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天道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因为邪教的事情,司怀回寝室的时候难得板着个脸,不是平常吊儿郎当的模样。

    董大山坐在床上唉声叹气,看见司怀这副样子,以为他们同病相怜,期中考试都考的很差。

    他从床上坐起来,苦着脸说“剩下半学期我们一定好好学习经济学。”

    “不然期末就挂科了。”

    司怀哦了一声,把书包扔到桌上,点开方道长的微信,复述了一遍邪教的可耻行径。

    李文帅走过,瞥见他们如出一辙的表情,心里一乐。

    他假装安慰董大山“上课不听又不写作业,考得差很正常的,反正还有半学期。”

    董大山问道“你考了几分”

    李文帅“我还没看呢,估计差不到哪里去。”

    听到这话,董大山也懒得再搭理他,爬下床坐到司怀边上,小声问“司怀,你考了几分啊我他妈刚刚60分,按照杨老师的算分比例,我期末至少得考80。”

    经济学课期末的总分是根据期中考试的分数、平时考勤分以及期末考试的得分综合算的,一旦其中一样分数偏低,都极有可能挂科。

    司怀疑惑“什么几分”

    “就上周的经济学期中考试啊,”董大山纳闷,“你没看成绩那怎么这幅样子”

    “你不懂。”

    司怀叹了口气“我这是忧国忧民。”

    董大山“”

    “您老是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吧,你考勤分比我还低。”

    知道司怀估计是犯懒,不想查分,董大山打开电脑“学号密码报给我。”

    司怀立马报出两串数字。

    点开网页,看见上面的分数,董大山惊了“卧槽,司怀”

    听见他董大山的咆哮,李文帅更乐了。

    他停下脚步,伸长脖子偷看电脑屏幕。

    看见屏幕正中的分数后,脸上的笑容僵住。

    100分

    怎么可能

    董大山扭头,看着懒懒晃悠着拖鞋,像个老大爷似的司怀,难以置信道“你居然背着我偷偷学习”

    “”

    司怀纳闷道“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惊讶”

    “你以前也考满分”

    董大山瞪大眼睛,点开去年的分数

    了,一溜的一百分、九十九分总之没有一门科目是下九十,但因为考勤分和不交作业,最后的总分被拉胯,变成了平平无奇的普通成绩。

    “爸爸,教我做题吧”

    李文帅没有听见两人后面的对话,他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分数。

    怎么只有70分

    他明明所有题都做了,司怀那小子都能满分

    李文帅咬牙切齿,发短信给杨老师,表示自己想要查分,确认一下成绩。

    消息刚发出去,他便听见董大山说“你最近不是去余镇的古墓了么,最近不少余镇的叔叔阿姨都来买符,生意好到我回消息都来不及。”

    听见古墓和道观的事情,李文帅脸色更差了。

    他堂哥的案子现在还在判,虽然没有把他供出来,但是堂哥自己坐牢的是免不了的。

    凭什么司怀就能搞封建迷信他哥卖了几个文物就要被抓

    对,杨老师肯定也是因为司怀的封建迷信给他透题了

    李文帅越想越气,攥紧手机夺门而出。

    门被大力关上,声音响到隔壁寝室的同学都骂骂咧咧。

    董大山现在是清楚了李文帅的性格,也知道司怀对他的漠视,没有说李文帅的事情,转而说“你看,所以我觉得我成绩不好,有一部分原因是在给你打工。”

    “司怀,你要对我负责。”

    “我是有夫之夫,请你自重。”

    网上,道天观的热度越来越高,一方面是因为司怀的露脸照,一方面是因为白云观的信众多。微博底下的热评分成了两派,不是问照片里的人是谁,就是骂道天观碰瓷,道天观信众的评论则丝毫没有热度。

    一分钟内,我要这个男人的所有资料。

    啊啊啊啊为什么就是没人说他到底是谁啊

    道长,快来超度我。

    我已经替白云观举报了道天观。

    啊这个好像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啊。

    好像是商阳大学的

    大学生爷笑了,毛都没长齐就来骗人

    不是吧不是吧,现在和尚都要硕士文凭了,观主才大学在读

    大学生有问题我看你连大学都没考上吧。

    因为爆出大学生的事情,吵架的人越来越多,在校大学生们纷纷掏出键盘,微博热度一再上升,蹭到了热搜的尾巴。

    陆氏集团

    易助理做完手头的工作,收到华国道教协会发来的邮件,说要补充道观供奉祖师爷的资料。

    道观宫殿建筑众多,具体看道观规模,除了三清殿之外,通常还设有祖师殿,各个教派、道观信仰不同的祖师爷,祖师殿里通常供奉着不同的祖师爷。

    易助理记得之前的文件上简要地写过祖师爷是道天天尊的,便上网搜索了一下,结果跳出来一堆关于道天观的微博。

    他愣了会儿,心道道观还没建就出名了

    哪个内奸走漏了消息

    点开链接,看到司怀的照片,易助理恍然大悟。

    原来司家少爷才是道观观主。

    这对夫夫一个搞宗教,一个搞科学。

    这就是新时代资本家的联姻么

    易助理刷完微博和评论,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陆总。”

    “进来。”

    “陆总,道谢审批需要道观祖师爷的资料,我没有搜索到关于道天天尊的信息。”

    陆修之指尖顿了顿“我知道了。”

    易助理继续说“另外,道天观微博因为评论一直在吵架上了热搜。”

    “需要处理么”

    闻言,陆修之眉心微蹙,他平常不会看微博,唯一使用的社交软件是微信。

    打开微博,跳出了登录提示。

    陆修之“账号。”

    易助理连忙为他登上自己不常用的小号。

    陆修之划了划,面无表情地问“哪里”

