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116、拔枪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116、拔枪

    听见“赔”字的时候,方道长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听见“赔功德”三个字,他眼前一黑。

    居然问地府要功德

    司观主你胆子也太大了

    方道长走到司怀身边,轻轻地喊了一声“司观主。”

    司怀瞥了他一眼,挑眉“你也要”

    方道长

    不等他开口否认,司怀扭头对阴差说“你听见群众的呼唤了吧。”

    “我们华国道教协会因为你们工作上的漏洞,受到了很大的损失。”

    “得多赔一点。”

    方道长弱弱地说“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司怀拍拍方道长的肩膀“方道长,做人要知足。”

    “我们只要一点功德修行就行了,元宝这种身外之物就不必在意。”

    方道长“”

    他真的不是要敲诈勒索地府的意思

    阴差呆呆的听着司怀叭叭叭。

    他还没有从功德两个字反应过来。

    功德,顾名思义,功能福德。

    恶尽曰功,善满称德。

    佛道两教,功德都是靠自身修行,行大善除大恶者,几位尊神自然会给予功德。

    像司怀这种主动要的,把功德当成货币、奖励的道士,阴差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

    愣了好一会儿,他慢吞吞地说“司观主,您真会开玩笑。”

    司怀眨了眨眼“我没开玩笑。”

    阴差

    空气十分安静,气氛十分僵硬。

    司怀淡定地说“我知道你做不了主,转达一下我们的意思就行了。”

    我们

    方道长默默地往后退了一步。

    阴差不知道该说什么,恍恍惚惚地点头,带着阴魂们和福德正神离开。

    等他们走了,司怀又拍了拍方道长的肩,竖起大拇指“老方,刚才配合的不错。”

    “你好样的。”

    方道长“”

    沉默良久,他小声问“司观主,你刚才的话是认真的吗”

    “废话。”

    司怀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种事我能开玩笑吗”

    方道长又沉默了,这话听着还怪有道理。

    司怀继续说“咱们吃了这么多苦,总得让地府赔偿点。”

    “打白工是不可能打白工的。”

    他条条有理地分析道“我刚才说要功德,就算他们不肯给,也不可能给我们点元宝应付了事,至少给点类似勾魂链之类的法器吧”

    方道长都听懵了。

    半晌,他幽幽道“只要胆子大,地府都不怕。”

    司怀面不改色,义正辞严“我们遵纪守法、行得正坐得端,怎么会怕地府呢。”

    末了,他看了眼方道长“方道长,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方道长“我只是对鬼神有敬畏之心。”

    司怀拍拍他的肩“你开心就好。”

    说完,他在唇边做了个拉拉链的手势。

    方道长沉默了,一转身,对上卢任狐疑的目光。

    “行云,你做了什么亏心事”

    “师父,你听我解释。”

    116、拔枪

    桃源观除了罗新志,其他几名道士都是挂单道士,并不算是桃源观的道士,只是临时居住在桃源观。

    司怀用勾魂链试了下,他们魂魄是正常的。

    魂魄没有异常,并不能确定他们与六道观无关,道协的人不擅长审问,张会长和警方打了声招呼,警方将几名道士带回去审问调查。

    其他人则留在桃源观善后。

    清理完桃源观内的安魂香、符箓之类东西,焦昌市道协的会长走到众人面前。

    他是个头发花白,年过花甲,老泪纵横地对所有道友说“诸位道友,我近些年身体力不从心,忽视了余湮道教的发展,是我失职了,不然当初桃源观也不会加入道协,幸好住在桃源观的道长们安然无恙”

    说着,焦昌市道协会长颤巍巍的弯腰,似乎是要鞠躬道歉。

    张会长连忙上前扶起他“这怎么能怪您呢,总道协也有不对的地方,十几年前,若是我们谨慎一些,不可能留下观的余孽,再者,如果近些年严格考察加入道协的道观,也不可能忽视了桃源观的怪异之处”

    司怀懒得看他们作秀,见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两个会长身上,没有人注意他们,索性直接拉着陆修之离开。

    走进一旁的玉皇殿。

    陆修之抬眸看他“怎么了”

    司怀小声说“六道观的鬼王还没找到呢。”

    陆修之“”

    听见鬼王,小青冒出头,细声细气地说“司怀,我现在不饿。”

    刚才被福德正神摸了摸头,小青觉得神清气爽,肚子饱饱。

    司怀“那可以留着以后吃。”

    小青恍然大悟,夸道“司怀真聪明。”

