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何德何能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我怎么对你了

    司怀茫然“你不是想看看祖师爷么”

    “是啊,我就是想远远的看一眼,完成自己一桩心愿,”年轻男鬼抹了把脸,幽怨地说,“您、您居然想要我的命”

    司怀

    谁要你的命了

    司怀愣了会儿,慢吞吞想起来一件事。

    好像普通道观不允许阴魂进入。

    道观寺庙都有神灵庇佑、护法,有些道观寺庙甚至还有灭鬼驱邪之类的阵法,擅闯着格杀勿论。

    阴魂只能在外围徘徊,不会进去。

    年轻男鬼会误会不是没有道理。

    司怀顿了顿,解释道“咱们道观和别的道观不一样。”

    年轻男鬼“咱们道天观对自己人,不是,自己鬼下手吗”

    司怀“祖师爷对所有生灵一视同仁。”

    “不论阴魂还是精怪,祖师爷都一碗水端平。”

    年轻男鬼狐疑地看着司怀“真、真的吗”

    司怀瞥了他一眼“骗你能赚钱吗”

    “”

    年轻男鬼站在原地,看着司怀的背影。

    他现在是鬼,再死一次就真的没了。

    司怀走了几步,余光瞥见年轻男鬼还站在外面,犹犹豫豫地看着祖师爷的牌位,看起来很像上香的样子。

    是个胆小的鬼香客。

    司怀脚步顿住,把小青叫了出来。

    小青睁着双乌溜溜的眼睛,仰头问司怀“司怀,怎么了”

    司怀指了指外面的年轻男鬼“哝,那个大哥哥想拜拜祖师爷。”

    小青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纳闷地问“那他为什么不进来”

    年轻男鬼怔怔地看着院子里的小青,惊呆了,相信了。

    鬼真的能进去

    他试探地往前走了两步,迈进院子的刹那,不仅没有任何不适,反而有种如沐春风的感受。

    年轻男鬼连忙走到司怀面前“司观主,对不起啊,我刚才误会了”

    司怀嗯了一声,对他说“既然来了,顺便给祖师爷上柱香吧。”

    年轻男鬼摩挲裤腿“我、我现在这样也能上香吗”

    “可以啊。”

    小青点点头,领着年轻男鬼走到祖师爷面前,递给他三炷香。

    是实物。

    年轻男鬼小声说“这个我可能摸不到。”

    中元节鬼门关大开,但是因为地府高层变动,改了不少规定。

    现在能从冥界出来的阴魂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不是每个阴魂都能到阳间来。

    到阳间的鬼只能单纯的看看自己留恋的人事物,触碰不到任何东西,也无法插手。

    小青眨了眨眼“为什么你不是有手吗”

    说完,小青直接把香塞进年轻男鬼手里。

    年轻男鬼低头,看着掌心的三炷香,有些难以置信。

    他居然摸到了

    年轻男鬼捏着香,敬畏地看着刻有道天天尊四个字的牌位,闭上眼睛,虔诚地祈祷

    “道天天尊,我叫李务,生前一直没有机会亲自过来,没想到死后还能完成一桩心愿,希望您能保佑我的家人朋友们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司怀看了眼香火,烧得挺旺。

    祖师爷挺开心的。

    他没有打扰这位香客,转身进屋。

    李务轻声念了好一会儿,把香插进香炉。

    不止香,香炉他也能碰到。

    李务恍恍惚惚地转身,只见一旁的石头上趴着一只红冠大公鸡,绿豆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他试探地喊了一声“chi”

    chi一动不动。

    李务看了眼自己的手,走到chi面前,想要摸一摸。

    没有摸到,他的整只手都插进了chi的身体里。

    李务“”

    “咯咯咯”

    chi尖叫一声,低头啄向李务的手。

    居然能啄到

    还挺痛。

    李务更恍惚了。

    他恍恍惚惚地离开,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不少阴魂,从地府出来的阴魂都各有目的,连眼神都没有给他,而在阳间生活的阴魂们则站在角落里,打量这些新来的阴魂,颇有兴致的聊天。

    看见李务恍惚的模样后,他们小声嘀咕

    “这鬼怎么了”

    “傻了吗”

    “不会是亲人搬家了找不到地方了吧”

    “去年有几个找不到家的直接蹲在路边哭了呢。”

    他们的声音不小,李务听得一清二楚,他停下脚步,扭头对角落的鬼说“我刚刚去道观上香了。”

    几个鬼对视一眼,面露同情“年纪轻轻死了就算了,怎么还傻了

    呢。”

    李务“”

    “我说的是真的,你们知道道天观吗”

    道天观在阳间出名,在阴间更出名。

    “当然知道啊,道天观那么出名。”

    “我听焦昌市的鬼亲戚说,阴差来了都得对道天观观主恭恭敬敬。”

    “何止啊,黑白无常亲自来都给他鞠躬行礼。”

    李务“我刚刚就在道天观上香了。”

    其中一个缺胳膊的阴魂上下打量李务,见他这会儿正常了,不像个傻子,忍不住问“真的假的”

