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做梦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因为他想进哪个山洞就进哪个山洞。”

    任高格“”

    太有道理了,他无言以对。

    见他不说话,司怀还以为他不懂,又补充道“都是邪教了,怎么可以用正常人的逻辑思维去理解他们呢。”

    “正常人接受了九年义务制教育,怎么还会去搞邪教的东西”

    任高格“你说的对。”

    司怀满意地点了点头,扭头质问男鬼“你说的邪教人士在哪里”

    蓝袍道长就被这样安了个邪教的名号,男鬼不敢说什么,更不敢问,哭哭啼啼地回答司怀的问题“我不知道,他说如果我成功了,就会来找我的。”

    说完,他试探地问“要不我们试试”

    任高格“你以为我们会中你的诡计吗”

    司怀思索片刻,小声问陆修之“换了的话还能再换回来吗”

    陆修之“前提是阴魂同意离开。”

    好不容易活过来,怎么可能会愿意再死一次。

    司怀只好打消用任高格勾引邪教的念头。

    小青悄无声息地凑到男鬼身边,嗅了嗅气味。

    不臭。

    他舔了舔唇,轻轻地问司怀“司怀,这个可以吃吗”

    “我不嫌弃他不臭。”

    男鬼“”

    司怀扫了眼男鬼的魂体,大概是因为没有害死人,男鬼不算是厉鬼,还处于普通孤魂野鬼和厉鬼之间的阶段。

    小青现在需要行善事积功德

    司怀想了想,小声说“别吃了,不要为难自己。”

    小青乖乖点头。

    见一人一鬼居然认真地讨论起吃鬼的事情,男鬼吓得眼泪哗哗往下流,哭着说“道长,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

    人家邪教好歹要帮他复活,你们道教怎么还要吃鬼呢。

    任高格怒道“知道错了你还等什么赶紧取消交易”

    男鬼愣了愣,没有反应过来。

    司怀“取消花钱买命的交易。”

    男鬼有些懵逼,弱弱地问“要怎么取消啊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司怀扭头看陆修之,陆修之抿唇道“怎么买的怎么取消。”

    男鬼吸了吸鼻子,开口道“那、那我取消和

    这位中年男人的交易”

    司怀听着总觉得有些不靠谱,对他说“你对着道天天尊起誓,再重复一遍。”

    男鬼虽然没听说过这位神仙,但还是照着司怀的意思“我对着道天天尊发誓,取消和这位中年男男人任高格的交易,并且以后不会再缠着他”

    话音刚落,一阵清风拂过,男鬼和任高格之间无形的契约解除。

    任高格清晰的感受到身体变化,沉重的手脚仿佛轻了一些,混沌犯困的脑子也精神了不少。

    他心里惊了惊,道天天尊真灵啊。

    “小司,好像真的取消了。”

    司怀哦了一声,继续问男鬼“你把自己的什么东西放在这儿了”

    男鬼实话实说“不是我的放的,是那位道长放的,是一个链子,上面挂着个小瓶子”

    任高格对这个礼物有乔迁礼物有印象,他现在的朋友非富即贵,就算送便宜的礼物,也不可能送这种几块钱的地摊货,他收到的时候还以为寄错了。

    任高格从抽屉里翻出链子,放到男鬼面前“是不是这个”

    男鬼连忙点点头。

    任高格问司怀“小司,这要怎么处理”

    司怀瞥了眼链子,链子上的小瓶子是磨砂的,隐约可以看见里面装着东西。

    他打开看了看,里面是一小团头发。

    “烧了吧。”

    任高格立马拿出打火机,烧了那团头发。

    看着燃烧的火光,男鬼哭得愈发凄凉“这是我仅剩的头发了”

    任高格摸了摸自己的秀发,觉得找到了男鬼盯上自己的原因。

    事情解决了,任高格亲自送司怀他们到小区门口。

    凌晨,小区附近的夜宵店生意火热,空中弥漫着食物的香味。

    留意到司怀的视线,任高格问到“吃个夜宵再走”

    司怀不假思索“好的。”

