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喜欢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陆修之虽然是笑着问的,但他的嗓音比平时还要低沉两分。

    司怀拿不准这是个普通的疑问句,还是不悦的质问。

    他有些茫然地说“你要不想问也没事。”

    他可以想办法再套套话。

    方道长坐在他们边上研究道天印,隐约听到“村干部”、“事情”之类的词。

    他凑上前,把道天印还给司怀,顺势问道“司观主,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司怀瞥了眼陆修之,没有回答。

    他摩挲着道天印的棱角,反问道“你研究出来了吗”

    方道长摇头,道天印光看外表就是个普通的玉石,除了道天印三个字,没有雕刻任何符文。

    就算再给他几个月时间,也研究不出来。

    方道长的关注点就这么被司怀拉到了道天印上,他忍不住问“司观主,为什么以前没有见你用这到道天印”

    对付那些厉鬼冤魂的时候,司怀除了符纸就是拳头

    司怀哦了一声,没有瞒着他“就是六道观的事情,地府给的赔偿。”

    方道长低头看印,司怀身上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已经有些麻木了。

    短暂地惊讶了一会儿,他问道“所以你也不知道道天印为什么能对付红僵吧”

    司怀“我知道。”

    “是祖师爷保佑。”

    方道长“”

    这借口真是万能的。

    司怀把道天印塞进兜里,见一旁的陆修之站了起来,立马侧身看他。

    只见陆修之走到窗边,开始接电话。

    吃完午饭,众人带上法器符纸,准备上山。

    山脚的警戒线已经拉起来了,几个村干部正在路边挂警告牌,见众人浩浩荡荡的过来,纷纷停下手上的工作,点头示意。

    看见其中的邓元香,卢任停下脚步,问道“昨天带我们上山的兄弟在吗”

    “今天还要麻烦他再领一下路。”

    邓元香摇头“他昨天下山的时候摔了,还在家里躺着”

    卢任“我们这次上山,或许也要到夜里才能下来。”

    言下之意就是得找人带路。

    那几名村干部立马扭头,邓元香也沉默了。

    村长咬了咬牙“我和

    道长们上山吧。”

    司怀扫了他们一眼,看见村长脸上的虚汗,有些奇怪。

    明明有这么多道士在,为什么还怕成这样

    方道长也看出了村长的害怕,递给他几张平安符。

    平安符并没有让村长感到安心,他攥着符纸,走了两步路差点摔了,幸好被方道长扶住。

    山里灵气足,走到山腰时,村长才平静了一些,他擦了把脸上的汗,走上一条小路“去山顶的话,这条路更快一点。”

    越往山顶,灵气越足。

    司怀眯了眯眼,书包里的桃屋也呆不住了,探出脑袋东张西望。

    刚到山顶,突然有人开口“那树边是不是有个坟”

    众人望过去,看见了一个用水泥浇筑成的圆柱形的坟包。

    村长咽了咽口水,解释道“那是老邓家的小孙子,白血病,半年前去世了。”

    司怀撩起眼皮,坟是灰白色的,表面只有浅浅的磨痕,周围没有杂草。

    太新了。

    不像是半年前的。

    他随口问“村里没有公墓吗”

    说到公墓,村长叹了口气“村里没有,镇上有,但是要好几万块钱,老邓家为了这个小孙子都快把家底掏干净了”

    他顿了顿,摸了摸兜,掏出两颗糖“道长,我能去拜一拜吗”

    卢任当然不会拒绝这个请求,让村长去祭拜,其他则稍作休息。

    村长把糖放在地上,拜了两拜,正要转身离开,忽然听见坟后响起了刺啦刺啦的声音。

    像是野猫野狗在坟上磨指甲。

    村长快步走过去,嘴里还念着“呿呿呿”,想要把他们赶走。

    他越过一旁的大树,看见坟边的白毛,立马捡起地上的石头砸过去“去去去。”

    石头正中白毛。

    白毛抖了抖,忽地伸出两只长着毛的胳膊,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

    他身后的坟咔嚓一声,露出一个大洞。

    “啊啊啊啊啊”

    听见动静,离得最近的几名道长立马冲了过去。

    “是白僵”

    “玉清始青,真符告盟,推迁二炁,混一成真”

    灰袍道士掏出五雷符扔了过去。

    雷电劈在白僵身上,白僵动作一顿,飞快地往山下跑。

    “道友,继续啊

    ”

    “我就这么一张五雷符。”

    司怀快步上前,拿出一叠天猷符,扔向白僵。

    白僵是初化僵的僵尸,扛不住雷电,一叠天猷符砸下去,陡然倒地。

    他浑身上下的白毛逐渐消失,变成一具普通的尸体。

    司怀走近,是个小孩。

    他转身看向村长。

    村长跌倒在地上,双眼发直,愣愣地看着这具尸体。

    “村长,你没事吧”方道长走过去,扶起村长。

    村长满脸是汗,眼睛依旧直勾勾地看着地上的尸体。

    司怀盯着他看了会儿,走到他边上,指着小孩的尸体,懒懒地问“知道那叫什么吗”

    村长嘴唇抖了抖,颤巍巍地开口“僵、僵”

    司怀继续问“这玩意儿山上还有多少”

    村长“我、我不知道。”

    司怀“真的吗我不信。”

    “”

    村长苦着脸“我、我真的不知道。”

    司怀冷笑“这小孩的坟不是你们新弄的”

    村长怔了怔,没想到司怀居然看出来了。

    “你、你”

