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嘻嘻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宫保鸡丁。”

    司怀侧头,看着司弘业抽搐的嘴角“给你点两份。”

    “够吃了么”

    费秀绣默不作声。

    司弘业抬头,面无表情地盯着面前的服务员。

    他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嘴唇发紫,黑眼圈硕大,眼睛往上翻,看起来像是在翻白眼。

    司弘业怒了,猥亵他居然还敢翻白眼

    “把你们老板叫来”

    服务员的眼睛僵硬地转了转,从喉间发出一道短暂的笑声“嘻嘻。”

    司弘业更生气了。

    见他似乎要发火,费秀绣连忙拉住他“这里是公共场合。”

    两人的站位挪动,司怀这才看到站在司弘业身旁的服务员,他浑身剩下都缠绕着黑气,神情死板,手脚僵硬。

    司怀往前走了两步,服务员手颤了颤,餐盘掉落在地,接着整个人忽然绷紧,直挺挺地抽搐了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他身体里钻出来似的。

    费秀绣吓得连忙拉着司怀和司弘业往后躲。

    “小、小司,这什么情况”

    服务员弄出来的动静不小,老板连忙跑过来“小张小张”

    服务员抽搐了一会儿,一道黑影从他身上冒了出来,感受到司怀炙热的阳气,黑影瞬间溜了,转眼间便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这一幕其他人看不见,司怀看得清清楚楚。

    他扭头对费秀绣说“没什么,撞鬼了。”

    听见是鬼,费秀绣松了口气“那就没事了。”

    老板“”

    司弘业“”

    老板刚掏出手机,要打120,名为小张的服务员呻吟一声,缓缓睁开眼睛。

    见一群人围着自己,他一脸懵逼“我不是在休息室休息的么”

    怎么莫名其妙跑这儿来了

    老板看他自己都搞不清楚状况,连忙喊其他员工过来“先带小张去后面休息,不要影响顾客吃饭。”

    司弘业问道“你是这家店的老板”

    老板点点头,看见司弘业价值不菲的西装被饮料泼湿了,他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实在对不起。”

    “我不知道小张今天身体不舒服,实在对不住。”

    老板连连鞠躬道歉,对他们

    说“这样吧,今天几位的消费免单,任意吃。”

    司怀有些遗憾,今天应该带小青来的。

    司弘业下半身的热意消失不见。

    他死死地皱着眉,冷声道“不用,没胃口了。”

    “你好好让你的员工去检查身体吧。”

    老板“我会的我会的。”

    司弘业提醒“精神方面的也别忘了。”

    他觉得刚才那小子说不定是有什么双重人格,一个人格是个变态。

    说完,他扭头看向司怀“我不是说同性恋精神有问题。”

    “是他的他的那种行为有问题。”

    司怀不知道司弘业在说什么,只知道今天是吃不成这家川菜馆了。

    他走到老板面前,问道“你说的免单免多少”

    老板“当然您吃多少免多少。”

    司怀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问“有没有券我下次来吃。”

    “”

    老板沉默片刻,开口道“加个微信吧。”

    “你下次来吃的时候告诉我一声就行了。”

    司怀拿出手机,和他互换微信。

    短短半分钟的时间,三四个服务员走到老板身边说

    “老板,有客人说菜量不对。”

    “老板,有客人说菜上错了。”

    “有、有客人说菜里有屎”

    有头发就算了,有屎是什么鬼

    老板挤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对司怀说“抱歉,我去处理一下。”

    司怀扫了眼川菜馆内乱糟糟的样子,跟着司弘业走进隔壁的小酒楼。

    小酒楼人不多,菜很快就上齐了。

    司怀吃了两盘凉菜,觉得味道不错,又点了两份。

    司弘业皱了皱眉“怎么只吃这个”

    司怀懒洋洋地说“凉拌黄瓜吃着凉快。”

    司弘业看了眼其他菜,都腾腾的冒着热气“你”

    费秀绣知道他嘴里蹦不出什么好话,狠狠地掐了把他的大腿,率先开口道“小司,你下午有什么安排吗”

    “要不我们一起去院”

    下一秒,她嘴里被塞了块肉。

    司弘业皱眉道“我以前在商阳大学开过讲座,认识路。”

    费秀绣嚼了嚼肉,味道还不错,又多吃了两块。

    司怀“你们下午要去学校”

    费秀绣瞥了眼司弘业,点头道“就逛逛,我以前高中的时候目标院校还是商阳大学呢。”

    看出两人有事瞒着自己,司怀敷衍地应了声,没有追问。

    他吃完三盘柠檬凤爪,又打包了两份。

    “小司,你准备回陆家么”

    “嗯。”

    费秀绣让司机先送司怀回陆家,她则和司弘业走进一旁的商阳大学。

    商阳大学作为商阳最高学府,占地面积极大,走进校门口便有三条通往不同地方的大路。

    费秀绣念了遍院长办公室所在的教学楼名,问道“该往那条路走”

    司弘业沉默了,他上次来开讲座的时候,路边都贴着引路牌,而且还有志愿者主动领路,轻而易举地就到目的地。

    他硬着头皮说“应该是走这条。”

    二十分钟后,两人迷路了。

    费秀绣淡淡地问“你以前在这儿开的什么讲座”

    司弘业“就是司氏”

    费秀绣“如何继承家产么”

    司弘业“”

    又过了半个小时,辅导员亲自下楼来接费秀绣和司弘业前往院长办公室。

    听见这两人是为了司怀来的,王院长下意识低头看他们的手,检查有没有锦旗和证书。

    司弘业递给他一张名片“我是司怀的父亲,昨天下午接到司怀辅导员的电话,说他被学校停课了。”

