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失踪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听见司怀的话,林妈妈也沉默了。

    过了会儿,她干巴巴地夸道“不愧是司大师,真有创意。”

    司怀淡定地应了一声,一本正经地说“师鼠长技以制鼠。”

    白天熏他,他也要熏回去。

    司怀拎着黄鼠狼的后颈,靠近炖锅。

    鸡肉浓郁的香味飘了过来,黄鼠狼瞪大眼睛,情不自禁地分泌口水。

    很快,厨房的石英石台面上出现一小滩可疑水渍。

    司怀拎了会儿,手有点酸,让林妈妈找了根绳子,把黄鼠狼五花大绑,周围铺满粘鼠板。

    确定它跑不了,司怀活动活动手指,给自己舀了碗鸡汤喝。

    黄鼠狼嘴边的可疑水渍更多了。

    司怀看了眼时间,凌晨三点,离天亮还早着。

    林家三口站在厨房外,一个接一个的打哈欠。

    见状,司怀也跟着打了个哈欠,他走出去,对几人说“你们先睡,睡醒再说。”

    林爸爸往厨房看了眼,声音十分疲惫“去睡觉没关系吗”

    “它会不会又跑出来啊”

    司怀“放心,它跑不了的。”

    “厨房烧了都只会死在里面。”

    林爸爸更不放心了“厨房还会烧么”

    “”

    林妈妈困得厉害,推着他往房间走“别废话了,司大师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睡不着,”林成儒对司怀说,“我就在客厅看着吧,以免出现意外。”

    司怀点点头,跟着陆修之回房间。

    陆修之低声问“你准备怎么做”

    司怀的脑子慢悠悠转了转“准备睡觉。”

    “”

    陆修之无奈地笑了声,抬手关灯。

    一躺到床上,司怀又清醒了。

    刚才快要吞噬他的那股困意,突然间消失不见。

    他翻来覆去了一会儿,听见陆修之的声音“睡不着么”

    司怀嗯了一声“总觉得有件事忘做了。”

    陆修之“是”

    他话未说完,司怀的呼吸便凑了过来“今天的晚安吻忘记了。”

    司怀主动吻上去,本来只是想浅吻一下,促进睡眠。

    没过几秒,陆修之便夺过了主动权,扫过口腔每一寸,缠住舌尖,用力吮

    吸。

    司怀舒服的眯着眼睛,酥麻感顺着脊柱往下,他腰都有些软了。,

    唇齿相撞,呼吸交缠。

    差点亲出反应了,司怀才慢吞吞地停下来,喘着气说“一天不亲,你技术更好了。”

    陆修之没有说话,偏头再次含住他的唇,舔去他嘴角的银丝。

    司怀眨了眨眼,对上陆修之幽暗的眸子。

    陆修之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呼吸比平时灼热了几分。

    司怀想了想,又夸了一遍“陆先生,你的吻技比牙刷还厉害,不,比电动牙刷还厉害。”

    陆修之动作一顿“”

    司怀还在叭叭叭地说“深入口腔盲区,带来非凡体验,最重要的是持久,持久这个词贯穿了你唔。”

    陆修之将他剩下的话堵在嘴里。

    又是漫长的一吻,见司怀嘴唇动了动,似乎还要说话,陆修之轻轻咬了下他的唇瓣,嗓音低哑。

    “还想不想睡觉了”

    司怀应了一声。

    陆修之“再不睡就不用睡了。”

    哪种不用睡

    是他想象的那种吗

    司怀顿了顿,小声说“我们还在别人家,不睡的话是不是有点太刺激了”

    下一秒,他被陆修之抱紧怀里,感受到了对方滚烫的体温,意识到刚才那句话不只是说说的。

    “晚安。”

    司怀立马闭嘴。

    第二天上午,司怀起床,只见林妈妈站在厨房门口看黄鼠狼。

    看了会儿,她走到费秀绣身边,认真地问“你说我要不要再去买几只鸡”

    “这小半只鸡炖干了,黄鼠狼都馋不死。”

    林成儒“”

    费秀绣划了划手机“现在超市都有外卖的,我买几只让他们送过来就行了。”

    司怀沉默了会儿,走进厨房,把睡得正香的黄鼠狼拎到桌上。

    黄鼠狼被熏了一晚上,绿豆大的眼睛里带上了疲倦,毛脸仿佛都沧桑了几分。

    林爸爸看着它这副模样,有些不忍心。

    他没有听说过动物讨封的说法,如果听说过,当时肯定会说像人。

    黄鼠狼的那些报复行为大多是恶作剧,虽然对他造成了一些伤害,但也罪不至死。

    林爸爸小声问道“司

    大师,真的要杀了它么”

