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劳斯特索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听到动车外细微的动静,司怀睁开眼,看见了窗户上的黑毛脸。

    它全身上下都长着毛,脸上的毛比身上的毛稀疏一些,勉强可以看清五官,模样有点像人。

    对上司怀的眼神后,它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司怀愣了下,正想让陆修之看看,黑毛脸倏地跳到前面的窗户。

    窗户震了震,前排的李文帅不爽地扭头“什”

    看清窗户上的东西后,他表情一僵,爆发一阵尖叫

    “啊啊啊啊”

    李文帅抓紧扶手,僵硬地扫了一圈,这一节车厢没有其他人。

    除了他,就只有后排的司怀。

    对司怀在。

    李文帅颤颤巍巍转身,紧紧抱着椅背“司、司怀你、你看到窗户上的东西了么”

    “你、你不是道士么”

    “你快收了它啊”

    司怀撩起眼皮,看见乘务员走进车厢,径直走到李文帅身边。

    在座的三人只有李文帅情绪激动,刚才的尖叫声出自谁显而易见。

    乘务员扬起标准微笑“您好,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李文帅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指着窗户“有、有妖怪”

    “赶紧封闭车厢别让他进来”

    乘务员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看到一片漆黑的隧道。

    她维持住微笑,耐心地对李文帅说“您可能是看错了,外面什么都没有。”

    “不可能”

    李文帅扭头,窗户上什么都没有。

    “我刚才看得清清楚楚”

    乘务员“可能是因为隧道内太黑了。”

    “我都说了不是”

    李文帅吼了一声,看向后排“不信你问他们”

    司怀闭目养神,懒得搭理他。

    陆修之眉心微皱,神色不悦。

    乘务员朝着陆修之抱歉地笑了笑,对李文帅说“先生,请您不要影响他人休息。”

    “请您现在看窗外,真的什么都没有。”

    李文帅扭头,窗外山脉连绵,绿树成荫,隐约可以看见几只小动物上蹿下跳。

    的确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幻觉

    不然司怀怎么什么反应都没有

    见他平静下来,乘务员低

    声道“请您好好休息。”

    李文帅坐回座位,视线突然顿住。

    窗外是什么都没有,但窗户上有一圈水珠。

    是因为刚才那个妖怪趴在窗上呼吸

    李文帅的脸色再次变白,咬紧牙关“艹艹艹艹”

    司怀正要睡着,又被他的声音吵醒。

    瞥见这瘦猴紧张兮兮的样子,他有些纳闷,对陆修之说“他们不长得差不多么。”

    “自己猴有什么好怕的。”

    陆修之沉默了。

    他记得这人是司怀的室友,当初向学校举报道天观的那人。

    “你不认识他么”

    司怀茫然“他很出名吗”

    陆修之“不。”

    司怀哦了一声“所以我不认识他。”

    陆修之抿唇“他是你同学。”

    “我同学多了去,全国各地都是。”

    司怀懒懒地说“反正以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陆修之偏头,看着司怀精致的眉眼,第一次庆幸自己的体质。

    否则的话,以司怀的性格,肯定连他的名字都不会记住。

    感受到身旁的视线,司怀歪了歪头,撞进一双蕴满情绪的浅棕色眸子。

    陆修之平常都是冷冷淡淡的神情,很少会在白天表露情绪。

    上一次看见他这副表情是在昨天晚上。

    司怀顿了顿,凑到陆修之耳边,小声说“我宣不动了。”

    陆修之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宣什么。

    “陆先生,你暂时自力更生吧,或者我借你一只手”

    陆修之懂了,宣淫。

    “我不准备做什么。”

    司怀拍拍他的肩,一脸我懂我懂的表情。

    陆修之沉默片刻,忍不住掐了掐他的脸颊。

    “不要总是胡思乱想。”

    司怀唔了一声,想反驳他。

    广车厢内的广播响了起来“各位旅客,列车即将到达余溧站,请在余溧站下车的旅客准备好自己的行李”