    他挑了个室外角落的桌子,乐呵呵去店里点菜。

    司怀一走,任高格总觉得身边凉飕飕的。

    他往陆修之身边挪了挪,打破沉默您也是道天观的道长吗”

    “不是。”

    陆修之淡淡地说“我是道天观的家属。”

    家属

    任高格愣了会儿,看着陆修之的侧脸,越看越眼熟。

    半

    晌,他喊了一声“陆、陆总”

    陆修之嗯了一声。

    任高格是司弘业多年的朋友,知道司家和陆家定过娃娃亲,但没听司弘业说这亲事已经成了。

    另一方面,陆修之极少出现在人前,任高格只和他远远的见过一面,第一眼见到的时候没能认出来。

    任高格喝了口啤酒,心道,难怪陆总不对外公布名字长相,原来是有这种特殊小爱好。

    “陆总,听说您公司最新研发了一种芯片”

    司怀点完菜回来,便看到任高格和陆修之在聊他听不懂的事情,什么百分点、什么政策

    他听了一会儿,满脸懵逼,只看出了任高格对陆修之的态度有些不一样,一心一意地在听陆修之说话,不放过每一个字眼。

    司怀把串串放到小青面前,好奇地问“我不在的时候他们说了什么”

    小青一口吃了一把串串,嘎嘣嘎嘣嚼着签子,含糊不清地说“他喊错陆修之的名字了。”

    “什么名字”

    小青想了会儿“好像喊他陆宗。”

    这不是第一个喊陆修之陆宗的人了。

    司怀有些纳闷,难道陆修之的曾用名是陆宗吗

    他一边吃串串,一边上网搜了搜陆宗,出来一堆同名同姓的人,看得他眼花缭乱。

    吃完夜宵,任高格亲眼看着司怀和陆修之上车。

    他在原地沉思片刻,拨通司弘业的电话

    “老司,你们小区有人出二手房么”

    没过多久,电话那端响起司弘业的咆哮“老任你是不是快破产了难怪今天你奇奇怪怪的”

    吃饱喝足回到陆家,司怀困得打了一个又一个的哈欠。

    走到房门口,他脚步一顿,转身问陆修之“如果要托梦的话,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吗”

    陆修之点头“一般是与自身关系密切的东西。”

    “怎么了”

    司怀摸摸鼻子“没什么,就问问。”

    说完,他走进卧室,对着桌上的手札发了会儿呆。

    托梦应该不难吧

    司怀捋平手札边缘的褶皱,小心翼翼地放到枕头下,无声地对空气说了声晚安。

    脑袋一沾枕头,他便睡着了。

    半夜,司怀梦见自己在和一群鬼打架

    ,打得他热血沸腾,浑身燥热。

    正要一拳打倒最厉害的那个鬼时,突然所有鬼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陆修之出现在众鬼后方,缓缓向他走来。

    随着陆修之的靠近,司怀没有感受到平日的那种凉快,身体反而越来越热,心脏跳动的飞快,血管似乎都要爆炸了。

    第二天早上

    司怀是被热醒的。

    他起来冲了个凉,随意套了件t恤,顶着湿哒哒的头发下楼。

    陆修之已经在吃早饭了。

    司怀走过去,对陆修之说“我昨晚梦见你了。”

    嗅到他身上沐浴露的清香,陆修之心尖一颤。

    “梦见”

    司怀顿了顿,刚起床的时候还记得梦见什么,洗了个澡就忘了。

    陆修之抬眸看他。

    发梢的水珠滴滴答答往下落,司怀眨去睫毛上的水珠,将前额的发丝捋到脑后,露出漆黑的眉眼。

    他深深地望着陆修之,缓缓开口“陆先生。”

    “你昨晚是不是给我托梦了”

    作者有话要说司怀你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不要插师兄的队

    陆修之

    感谢在2021030800:39:442021030815:42: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屿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丫丫46瓶;土豆洋芋头24瓶;彤10瓶;飞爱似烨7瓶;灵异众人、小霸王鸭5瓶;吃吃睡睡2瓶;曲白、榆树上的猫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