    易助理点开道天观微博主页。

    看见底下的评论,陆修之眉头皱得更紧了“热搜撤了,这些账号按微博规则处理。”

    说完,他转发评论关于合作愉快的微博你很棒。

    等了会儿,见陆修之不说话了,易助理小声说“陆总,我”

    陆修之抿了抿唇,问道“为什么他不回我的评论”

    易助理沉默片刻“可能是看不见吧。”

    陆修之“为什么看不见”

    “因为”

    易助理科普了一下微博和微信的差别,以及使用方法。

    几小时后,陆修之登上了名为陆氏科技总

    裁的金v账号。

    “为什么还是没有回复”

    “可能没有刷新出来您要不问一下”

    陆修之当然不可能问司怀为什么不回复自己的评论,当晚,他委婉地对司怀说“道天观微博粉丝不少。”

    司怀点点头“因为之前抽奖了,还有不少黑粉。”

    说着,他点开微博看了看粉丝,注意到最新粉丝中多了个金v。

    居然还是个总裁。

    司怀点进主页一看,十几个粉丝。

    肯定是假的。

    陆修之见他毫无反应,皱了皱眉。

    还没有刷新么

    司怀刷完微博,发现已经晚上八点了。

    大和尚今天居然没有让他学习。

    司怀悄悄瞥了眼,陆修之低头看着手机,手指一划一划,似乎在看什么重要东西。

    思索片刻,他放轻脚步,准备溜回房间。

    刚起身,陆修之突然开口道“今晚不学习。”

    司怀乐了“真的吗”

    陆修之嗯了一声“写作业。”

    司怀脸上的笑容消失。

    陆修之掀了掀眼皮,静静地看着他“有人问过你道天天尊的事迹么”

    司怀愣了下“好像没有。”

    淘宝店铺平常都是问关于符纸的事情,代上香服务大多数年轻人,不清楚道教的事情,最多问一句祖师爷管什么灵,司怀当然说管什么都灵。

    没有人问过关于祖师爷的来历、事迹。

    陆修之淡淡地说“三清统御诸天神,为神王之宗;玉皇为总执天道之神,掌管三界;北极大帝为众星之王这些话他们的信众都倒背如流。”

    “其次,各个道观都有祖师爷的传说故事,道天天尊的呢”

    司怀陷入了沉思,师兄从来没有和他说过祖师爷的事迹。

    该不会是没有吧

    陆修之“这是作业,你好好想。”

    司怀点头,他会好好编的。

    以后反正用得到,一劳永逸。

    回到房间,司怀完整的翻看了一遍师兄的手札。

    关于祖师爷的记载只有一句话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三是指三清,司怀盯着这句话看了会儿,嘀咕道“这么看来,祖师爷岂不是三清尊神的爸爸”

    四舍五入,他不就是三

    清的兄弟了

    司怀感慨了会儿,在备忘录打字道天天尊,是为天道,万物规则之神

    编完称号,他翻开神话故事书,把祖师爷加进了三清四御等等各个神仙的故事里。

    第二天一早,司怀导出备忘录,发给陆修之。

    “陆先生,我写完作业了”

    看见第一行字,陆修之沉默片刻,把文件发给易助理好好润色。

    网络那端的易助理通读全文,在心里直呼牛逼,稍稍修改了一些语句问题,立马给全国道协发邮件,顺便给道天天尊加了个百科词条。

    过了两天,司怀在微博发了一小段祖师爷的神话故事,惊讶地发现评论少了很多,而且少的都是吵架骂人的评论。

    他乐呵呵地跑去院子,想告诉祖师爷这个好消息,发现小青正在牌位前拜拜。

    小青板着个小脸,边上也没有放着肉团,看样子是因为别的事情在拜祖师爷。

    司怀走近后,小青睁开眼睛,乌黑眸子充斥着迷茫。

    “司怀,人死了以后会去哪里呢”

    司怀顿了顿“会去该去的地方。”

    小青似懂非懂“那我是该留在这里的吗”

    司怀沉默片刻,轻轻地嗯一声。

    上次的度亡道场,小青没有任何反应,说明他的存在不同于其他厉鬼

    “你不想留在这里吗”

    小青仰头一笑“想的。”

    “我要跟着司怀。”

    小青继续给祖师爷上香,司怀看着他,手机疯狂震动起来,是方道长的微信电话。

    “司观主,查到通缉犯祝诚的踪迹了,他似乎在五泽镇的山里,我和其他道友们准备过去。”

    司怀眼睛一亮,连忙说“我也去。”

    方道长打电话的目的便是这个,听见司怀主动说,连忙问道“这几天是工作日,你没有课吗”

    “五泽镇虽然近,但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

    司怀面不改色“没有课。”

    挂掉电话,他连忙拨通辅导员的微信电话

    “老师,我要请一周假。”

    一周假不短,电话那端安静片刻,响起辅导员担忧的声音“怎么了生病了么”

    司怀“不是,我要去拯救

    世界。”

    “驳回。”

    司怀“那我生病了。”

    作者有话要说道天的意思之前有提过,好像很多小天使木有看到挠头

    今天下午晚上去过生日,嘿嘿,所以晚上0点的更新没有了dbq写了一早上才写出一章

    最后,今天月底啦,想要白白的液体请假也理直气壮地要液体

    感谢在2021022722:09:042021022811:44: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冷毁、苍又30瓶;hiser20瓶;枕梦、唐昔、鸣蜩余八、nancy、吃兔子的鱼10瓶;于六六是山大王、孑陌若、每月吃土的修仙党、墨亦、四角星、转角回头5瓶;柠檬黄的酸柠檬、抹茶、是芋泥吖2瓶;小花、张海棋、清婉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