间飞灰甄灭,墨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白,一直蔓延至脚踝。

    周围血色浓郁,隐约还能听见清脆的金铃声。谢霜华赶紧偏头,神色一沉。

    下一瞬,洛月明便飞了过来,身子柔软惊人,眉心的那抹朱砂红得烈烈如焚,如火如荼。

    明明是少年的身体,竟在观音煞的作用下,成了此番男身女相

    更加可怕的是,洛月明丧失了所有意识,缠上谢霜华之后,探出鲜红的舌尖,宛如灵蛇吐信,舔舐着谢霜华的耳垂。

    那神态妩媚至极,比魔界的艳姬也不差什么,一双眸子春溪照影般杂糅着几分媚色,偏偏又生得有几分清秀,便是那种既纯又欲之态。

    谢霜华根本不敢瞧他,只觉得浑身的皮肉一阵阵的发烫,连皮肉下的血管,也不受控制地暴了出来,热血逼红了他的耳垂。

    多年苦修无情道,今朝险些受其扰。

    双眸一阖,谢霜华低声诵读清心咒,以期能解了心头难平的气血。

    耳边忽传来一声低笑,那双玉臂环绕着他的脖颈,略带戏谑地调笑他“谢霜华,你为何不敢看我”

    为何不敢

    自然是不敢

    谢霜华仍旧未睁眼,只是眉心蹙得更深了,因为极力克制,脖颈处的青筋都夸张的暴了出来。冷汗珠顺。

    从未想过,苦修无情道多年,能乱他心神的,非但不是女子,反而是一手教养长大的师弟

    “你不敢看我,可是心中有我”

    谢霜华倏忽睁开眼来,入目便是那张芙蓉欲泣,月下海棠般淫艳无比的脸。

    他自是一如既往的自若,抿起一双薄唇,缓缓道“我有何不敢看你”

    洛月明的神色一僵,两只修长的手指点上他的眉心,谢霜华低声念咒,指尖灵力大盛。

    便听一

    声凄厉的惨叫,观音煞不敌他修为高深,狼狈地从洛月明的身上脱离,一转身便遁入一层血雾里。

    “月明,醒醒,月明,月明”谢霜华将人抱在怀中低唤,直到少年恢复了原貌,这才微不可闻地松了口气。

    “唔,大师兄,发生什么事了”

    一脸懵逼,心里没有任何逼数的洛月明缓缓睁开眼来,入目便是谢霜华微红的脸。以及松垮的衣领。甚至是耳垂和锁骨上旖旎的红痕,以及晶莹剔透的涎液。

    他先是一愣,随即道“是不是观音煞”

    谢霜华神色难堪,既不说是,也不说不是。羞愧难当。

    洛月明怒道“你说话啊,是不是观音煞弄的是不是她”

    谢霜华惭愧至极,以为他要兴师问罪,便道了句“是大师兄不好”

    “妈了个巴子的我可去你老娘的观音煞老子都没舍得动的人,被你给动了”洛月明暴怒,一跃而起,满身煞气地一剑削去。

    连听十二声剧响,脚下木板层层崩裂,余威生生将周围陈设催成了齑粉。

    谢霜华“”

    小师弟的修为竟然增进了这般多,难不成,他此前一直在隐藏实力

    还不等他开口,便听从外传来两声怒斥“是何人在此竟然敢偷袭于我”

    “邪祟在何处”

    洛月明猛一抬头,便见两道光芒袭来,轰隆一声,墙壁碎开半座,那两人便在漫天血雾中同时闯入。

    皆着天剑宗的弟子服,前一人高束着马尾,模样生得颇为凌厉,从头到脚透着一股子矜傲,手里提着一条漆黑长鞭,便是二狗比裴玄度。

    旁边一人倒生得较为清秀温润,眉心一点朱砂印,宛如雪地里怒放的红梅,平添了几分妖冶。模样也极为出众,腰间还别着一管紫竹琴萧,见面第一句话便是“月明你怎么样可有受伤”

    此前洛月明仅听见了两个狗比的声音,还没瞅见长相,只是看文时,里面形容三个师兄各有千秋,便连柳茵茵都是那等不可多得的美人。

    眼下一见,这才知晓原著诚不欺我。

    只是原文里谢霜华死后,小师弟如同行尸走肉,将他的尸体抱回云水涧,喝了一夜的闷酒,也守着尸体呆坐了一夜。

    那一晚少年不知经历了什么,一夜白头,竟硬生生地冲破了师尊下的蛊。之后回想起此前种种,展开了疯狂的报复。

    不仅诛杀了恶毒师尊,连两个同样中蛊的师兄都未能幸免,原因便是,这两个师兄竟然敢碰谢霜华。

    在原文小师弟的眼中,哪怕他怎么糟蹋谢霜华,都是他与谢霜华之间的事,外人只要敢动谢霜华半分,必死无疑。

    因此,洛月明其实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两个狗比呸,师兄。

    说他们无辜吧,确实挺无辜的。暗恋师尊无果,还被师尊种蛊,对昔日的同门师兄做出了那种禽兽不如之事。

    说他们不无辜吧,喜欢谁不好,偏偏看上师尊了。看上师尊也就算了,还对师尊之命言听计从,百般无视大师兄的好。

    要知道谢霜华对这两个狗比,可是有过救命之恩。

    也可以说,没有谢霜华,就没有现在的裴玄度和越清规。

    当然,原文里小师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都是一路货色。呸呸呸,贱人

    洛月明很郁闷道“我当然没事,只是,你们为什么不问问大师兄有没有事”

