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假名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司怀在白云观小坐了一会儿,等半天的假期结束,才慢悠悠地回学校。

    路过大学城内的小公园,他脚步顿了顿,脚尖一转,朝着萦绕着阴气的僻静角落走去。

    几道阴魂在凉亭里闲聊“商阳最近怎么这么多道士啊”

    “对啊,无眼鬼吓得都跑去隔壁市了。”

    “我听那传单鬼说好像道教协会在搞活动。”

    “搞什么活动不会要比赛抓鬼吧”

    忽地,其中一道阴魂话音顿住,脑袋直接转了180度,看了眼身后的司怀,接着又转了回去,对同伴说“这人怎么过来了”

    “不会吧,这么偏的地方都要来”

    司怀走进凉亭,阴魂们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而是大声抱怨

    “这人真的走进来了。”

    “大白天的还要遇到人。”

    “真晦气”

    司怀“”

    “我听得见。”

    几道阴魂动作齐齐一僵,扭头看向司怀。

    其中一个瘦小的阴魂看见司怀的脸,脸色大变“这、这是道士”

    司怀抬眼“你们有”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阴魂们全都跑了。

    司怀沉默片刻,给姚前发邮件,让他到寝室找自己。

    寝室

    姚前趴在阳台的栏杆上看风景,感受到身后的人气,慢吞吞地挪了挪位置。

    “要钱。”

    听到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姚前猛地回头,只见司怀坐在阳台的板凳上,懒洋洋地翘着脚。

    两人距离很近,不到一米。

    姚前愣了愣,下意识看向寝室,寻找陆修之的身影。

    “陆先生也来了么”

    司怀摇了摇头,对他说“你往前走一步。”

    姚前小心翼翼地迈出一小步。

    司怀“有什么感觉么”

    姚前实话实说“没有。”

    司怀“那再走近点。”

    姚前继续靠近,在快到抵到司怀脚尖时,魂体隐隐感受到一股热意。

    像是有堵无形的墙,挡住了司怀身上灼热的阳气,只有靠的足够近,才能感受到。

    见他停住了,司怀好奇地问“有什么感觉么”

    “感受到了危险。”

    姚前想了想“和陆先生在您身边时一样。”

    司怀应

    了一声,垂眸思索。

    昨天他只和陆修之亲了几口,摸了几下

    司怀低头看了眼时间,问道“你今天没什么事吧”

    姚前点点头。

    司怀“那就跟在我边上,感受到变化了就告诉我一声。”

    寝室门被打开,李文帅拎着行李箱站在门口,他刚刚出院,在医院思来想去好几天,还是觉得寝室比租房安全多了,好歹司怀会回来。

    再说了,有董大山在,司怀肯定会帮忙。

    阳台门明明开着寝室却透着一丝诡异的凉意,不像以前那么闷热,有点像是上次在小区撞鬼时的温度。

    李文帅咽了咽口水,哆哆嗦嗦地往里走了一步。

    听见阳台有说话声,他望过去,看见司怀对着空气说话。

    李文帅立马扔掉行李箱,扭头就跑“鬼啊啊啊啊”

    中午午休,同学们都在休息,很快隔壁寝室开始骂骂咧咧

    “谁啊,艹”

    “李文帅你有病么”

    “你丫的是不是故意的”

    下午,姚前一直跟在司怀旁边。

    司怀怕他无聊,善解人意地把自己的作业分给他。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姚前离司怀越来越远。

    等下午的课结束,司怀走到校门口,姚前已经回到平常数米之外的距离。

    瞥见路边停着熟悉的黑色轿车,司怀让姚前等一等,小跑上车,凑到陆修之面前喊道“陆先生。”

    陆修之抬头,下一秒,瞳孔骤缩。

    司怀直接亲了上来。

    转瞬即逝的嘴唇碰撞,不等陆修之做出反应,司怀书包一扔,再度跑回校门口。

    陆修之偏头,司怀跑到一道阴魂前,阴魂朝他摇了摇头,很快,司怀又跑回车上。

    司怀气喘吁吁地说“好像简单的亲嘴不行啊。”

    陆修之疑惑“什么不行”

    “就是”