    “什么新建的”方道长听得迷迷糊糊。

    司怀面不改色地瞎编“这坟是前不久才弄的,因为村长和那几个村干部一起在炼僵,还让他们去害人,死的人有点多了,瞒不住了,这才意思意思找了个道士来”

    方道长听懵了,震惊地看着长相淳朴的村长“所以你是故意害师叔”

    司怀“”

    村长连忙说“不、不是的,我家几代都是农民,怎么会知道炼僵”

    司怀哦了一声“看来你还有个师父。”

    村长“”

    “你害了林道友”

    “王道友现在还在医院里。”

    “难道你们是六道观的人”

    “先抓起来,别让他跑了。”

    看着群情激奋的道士们,司怀沉默了。

    这都相信

    司怀拍拍方道长的肩,低声说“是我误会你了。”

    “不止是你一个人傻。”

    方道长

    眼看这些道长要把自己送去警局,村长抹了把脸,只好说出真相。

    “前两年村里收成不好,要么旱灾,要么暴雨,有几户人家都吃不上饭

    ”

    方道长皱眉“所以你就用他们的尸骨炼僵”

    村长“不、不是。”

    “我们凑了点钱,找了个道长看风水、算命。”

    “道长说村子的风水不好,今年的收成只会更差,除非、除非把去世的人都葬到山上,献给神仙,不能火葬,直接土葬。”

    听见道长,众人心里咯噔一下。

    果然是有人要炼僵。

    司怀皱眉“这种屁话都信”

    村长顿了顿,叹了口气“实在没办法了。”

    “这法子也不收钱。”

    “而且今年土葬了老李家的两兄弟后,地里的菜真的长得比以前好”

    “直到前段时间,山上闹出了人命,我们一开始还以为是野猪,一起上山,结果、结果,”

    想到当时僵尸吃脑的场景,村长手都有点抖,缓了会儿,才继续说“结果就看见又有人死了。”

    “我们想去找那个道长,可是找不到了,只好找了一个神婆,神婆说是毛僵,只有挖小儿坟能压制,老邓家小孙子的坟,我们也挖了。”

    “挖完了所有小儿坟,结果又有人死了,元香那丫头说认识一个厉害的道长,这才求上了成济道长”

    众人沉默了,一时间没有人说话,觉得这村长可恨,又觉得他可怜。

    良久,卢任开口问“你们葬了多少人”

    村长比了个手势“就三个人。”

    众人稍稍松了口气,提着的心却没有放下去,邓家村三个人,那么其他村,其他地方么

    司怀问道“你找的那个道士叫什么名字”

    村长摇头“只叫他张天师,好像是在云游四海,我也是凑巧才撞上的。”

    司怀皱了皱眉,这座山灵气充沛,不可能是巧合。

    “其他村子有葬在山上的么”

    村长点头“有的,但是有没有火化就不清楚了。”

    “先下山吧。”

    卢任开口道“我去联系警方,了解一下死亡名单。”

    暂时没有其他事情要做,众人先离开了邓家村。

    卢任和方道长去医院看师叔,司怀和陆修之则先回酒店休息。

    司怀洗完澡,从洗手间出来,看见陆修之在阳台上抽烟。

    他半倚着围栏,骨节分明的手指夹

    着一根烟。

    灰白的烟雾缓缓向上,陆修之的侧脸显得朦胧了几分。

    司怀看得一愣,大和尚居然还抽烟

    陆修之吐出一个烟圈,掐灭烟,沉默地走进洗手间。

    直到里面的水声响起,司怀才意识到一件事。

    他们好像一下午都没有说过话

    大和尚这是生气了

    司怀一脸茫然。

    他呆滞了一会儿,给董大山打电话。

    “喂”

    听见董大山的声音,司怀慢吞吞地说“陆修之好像生气了。”

    电话那端安静了很久,响起董大山诧异的声音“生谁的气”

    司怀“应该是我的吧。”

    应该

    董大山“为什么生气”

    司怀更茫然了“不知道啊。”

    董大山“你做了什么”

    司怀“我什么都没做。”

    董大山想了想“那你哄哄吧,说点情话什么的。”

    司怀听见情话两个字还愣了会儿,他这辈子都没有说过情话。

    “要说什么”

    “我喜欢你,我爱你之类的”

    “你再加点比喻句,浪漫点的,最主要是走心”

    司怀哦了一声,这话说了和没说一样。

    他挂掉电话,上网搜了搜情话。

    你不用多好,我喜欢就好。

    我喜欢你,战得胜时间,抵得住流年,经得起离别,受得住想念。

    我喜欢你,在所有的时候。也喜欢有些人,在他们像你的时候。

    满屏的情话,看得司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念了一句“我喜欢你,像整个世界森林里的老虎全都融化成黄油。”

    什么玩意儿

    司怀往下划了划,鸡皮疙瘩没消,胃部还隐隐不适。

    他忍不住嘀咕“真的有人喜欢听这些话”

    咔哒一声。

    洗手间的门开了,陆修之裹着浴巾,水珠顺着发梢往下落,浑身上下都沁着水汽。

    司怀看着他,嗓子有点发干。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陆修之瞥了他一眼。

    司怀脱口而出“我喜欢你。”

    陆修之脚步一顿。

    司怀刚才看过的那些比喻句一下子都想不起来了。

    他绞尽脑汁,干巴巴地说了四个字“视如己出。”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审核一直不通过所以有个提醒审核的括号

    小天使们可以忽略

    中的情话和司怀一样是百度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