    陆修之“”

    他抿了抿唇,正犹豫该如何开口,便听见司怀开始念咒。

    “天晴地明,阴浊阳清,五六阴尊,出幽入冥。”

    是六道观召唤厉鬼阴魂的咒术。

    司怀眼巴巴地看着周围的神像,没有任何反应。

    接着走向下一个殿,药王殿。

    也无事发生。

    他们走遍整个桃源观,在每个殿内都施了一遍咒,甚至连几间卧房都没有放过。

    别说阴魂,连抹阴气都没有看见。

    小青亮晶晶的眼睛逐渐暗淡。

    司怀微微皱眉,拿出勾魂链问道“要不要玩”

    小青点点头。

    司怀把勾魂链给他。

    勾魂链放到小青掌心,瞬间变小,变成适合小青尺寸的大小。

    看着这神奇的一幕,小青一下子被转移了注意力。

    他眼睛又亮了起来,抓住勾魂链的一端,直接咬了上去。

    司怀沉默了会儿,问道“能吃么”

    小青皱巴着小脸“硬。”

    磕牙,不能吃。

    司怀慢吞吞地说“那就别吃了。”

    “磨磨牙。”

    小青点点头。

    陆修之“”

    小青玩的开心,直接把鬼王的事情抛到脑后。

    司怀凑到陆修之耳边,小声问“你说鬼王到底被藏在哪里了”

    “那鬼会不会去搞下一个六六观了”

    对上他乌黑的眸子,陆修之轻声道“或许被罗鸿远、那个老变态吞噬了。”

    司怀

    116、拔枪

    琢磨了会儿,觉得非常有道理。

    “你说的对,那个老变态丧心病狂”

    小青附和道“丧心病狂”

    司怀“说不定商阳的那些鬼都不是鬼王吃的,是他自己吃的。”

    小青“丧心病狂”

    看着这一大一小,陆修之眼里带了丝笑意“嗯,丧心病狂。”

    道协本来是打算明天在六道观做道场,出了桃源观这件事,所有道长们身心交瘁,精疲力竭,张会长便把时间推迟,让大家在酒店修养几天。

    六道观名单上记载的人、鬼都已经抓捕归案,现在酒店是安全的。

    只是余湮的酒店不多,除去上次那家出事的酒店,只剩下另一家三星级酒店。

    司怀懒得排队拿房卡,在大堂内坐了会儿,等前台没人了,才慢吞吞地走过去。

    “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司怀,陆修之。”

    两人的名字在道协名单上,前台小姐看着电脑屏幕,面露难色“不好意思,两位道长。”

    “现在只剩下一间情侣房。”

    司怀哦了一声,问道“情侣房怎么了”

    前台小姐解释道“情侣房只有一张圆床,其他和标间的差别不大。”

    刚才的两位道长听见情侣房三个字,脸直接黑了,她都没来得及解释。

    司怀点头“那就情侣房。”

    前台小姐松了口气“二位不介意就好。”

    “这是房卡。”

    她飞快地递过去房卡,生怕他们后悔。

    “请在这里签下名。”

    司怀接过房卡,指了指陆修之,对她说“我们是夫夫。”

    前台小姐懵了“道、道长还能结婚吗”

    司怀挑了挑眉“还能吃肉呢,吓不吓人。”

    前台小姐“”

    情侣房在顶楼,房间比标间大三分之一,隔音效果也很好,完全听不见走廊的动静。

    司怀放下行李,看着正中央的白色圆床。

    很大、很软,看起来很好睡的样子。

    司怀快速冲了个凉,穿着一条内裤扑到床上。

    比看起来还要软。

    他翻了个身,手肘不知道撞到了什么按钮。

    圆床忽然抖了起来,上下左右地震动,同时,房间内响起了低哑暧昧的音乐声。

    陆修之脱衣服的手一顿,走到床边,寻找开关。

    司怀本来挺困的,被床的震动给震清醒了。

    他一偏头,对上陆修之近在咫尺的脸。

    鼻梁高挺,浅棕色的眸子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温柔了两分。

    司怀看得心痒痒,抬手勾住他的脖子,理直气壮地说“开都开了,不要浪费。”

    “陆先生,拔枪吧”

    作者有话要说司怀决一雌雄

    感谢在2021041119:59:472021041201:03: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dahne璇63瓶;浮尘清欢15瓶;角落生物金vv10瓶;北觅9瓶;艾伦5瓶;张海棋、土豆爱吃马铃薯、胖胖的肥兔子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