    毕竟道天观和地府关系匪浅,阴魂能上香这种事情也不是不无可能。

    李务连忙说“真的啊,你们不信可以自己去看看。”

    阴魂们半信不信“道天观在哪儿啊”

    陆家

    洗漱完,司怀发现陆修之不在房间里。

    他随手拿了块毛巾,擦着头发走向书房。

    门被推开的刹那,陆修之眼皮跳了跳,手一僵,缓缓合上正在看的书。

    司怀没有注意到他不自然的神情和动作,见他这么晚还在看书,好奇地问了句“在看什么”

    陆修之沉默片刻“佛经。”

    司怀哦了一声,对他说“今天我在我房间睡。”

    自从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他都睡在陆修之房间,偶尔才会自己房间睡觉,最近更是天天和陆修之腻在一起。

    怕陆修之多想,司怀随便编了个借口“再夜夜笙歌下去,我就被你弄坏了。”

    “今天晚上养养花。”

    陆修之指尖顿了顿,反应过来他要养什么花。

    司怀又补充了一句“你也攒一攒。”

    “养精蓄锐。”

    “”

    陆修之放下手里的双修功法,走到司怀面前,拿过他手里的毛巾,帮他擦头发“头发吹干再睡。”

    司怀靠在门上,慢吞吞地说“我还不睡,再画会儿符。”

    陆修之嗯了一声,等司怀湿哒哒的发丝差不多全干了,摸了摸他的头,低头在额角落下一吻。

    “早点睡。”

    “嗯。”

    司怀舔了舔唇,勾住陆修之的脖子,狠狠地亲了口。

    “晚安。”

    司怀回到次卧,这个房间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住了,陈管家定期会换更换床单被子,收拾垃圾,但是其他东

    西不会动,桌上的符纸、朱砂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模样,乱糟糟的。

    司怀拉开窗帘,打开窗户,俯视院子。

    院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人,更没有鬼。

    路边倒是有几个阴魂路过,眨眼间又消失不见。

    司怀托着腮,懒洋洋地画着符。

    没过多久,他听见有外面有轻微的声响。

    司怀望过去,四五个阴魂小心翼翼地走进院子,一齐停下脚步。

    他们震惊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看了看同伴的,接着走到祖师爷面前,双手合十,双眼紧闭,似乎是在参拜。

    其中一个缺胳膊的阴魂拿起了香,手舞足蹈地对伙伴们说了什么,这些阴魂的神情郑重了不少,井然有序地开始排队上香。

    看着袅袅直上的青烟,司怀仿佛感受到了祖师爷的欣喜。

    司怀靠着椅背,双脚懒懒地搁在桌上,对着空气说

    “老东西,你看见没”

    “祖师爷现在香火不断,是人是鬼都在拜,这叫长江后浪推前浪”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到院子里上香祈拜的阴魂不断,一波接着一波。

    可是没有司怀想见的。

    就这么无聊地看着,不知不觉间,司怀眼皮缓缓耷拉下去,趴在桌上睡着了。

    深夜,一阵清风飘过,窗户缓缓关上,空调的温度也高了亮度。

    第二天

    司怀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他慢吞吞地醒过来,意识到自己趴在桌上睡了一晚,腰酸背痛脖子疼。

    缓了会儿,司怀才从符纸堆里翻出手机,是个没有备注的号码。

    “喂”

    “司观主,您好,我是陈样。”

    司怀“谁”

    “陆氏科技的ceo,前几天咱们见过面”

    听见ceo,司怀就想起来了。

    大太监。

    “嗯,有什么事么”

    陈样刚刚开口,电话那端响起了一阵婴儿的哭叫声。

    “不好意思啊,司观主您稍微等一下。”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司怀隐约听见陈样哄小孩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陈样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他压低声音说“司观主,您今天有空吗”

    “我想请您到我家里看一看。”

    “这两天我休假,在帮姐姐带孩子,我侄女刚满一

    岁,来我家后就一直哭闹不停,这不是中元节么,我有点担心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您放心,该检查的我都检查过了,喂过奶,换过尿布,也去医院检查过了,她就是会突然莫名其妙地哭起来。”

    司怀应了一声“有空。”

    “地址给我,等会儿过来。”

    陈样松了口气,把详细地址发给司怀。

    司怀“挂了。”

    陈样连忙说“等一下。”

    他犹犹豫豫地开口“司观主,那个陆总会过来吗”

    司怀挑了挑眉“两个人的话,得加钱。”

    陈样小声说“倒不是钱的事情。”

    “是我何德何能啊”

    司怀“”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不知道要几点

    小天使们明天再看哦

    感谢在2021041923:35:202021042021:49: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木然45瓶;南屏、逸厼、北觅、蚊子喜欢我20瓶;紫陵14瓶;云绯、清新俊逸酷到爆的自己、景元、博肖、角落生物金vv、言笑晏晏10瓶;自由行走的花8瓶;沂水之南6瓶;ay、drraven鸦博士5瓶;啊贝、顾許3瓶;林浅呐2瓶;非洲小紫可能得到红包、抹茶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