    “我想这里面应该有什么误会吧。”

    王院长看了眼名片,连忙说“是的是的,是有误会。”

    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司弘业冷笑一声,端起总裁的架子,正准备发怒,便听到王院长的下一句话。

    “这件事情陆氏科技的陆总、商阳道教协会的方道长、还有学校的陈教授、商阳警局都为司怀澄清了。”

    司弘业的表情僵在脸上,所以他这个爹来的最晚

    “今天早上我和司怀同学也沟通过了,他现在已经复课了。”

    司弘业脸上的表情愈发僵硬,事情都解决了

    看见他的神色,王院长试探地问“司先生,您还不知道么”

    司弘业面无表情。

    王院长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合着司怀从头到尾都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父亲。

    他沉默了一会儿,对司弘业说

    “司怀同学大概不想让您担心吧。”

    费秀绣默默在心里补充不让爹担心,让爹丢人。

    另一边,司怀刚到陆家,就收到了司弘业的微信消息。

    一分钟的语音消息,他点头没点,直接忽略。

    司怀朝着院子里的小青和鸡精招手“吃鸡爪了。”

    小青屁颠屁颠地跑过去。

    chi

    司怀递给小青一盒,见鸡精直愣愣地盯着自己,恍然记起它也是只鸡。

    “那这份我就帮你吃了吧。”

    chi

    司怀搬着小马扎到祖师爷边上,一边吃鸡爪,一边刷微博。

    学校的动作很快,一顿饭的时间,商阳大学的官方微博便发了声明网传关于“道天观是假道观、为了牟利不择手段”等内容不属实,1、道天观与道教协会友好合作多次。2、道天观一直协助市文化局发掘余镇千年古墓。3、道天观先后为商阳警局抓捕了两名通缉犯

    配图是王院长亲自拍的锦旗、荣誉证书。

    不止商阳大学发了声明,文化局和商阳警局的官方微博也都表达了对道天观的感激之情。

    这下评论全炸了。

    卧槽,道天观这么牛逼的吗

    别的不说,符是真的灵。

    上香求祖师爷保佑感觉也挺有用的。

    为什么没人夸观主的颜值

    我是观主的同班同学,他成绩也巨牛逼。

    道学派之前说司观主只是个大学生的所有人。

    所以美容符能降个价吗

    道天观地址在哪儿啊我好想去拜拜。

    道天观的话题虽然没有上热搜,但上了商阳本地的新闻。

    一晚上,道天观的微博粉丝便飙升了十几万,淘宝店铺的销量翻了数倍。

    川菜馆的钱老板这两天老是听店里的学生们说起道天观,好奇地上网搜了搜。

    浏览完道天观的事迹,他摸到了微博,第一条热门微博就是道天观观主的照片。

    钱老板心里咯噔一下,这不就是前两天那个说小张撞鬼的学生仔吗

    “小张今天来上班了吗”

    “没有,他说等快递到了再来上班,好像是什么”员工想了会儿,说道,

    “是什么天什么观的符纸之类的东西。”

    “老板,”另一个员工急匆匆地跑过来,“小包厢的客人说菜不对,一定要见你。”

    钱老板皱了皱眉“什么菜不对”

    “豆腐羹,可豆腐羹不是王厨的拿手菜么”

    钱老板摇摇头,走向包厢。

    包厢里只有一个瘦巴巴的男生,见钱老板来了,他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怒道“你们这里的菜怎么回事”

    李文帅气得把勺子砸到地上,今天是周日,他约了几个人一起吃饭,结果菜都凉了,一个人都没来。

    他吃了两口豆腐羹,越吃越觉得有股臭味,索性直接拿这家店出气。

    “你他妈说清楚这豆腐羹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钱老板用勺子捞了捞,豆腐羹外观看起来一切正常,可闻着有股厕所的臭味,臭气熏天。

    他扭头对员工说“你把厨子叫过来问问。”

    员工应了一声,离开包厢。

    李文帅气得开了瓶可乐,刚喝了一口,瞬间全吐了出来。

    “你们家可乐怎么都是臭的”

    钱老板懵了“这饮料可是您亲自打开的,我们能做什么手脚”

    李文帅想想也是,看了眼日期,还在保质期内。

    他把易拉罐的可乐倒到碗里,倒到一半,响起噗通几声。

    易拉罐里面掉出几粒臭烘烘的东西。

    李文帅脸色大变“这、这他妈是呕”

    钱老板神色也不怎么好看“您放心,您不是第一个吃出屎的客人。”

    李文帅

    他正要破口大骂,忽地,包厢内灯光闪了闪,温度陡然降了好几度。

    “你这什么破店空调坏的,灯也是坏的,有没有”

    话音戛然而止,李文帅瞪大眼睛,哆哆嗦嗦地抓住钱老板的胳膊“门、门口”

    钱老板扭头,只见一个浑身黑色的细高个儿怪人,扒拉着门缝看他们。

    见他们发现自己在偷看,细高个儿嘴角扬起,渐渐裂到了耳后根,半张脸都是嘴巴。

    “嘻嘻。”

    作者有话要说木有写完,好困,明天继续

    小天使们晚安呐3

    感谢在2021030415:29:442021030423:03: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zero30瓶;一只嗷10瓶;不吃狐萝卜8瓶;seet5瓶;迷迷糊糊1314、胖胖的肥兔子、麻辣香香锅、抹茶、张海棋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