    动车缓缓停下,司怀和陆修之走向门口。

    见司怀头也不回地离开,李文帅更加紧张了。

    他东张西望,没有人上车,都是下车的人。

    这节车厢内只有他一个活人。

    李文帅背脊发凉,不敢再待下去,推着行李往外跑。

    他赶在最

    后一秒跑出动车,听着不远处的聊天声,终于有种回到人间的感觉。

    李文帅松了口气,宁愿坐大巴回家也不想一个人坐动车。

    他想看司怀在哪儿,一扭头,瞥见脚边有一只毛茸茸的手,扒拉着月台边缘。

    下一秒,一张熟悉的黑毛脸探了出来,朝他笑了笑。

    “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声划破苍穹,出站的人们纷纷停下脚步,望了过去。

    司怀回头,模模糊糊看见一道黑影从动车旁窜过。

    站在他身旁的大爷推了推老花镜“现在的年轻人啊”

    “怎么胆子一个比一个小。”

    听见这话,司怀停下脚步,和大爷攀谈起来。

    “大爷,您也看见了”

    大爷看了他一眼“那应该是余湮山上的野人。”

    司怀附和地说了句“这儿山上居然还有野人啊。”

    “那可不是。”

    大爷点了点头,骄傲地说道“咱们余湮县,人杰地灵,区区一个野人算什么,还有个出名的百岁村嘞,村里的老人家各个都一百岁以上,身子骨比年轻人还好”

    大爷是余湮本地人,从月台到出站的这段路程,一直在夸余湮,话都不带重复的。

    出了站,大爷终于夸完了,问道“你们是来玩的”

    司怀应了一声,顺势问道“大爷,您知道咱们这儿有什么灵一点的道观么”

    大爷表情微变“你问这个做什么”

    司怀“来都来了,顺便拜拜,保佑我期末考试满分。”

    “你还是学生啊。”

    大爷神情缓和了几分,劝道“年纪轻轻不要信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顿了顿,告诫司怀“玩归玩,别去道观。”

    说完,大爷急匆匆地离开。

    司怀收回视线,大爷的反应是不是有些奇怪。

    道协准备的大巴就在路边,加上司怀和陆修之,道协这次一共派了十五名道士支援。

    等所有人到齐了,开往酒店。

    路上,方道长说起师父和会长这段时间的发现“华国总道协联系了焦昌市道协和警方,总算是找出了点眉目,六道观的确是观的余孽开创的道观,不过他们长记性了,地址隐瞒的很好,张会

    长亲自占卜也没占出来。”

    “警方目前了几个地点,是从神像定制工厂查到的道观,这些道观都不在道协的名单上”

    根据地点分成五组,司怀、陆修之和方道长一组。

    抵达酒店后,方道长对众人说“道友们今日好好休息,明天再分头行动。”

    一行人除了司怀和陆修之,其他人都穿着道袍。

    浩浩荡荡的道士队伍十分瞩目,不少路人还停下来拍照。

    酒店经理亲自出门接待“是商阳道教协会的道长们吧,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是自助餐,特地为道长们准备的。”

    道协的人面面相觑,没有人说话。

    上次他们集体行动,入住酒店的时候,就是在饭菜方面被祝诚钻了空子,大部分都中了招,影响到了度亡道场。

    酒店经理愣了会儿,连忙问“是对饭菜有什么要求吗”

    方道长总不能说他们担心被饭菜被下毒,思忖片刻,开口道“张经理,不用特地为我们准备饭菜。”

    酒店经理面露难色“道长,那今日的饭菜”

    “都已经准备好了。”

    方道长缓缓说“先容我们休息一会儿。”

    “好的好的。”

    酒店经理对前台接待说“小杨,把房卡给几位道长。”

    他指了指一旁的饭厅“道长,自助餐就在那儿。”

