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宅鬼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嘻嘻。”

    细高个儿嘴角越咧越高,深不见底的口腔映入眼帘。

    钱老板吓得连连往后退,撞在墙上,冷嗖嗖的空气往骨子钻,他都能看到自己呼出的热气。

    看见他这副模样,细高个儿又嘻嘻嘻地笑出了声。

    阴冷诡异的笑声回荡在包厢内,钱老板瑟瑟发抖,双腿发软,跌坐到了地上。

    细高个儿似乎不打算对他们做什么,盯了会儿便慢悠悠地走开了。

    他一走开,包厢内的温度便缓缓上升,黯淡闪烁的灯光恢复正常,只有空中的臭味提醒他们刚才发生了什么。

    “你、你们店里有神经病”

    良久,李文帅喊了一声,跌跌撞撞地夺门而出。

    钱老板颤巍巍地从兜里掏出根烟,双手抖得都打不开打火机。

    半晌,他低头,只见脚边手机屏幕上道天观的微博。

    钱老板连忙翻找微信,拨通电话。

    “喂,司观主您好,我是老屋川菜馆的钱钟。”

    司怀想了会儿,想起是前两天没吃成的那家店,哦了一声。

    “你们店倒闭了吗”

    钱老板“不是。”

    “是、是这样的,店里刚刚发生了件怪事,有个人趴、趴在门口”

    钱老板还没从见鬼的事情中缓过来,话都说不清楚。

    司怀随意地听了听,敏锐地捕捉到关键词“人”。

    他淡定地对钱老板说“有怪人就报警,或者送医院。”

    钱老板连忙说“不、不是人,可、可能是鬼。”

    “您、您今天有空吗明、明天也行,我想请您到店里来看一看”

    司怀看了眼时间,这会儿已经晚上九点半了。

    时间不早了。

    “你们店的厨子还在么”

    钱老板结结巴巴地问“厨、厨子是鬼么”

    “”

    司怀“不是,忙完可以吃个夜宵。”

    听他都准备起解决完鬼的事情,钱老板莫名地觉得安心,立马说“厨子刚刚已经下班了,您尽管来,附近有很多夜宵店。”

    白吃白喝这种好事,司怀当然拖家带口地出发了。

    抵达川菜馆的时候,店门紧锁,里面灯光明亮,没有一个人。

    司怀给钱老板打

    了个电话,不远处的路边响起铃声。

    钱老板不敢一个人在店里待下去,在路边的烧烤摊等着,接到电话连忙过去迎接。

    “司观主。”

    司怀应了一声,先递给他一张平安符。

    钱老板小心翼翼地捧着,片刻后,轻微的暖流顺着掌心蔓延到身上。

    他打开店门,把这两天发生的怪事都说了一遍“上周四开业开始,店里就一直有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情,每天总有几桌少菜,餐具也越来越少,还有很多客人在门口摔倒。”

    说着,钱老板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最可怕的就是刚刚发生的事情”

    听完他的描述,司怀问“他就是吓唬吓唬你没有做其他事情”

    钱老板摇头“不只是吓唬。”

    司怀疑惑“他还做了什么”

    钱老板抹了把脸,抽泣一声“我心脏不好。”

    “他、他可能是想吓死我。”

    司怀“”

    “这个月我就没睡过几天安稳觉,每天都要忙开业的事情,开业后又担心营业期间出事,结果还出了这么多事”钱老板絮絮叨叨地哭诉。

    司怀扫视一圈川菜馆,没有客人,他能更清晰地看到餐桌边的阴气,厨房杂物间等地则几乎没有。

    这个鬼很明显是冲着客人们来的。

    陆修之抿了抿唇,低声问“看出来了吗”

    司怀眼神飘忽,他最近是看了不少书,但川菜馆这鬼的信息不多,而且不害人的又喜欢吓唬人的鬼太多了。

    司怀脑子里闪过很多鬼,没有一个对上号的。

    “你看到他的模样了吗”

    钱老板支支吾吾地说“就高高瘦瘦,黑乎乎的,嘴巴很大。”