    司怀扭头,恰好撞到了陆修之的嘴巴。

    他眨了眨眼,索性含住对方的唇瓣,生涩地吻了过去。

    司怀吻得毫无章法,他只知道要撬开陆修之的齿关,伸过去舌头。

    陆修之被压在靠背上,感受着司怀像小兽舔人般的亲吻,眼里拂过一丝笑意。

    司怀亲了两口,正欲停下来。

    下一秒,一只微凉的

    大手压在他的后脑。

    司怀茫然地睁大眼睛,对上陆修之微沉的眸子。

    “唔”

    濡湿的舌尖探入口腔,汲取每一丝水分,像是要席卷一切似的,司怀被亲的舌根发麻,腰都软了。

    他清晰地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息的变化,从凉到热,喷吐在脸上,酥酥麻麻的。

    司怀眯着眼睛,本能地搂住陆修之的脖子,任由他深吻。

    几分钟后,司怀唇瓣红肿,嘴角沾着一丝水渍。

    陆修之垂着眸子,缓缓抬手,想要拭去那道水渍。

    司怀的动作更快,伸舌卷去。

    他微微喘着气,大脑还有些发麻。

    司怀晕乎乎地从陆修之身上爬下来“等等,我去找一下姚前。”

    说完,他匆匆地跑下车。

    果然,深吻过后,姚前又能靠近了。

    司怀慢吞吞地上车,把自己的发现告诉陆修之。

    末了,他感慨道“幸好是亲嘴。”

    “亲嘴比摸摸方便多了,随时随地都能亲。”

    “不过话说回来,陆先生你嘴艺、口技唔”

    第二天早上

    司怀发现董大山一直悄悄咪咪偷看他。

    “看什么”

    “没什么。”

    董大山眼神飘了会儿,又落到他微红的唇上“你早上吃辣的了”

    “没有。”

    司怀淡定地说“亲嘴了。”

    “早安吻。”

    董大山愣住了。

    司怀勾了勾唇,挑眉问“怎么你也想亲”

    董大山幽幽地叹了口气“想啊,不知道她”

    司怀“别想了,我是有夫之夫。”

    董大山“谁想亲你了”

    说着,两人放在桌上的手机同时震了震。

    董大山还以为是学校的通知,点开一看,是政府群发的短信。

    商阳市人民政府近期诈骗高发,开年全市以案发五百余起,财产损失近四千万元,商阳市人民政府在此提醒您凡是要向陌生账号汇款转账的,均可能涉及诈骗

    “什么诈骗居然有五百多起”

    司怀瞥了眼短信,估计是李欣蔓和其他香客报了警。

    他连忙上网搜索,没有看见商阳警局发新的通缉令。

    只看到一条微博,提醒网友商阳目前出现了一种犯罪团伙,冒充是

    道士,还盗窃了文物,让大家踊跃举报。

    董大山也看见了,好奇地问“什么文物啊”

    “又是余镇的那些吗”

    “我怎么感觉那个墓怪邪门的,自从发掘出来,老是有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

    司怀应了一声,转发商阳警局的微博,让香客粉丝们提高警惕。

    道天观的微博和本地政府、警局之类的官方账号互动频繁,粉丝越来越多,忠实香客也越来越多。

    道天观的名气日渐增长,董大山走在大学城的路上,被校园采访拦住,问的都是关于道天观的事情。

    “同学,请问你听说过道天观吗”

    董大山乐了“当然知道,观主是我哥们儿。”

    校园记者眼睛一亮,连忙问“那你应该对道天观十分了解吧”

    董大山点头“那可不是,我还是道天观的一员呢”

    听到这句话,一旁路过的干瘦男人脚步停下。

    董大山看了眼时间,对校园记者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啊,我要去上课了。”

    “那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可以下次单独采访。”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董玉山,玉石的玉,大山的山。”

    干瘦男人默默地记下。

    刚说完,一个男生快速跑过“董大山,你快点,上课要迟到了。”

    “知道了,班长。”董大山连忙跑向学校。

    董大山

    干瘦男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神情阴冷。

    道天观的人果真奸猾虚伪

    居然用假名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31722:38:012021031818:04: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tsv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程锦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路人甲30瓶;迁尘ξ、tata星人10瓶;绯色之音9瓶;看小生挥笔话春秋、柒只柚子、小神仙粥星、小木然5瓶;白白4瓶;离の莫殇2瓶;清婉、张海棋、绿花花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