    不管怎么说,摄魂铃里的淫姬跑出来了,谢霜华为他们挡招,多少会受点伤的啊。一点不问不探望,不像话吧。良心不痛不痒的么。

    越清规道“在我们五个人当中,大师兄的修为最为高深,不会有事。”

    顿了顿,他见谢霜华揽着洛月明,面露难色“你们为何要这样”

    还没等洛月明回话,裴玄度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一甩手里的长鞭,其中雷电翻滚“邪祟到底在哪里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等邪祟,竟然能让谢霜华把茵茵丢出去”

    洛月明盯着他这根鞭子,恍惚想起原文里裴玄度拿这玩意儿抽过谢霜华的,当即对他没甚好脸。

    但又想想,现在几个人是一条绳上的飞蛾,谁都跑不掉。

    于是便好心好意地提醒道“二位师兄,你们当心,那邪祟不太好降伏”

    裴玄度冷声道“月明,你跟着谢霜华,修为没什么长进,胆量倒是越来越小。天剑宗的弟子,几时怕过邪祟”

    而后他就被不知道什么东西,自背后狠狠撞了一下,等他转身

    一鞭子扫过去,什么都没有。

    当即脸色铁青地骂“邪祟敢尔”

    越清规倒没说什么。

    被二人这么一打岔,周围的血雾更加浓郁了。刺耳的咔擦咔擦声不绝于耳。

    观音煞隐藏在血雾里,不见去向,洛月明低头看了眼定邪盘,见上面的指针状如疯狗,东南西北转个不停。

    便想着,玄门的法器也不是很靠谱。而后下一刻,谢霜华低声道“月明,童子可开灵眼,你别说话,按照我的吩咐做。”

    洛月明不知道谢霜华靠不靠谱,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转而又想,谢霜华怎么知道自己是个童子的

    来不及多问了,谢霜华压低声道“闭眼,气沉丹田,聚念固元,灵神守一,朗朗太玄”

    实话实说,洛月明听不大懂他在说什么,但依据这具身体的记忆,以及自己与生俱来的高智商,还是挺好理解的。

    身体下意识就作出了反应,双眸一合,眼前非但陷入一片漆黑,反而骤然明亮起来。

    依据着谢霜华的指引,他很快便寻到了观音煞的藏身之处,竟竟立在越清规的身后

    那观音煞的模样越发妖娆起来,鬼气森森的,十根手指布满鲜血,凭空在越清规的胸膛上乱画。

    更更更让人吃惊的是,灵眼一开,越清规的衣衫就宛如透明一般

    一,二,三,四妈的就这小子还有八块腹肌呢

    洛月明冷汗潸然,不敢打草惊蛇,生怕观音煞自身后掏了越清规的心肺。

    耳边又响起了谢霜华的低音“指一个方向。”

    洛月明艰难万状地吞咽着口水,悄无声息地用小拇指着越清规,哪知裴玄度找邪祟是个半瞎,盯他这点小动作,倒敏锐至极。

    当即便听裴玄度道“月明你何故用小指轻视你三师兄”

    妈呀

    洛月明突然睁眼,忍不住大声道“三师兄,躲开观音煞在你后面”

    话音刚落,裴玄度一鞭子抽了过去,缠住了观音煞的一条手臂,比他快一步的,是一柄长剑,几乎瞬间出鞘,冲着越清规飞掠而去,擦着他的耳朵,一剑刺中观音煞的胸口

    洛月明忍不住暗地里感慨,大师兄实在太靠谱了,比亲哥哥还要靠谱啊

    谢霜华左手捏决,低呵了一声破,周围轰隆巨响,血浆崩溅,周围短暂性地亮堂了一下,那观音煞不着寸缕的模样,便尽数呈现在众人眼前。

    越清规受到的冲击力太大,慌忙转身掩面,裴玄度的脸色铁青,身体僵硬地转过头,低骂“竟是观音煞怪不得大师兄将茵茵”

    剩下的话,他未说出口。

    总不能让他自己打脸,说把柳茵茵丢出去的对,丢出去的好极了罢

    再看观音煞,被策问一剑穿胸,美艳的面孔都痛苦地狰狞起来,皮肉迸裂,鲜血直流,还有说不清的红白之物隐约可见蛆虫翻涌。

    这冲击力实在太大了啊洛月明虽然看过不少丧尸片,但最起码最起码没那么多蛆吧。

    当即一阵反胃,差点把隔夜饭都呕出来,肩头冷不丁搭上一只手,将他往身后一藏,谢霜华道“月明,你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