    他当时吓都快吓死了,根本不敢细看。

    司怀敷衍地哦了一声,这话说了和没说一样。

    陆修之开口道“店铺开业前,这里是什么地方”

    “是闲置的仓库,”钱老板顿了顿,继续说,“房东是我亲戚的朋友,一直在国外,去年回国的时候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地方,然后我就租过来开店了”

    陆修之偏头看向司怀。

    司怀正听得津津有味,感慨道“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么连街边的店面都能忘记。

    ”

    陆修之“”

    “是啊,”钱老板认同地点头,“我听说房东在英国还有座城堡呢”

    陆修之撩起眼皮,扯回正题“现在知道了吗”

    司怀歪了歪脑袋,眼睛亮晶晶的“知道了知道了。”

    他凑到陆修之耳边,小声问道“是宅鬼,对吧”

    呼出的热气拂过耳根,陆修之指尖微颤,半晌才低低地嗯了一声。

    见两人低声说话,钱老板心里咯噔一下“司观主,该不会是我的店有问题吧”

    “我以前听说过商阳大学建在乱葬岗上,难道我这个店就是乱葬岗的入口么”

    司怀没听清他嘀嘀咕咕在说什么,直接说“是宅鬼。”

    听到这话,钱老板眼前一黑“宅、宅鬼是这、这屋子成精了吗”

    司怀“宅鬼会抢占空旷的住所,是通过恶作剧等闹鬼手段,让你不得安宁,然后搬走,使这房子成为他的地盘。”

    宅鬼脾性长相不一,太平广记、聊斋志异等等书上都记载过不同的宅鬼。

    钱老板勉强松了口气“原来是想要这个店面。”

    小青轻轻扯了下司怀的衣袖,仰脸小声问“司怀,宅鬼好吃吗”

    司怀想了想,从钱老板刚才的描述看来,川菜馆的宅鬼没有害人性命。

    “这只应该不怎么好吃。”

    小青叹了口气。

    “难怪我怕什么来什么,担心菜没了菜就没了,担心出事出了一堆事。”钱老板喃喃自语。

    司怀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这么灵吗”

    “是啊,晚上那个客人从可乐里吃出屎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了,那可乐是新的,员工再这么样也不可能在工位上拉屎啊。”

    “然后我就想了那么几秒灵异事件,那、那细高个儿就来了。”

    钱老板心有余悸地搓了搓符纸,捂着手小声问道“司观主,您打算怎么对付他啊”

    司怀抬眼“你不是说了么”

    钱老板一脸茫然。

    司怀重复他刚才说的话“怕什么来什么。”

    “你赶紧怕一怕,先让他出来。”

    “”

    钱老板苦着脸“司观主,您是认真的吗”

    司怀点头。

    “我、我一下子也怕

    不出来啊,”钱老板攥着平安符,期待地问,“您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司怀盯着他看了会儿,慢吞吞地说“你先去把店门关上。”

    刚才进来的时候,钱老板特地没关门,方便等会儿万一要跑路。

    和当诱饵比起来,钱老板当然选择去关门。

    他快步走到门口,拉住门把手。

    掌心触碰到冰凉的把手的时候,条件反射般想起宅鬼出现带来的阴冷温度。

    想到鬼,自然就害怕了。

    钱老板手僵了僵,意识到了什么。

    “嘻嘻。”

    头顶忽然响起一道阴恻恻的笑声。

    钱老板下意识抬头,细高个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天花板上,浑身漆黑,只穿着条短裤,倒吊着看他。

    留意到钱老板眼里的恐惧,细高个儿嘴角渐渐上扬“嘻嘻。”

    “啊啊啊啊啊”

    钱老板刚刚尖叫了几声,便被司怀一把拉开。

    细高个儿挂在天花板上晃了晃,见司怀面对自己神色如常,慢慢地贴了过去。

    司怀往后退一步,眉心微皱,装出惊慌失措的模样喊出声。

    “啊我好害怕被钱砸啊”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30423:03:452021030513:53: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骑马倚斜桥20瓶;van、七月浅夏10瓶;猫捡球5瓶;麻辣香香锅3瓶;若莱忘川、一笼小笼包2瓶;清婉、小早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