    司怀望过去,饭菜已经摆了出来,饭厅里只有几个酒店的工作人员,没有其他人。

    “司观主,看出什么了吗”方道长凑到司怀耳边小声问。

    司怀摇了摇头。

    他只能看出没有阴气,其他的就看不出来了。

    方道长稍稍松了口气,一行人上楼。

    司怀懒得上楼再下楼,就把书包递给陆修之,让他上去,自己在大堂内等着。

    酒店经理没有注意到队伍里有一个人留在了大堂,再加上司怀没有穿道袍,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客人。

    他走到酒店外,脸上和善的神色陡然消失。

    酒店经理拿起手机,拨通电话。

    微风吹过,司怀听到了只言片语。

    “饭菜不吃”

    司怀眯了眯眼睛,仔细打量这个酒店经理。

    面相

    普通,身上萦绕着一丝阴气,很淡,近乎于无。

    很快,酒店经理打完电话,走进大堂。

    司怀倚着墙,在他路过的时候,从兜里掏出一张符纸,放到他眼皮子底下。

    酒店经理本能地往后退了两步,警惕地看着符纸。

    见状,司怀懒洋洋地说“这是道天观销量最好的平安符,送你了。”

    听见道天观三个字,酒店经理眼皮跳了跳,挤出笑容,皮笑肉不笑地说“您就是司观主吗谢谢您。”

    “不用客气。”

    司怀晃了晃符纸,挑眉“你不要吗”

    酒店经理慢慢伸手。

    在他指尖快要碰到符纸的刹那,司怀随口道“骗你的,这是摄魂符。”

    酒店经理脸色大变,知道司怀发现了不对劲。

    他转身就跑,正好撞到下楼的陆修之。

    陆修之拧过酒店经理的胳膊,两三下将人制服在地。

    意识到自己暴露了,酒店经理不再挣扎。

    他趴在地上,突然浑身抽搐起来,双眼往上翻,像是有什么大病。

    这一幕动静不小,前台的接待和保安匆匆跑过来。

    “张经理”

    “这怎么回事”

    “快打120”

    一抹阴魂浮出身体,和酒店经理的模样截然不同。

    阴魂完全脱离身体的瞬间,陡然消失在空中。

    和那天的单眼皮男人一样。

    司怀撇撇嘴,这帮邪教分子知道附身搞事情,怎么心里承受能力这么弱

    几句话就被炸出来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酒店经理自身的魂魄依然不见踪影。

    司怀皱了皱眉,走上前,对众人说“让一下。”

    “我是商阳大学临床专业的学生,让我看看。”

    闻言,围观人群往后退了一步,但依然围着看热闹。

    前台接待焦急地问司怀“经理这是怎么了”

    司怀敷衍地检查酒店经历的身体,翻了翻眼皮,扒拉开嘴。

    瞎几把检查完,他面不改色地说“这是劳斯特索病。”

    作者有话要说司怀劳斯特索,ostu

    本来想一起发,写不完了,明天双更嗷

    感谢在2021033121:45:412021040122:30: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

    雷的小天使葵花崽2个;景元、桔里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仙女座瞬88瓶;舞倾袖32瓶;一点点的肉、扶浅缘深30瓶;橡皮小黄鸭29瓶;爸爸求求你更新吧26瓶;是谁家的小祖宗呀25瓶;句号。22瓶;葵花崽、极光20瓶;阿萌19瓶;挽歌、我是一颗啵啵糖15瓶;糯米呀14瓶;沙雕窝、yvonne、charon、41449169、kangg520、按时吃饭的绯、呜呜呜呜呜、景元、雅王爷、缘枫、碧影蝶、幽篁、胖胖的肥兔子、博肖、雨夜、e、oivia权妖精10瓶;柠木林6瓶;居居的啾啾、cuteeeeeee、爱吃橘子の燕子、烟雨浩渺、iy、你好。、我的小幸运5瓶;落落花开、博君一笑肖3瓶;xyao2瓶;葫芦爱吃白菜、刘艳芬呐、戈莱、月夜修罗、三鹿、娃娃、抹茶、卿卿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