    “有没有其他办法啊”

    司怀“我没想着杀鼠。”

    白天光线明亮,司怀清楚地看见黄鼠狼身上、脸上有几道白毛。

    “它年纪应该挺大了。”

    听到这句话,黄鼠狼看向司怀,毛脸惊讶。

    这人类居然还有良心

    司怀继续说“能施幻术,会上身,道行应该挺高的。”

    他瞥了眼角落的神龛,问道“你们要保家仙么”

    黄鼠狼

    林家三口连讨封都没听说过,更别说保家仙了。

    “保家仙是什么啊”

    司怀解释“这种北方偏多,就是在家里供奉狐黄白柳灰五大仙,狐狸、黄鼠狼、刺猬、蛇、老鼠。”

    “供奉它们,助其修道,它们则会帮你们趋利避害。”

    “不过这只黄鼠狼是欠你们的,我等会儿拟个合同,让他主动帮你们,不需要供奉。”

    林家三口震惊了,一方面是因为保家仙的事情,另一方面,是因为司怀的措辞。

    拟合同拟什么合同

    司怀问道“要么”

    林爸爸和林妈妈对视一眼,齐齐摇头。

    林爸爸开口道“它看起来是只野生黄鼠狼,家养养不惯的,还是让他回归自然吧。”

    “至于您说的那个合同,就、就让他道个歉,不要再来打扰我们就行了。”

    林妈妈点点头,附和道“我还打算供奉咱们道天天尊的,做人要一心一意。”

    司怀愣了会儿,抬手挠了挠黄鼠狼的头“你还挺走运的。”

    撞上一户好人家。

    黄鼠狼也没有料到会是这个结果,南方不兴保家仙,它看见过太多同伴被人打死,所以逃到山里修行。

    修行数年,卡在了瓶颈期,这才出来讨封。

    它看林爸爸林妈妈面容和善,还在喂猴子,便凑了上去

    不用保家仙,就不需要合同了。

    司怀问林成儒要了笔和a4纸,简单粗暴地写了几句话。

    我,黄鼠狼,对着道天天尊发誓,以后不会再报复林家人,只会帮助他们,如果违背承诺,被活活馋死,身死道消。

    不知道黄鼠狼认不认识字,司怀给它读了一遍。

    “盖个爪印。”

    梅花形

    爪印盖在白纸上,清风吹过,黄鼠狼感受到冥冥之中有某股力量在约束它。

    它抬头盯着司怀。

    司怀懒洋洋地说“先道歉,就放你走。”

    屁股上还粘着粘鼠板,黄鼠狼站不起来,只好艰难的晃了晃被绑起来的前肢,向林爸爸林妈妈道歉。

    事情解决了,林妈妈不再害怕,反而觉得黄鼠狼有点可爱,见它一个劲儿地拜拜,忍不住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以后去爬山给你带只鸡腿吃。”

    黄鼠狼顿了顿,伸出两个指头,比了个二。

    司怀冷笑一声,居然还想要两只鸡腿

    林妈妈惊呼“它还会比耶”

    司怀“”

    黄鼠狼小心翼翼地瞥了眼司怀一眼,不敢再暗示,乖乖坐在桌上,任由林妈妈给自己解绑。

    林爸爸担心黄鼠狼会吓到小区的人,亲自带它下楼。

    林妈妈走到司怀身边“司大师,这个邪教的塑像要怎么处理啊”

    这两天忙着黄鼠狼的事情,都没空处理神龛塑像。

    “打碎扔了。”

    司怀想了想,对她说“可以先去报个警。”

    “好的好的。”林妈妈连连点头。

    忽地,沙发上的手机铃声响起。

    司怀看了眼,是费秀绣的手机。

    来电显示是陈秘书。

    “秀绣刚刚跟着老林下楼了,你帮她接了吧。”林妈妈说道。

    司怀拿起手机,电话那端响起一道焦急的声音

    “秀姐,司总在您身边吗”

    “司总不在公司,也没有去预约好的医院,人联系不上”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32200:23:302021032218:07: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刚哥の钢笔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月亮、不与竖子争高低20瓶;胖胖的肥兔子、湫10瓶;居居的啾啾6瓶;腐生一枚、伊藤雪、元西、云绯5瓶;角落生物金vv3瓶;清婉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