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出饿气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牢饭好吃吗”

    司怀不清楚,上网搜了搜商阳监狱的待遇,惊了“好像还挺好吃的。”

    每天三餐多样化,鸡鸭鱼肉样样都有,哪怕外界肉类价格飙涨,监狱内也一定会,而且时不时加餐。

    狱内罪犯自愿参加劳动生产改造,意思是不想干活的话可以在监狱里白吃白喝白住吗

    司怀把手机递给小青,小青远远地看了眼屏幕,奶声奶气地说“司怀,我不太认识这些字。”

    七八岁刚上小学,字的确还没有认全。

    司怀想了想,便给他读了一遍。

    小青惊呆了,人类监狱待遇这么好的吗

    “那、那地府的呢”

    司怀继续搜索,没有搜到。

    他琢磨了会儿,不确定地说“应该差不多吧。”

    小青吸了吸口水,更饿了。

    陆修之走到院子,见小青跟着司怀往外走,撩起眼皮“它也去”

    司怀点头“不是姓王的请客吗”

    “能多吃一点就多吃一点,”他顿了顿,义正言辞地说,“不是说老司头的事情和姓王的肯定有关系么,我们不能便宜那种人,要替老司头出口恶气。”

    小青擦擦口水,板着小脸,认真地附和司怀“对,出饿气”

    陆修之“”

    走出陆家,撞上刚刚出门的司弘业和费秀绣。

    司弘业脚步一顿,问道“你们也出门”

    费秀绣淡定地说“他们和我们一起去见王兴盛。”

    司弘业愣了愣,这、这全家人一起出马守护他

    他老脸微红,沉声对司怀说“今天修之也在,你等会儿多看多学,不要浪费这个机会。”

    司怀奇怪地瞥了他一眼,吃饭还要学

    什么菜这么讲究

    王兴盛订的是一家日本料理,日式庭院风格,每个包厢都带有一个院子,院内栽着竹子和常绿乔木,树下有凉亭,可供客人选择室内或者室外用餐。

    这顿饭王兴盛抱有其他目的,没有带秘书。

    看见司弘业带着三个人走进包厢,他有些惊讶。

    “司总。”

    “王总。”

    司弘业身旁的三人,王兴盛一个都不认识。

    司弘业对外提起过自己找回了儿子,却从未带司怀出席过正式场合,陆修之也鲜少在外露面,只有寥寥无几的人知道陆氏集团总裁的长相,费秀绣虽然时常和司弘业赴宴,但王兴盛之前没有和司弘业有过接触,不清楚他小娇妻的模样。

    司弘业没有介绍,王兴盛理所当然地认为是秘书助理之类,没有多想。

    人到齐了,菜很快也上齐了。

    司怀对生的东西不感兴趣,一边悄悄给小青夹菜,一边打量王兴盛身上的阴气。

    一、二、三

    数到最后,司怀数糊涂了,小声问陆修之“我没看错吧”

    这姓王的为什么会染上那么多阴气

    “没有。”

    陆修之皱了皱眉,王兴盛身上的阴气淡到几乎没有,阴魂不是缠着他,只是碰见过。

    即使是这样,数量也太多了。

    司怀压低声音继续问“他是住在墓地的吗”

    陆修之沉默了,他竟然莫名的觉得有点道理。

    王兴主动为司弘业倒上清酒,开口道“司总,那天和陈局的”

    司弘业立马打断“王总,不要多说废话,我只和你谈公务。”

    王兴盛“”

    “不是,司总,我只是想解释一下那日事情的原委。”

    司弘业立马放下酒杯,作势要走。

    王兴盛连忙拿出文件“这是公司目前大致的开发意向。”

    司弘业勉为其难地接过。

    见王兴盛一副讨好司弘业的模样,费秀绣愈发确定这人别有所图,她攥紧手中的平安符,低声提醒司弘业“小心点。”

    司弘业“放心,你们在,我能出什么事。”

    前两天还不信司怀,这会儿又说这种话。

    费秀绣被他说懵了,认真思考了半晌,轻声问“你到底知道了王兴盛什么事”

    司弘业手一顿,喝了口清酒“还能是什么事,无非就是你老公的雄姿英发、惊才风逸,让他”

    后面的话不说,费秀绣也反应过来了。

    司弘业居然以为王兴盛馋他身子

    无语良久,费秀绣塞给他一张平安符“你撞邪了么”

    “他是想要你的命,所以我才喊了小司。”

    司弘业无奈地轻叹一声“你放心,公事公办我还是懂的,你不用哄骗我。”

    费秀绣“”

    有小青在,菜吃的飞快,借着点菜的机会,王兴盛连忙发消息给道长。

    包厢门再次打开,除了服务员,还有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他眉眼细长,浑身阴气,一迈进来,包厢内的温度便降了两分。

    司怀顿了顿,下意识地看向阴气来源。

    这人身上的阴气是姓王的数倍,浑身黑气,只不过和陆修之相比还是有些差距。

    司怀多看了他两眼,那人的视线也在司怀身旁顿了顿。

    “司总,这位是我朋友,祝诚。”

    司弘业敷衍地点了点头“王总,你不必如此。”

    王兴盛一脸茫然,他又做什么了

    司怀正在给小青夹菜,陆修之忽然抓住他的手,在他掌心写了两个字。

    张、亮。

    司怀愣了下,悄悄拿出手机,在桌下给陆修之发消息。

    那人是麻辣烫

    他整容了

    看见消息内容,陆修之眼皮跳了跳张亮的徒弟。

    司怀再次看向那人,好像是个那天在给他们开门的徒弟长得一样,但是又有点差距。

    这张脸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见司怀盯着自己,祝诚笑了“好久不见。”

    他的声音很古怪,明明是男性的嗓音,听起来却透着种阴柔,明明远坐在对面,却仿佛是在耳畔响起,令人毛骨悚然。

    下一秒,一阵阴风从院子里飘进来,包厢内灯光忽地暗了下去。

    再次亮起的时候,司怀发现包厢内的其他人神情都有些恍惚。

    就连陆修之也是,半阖着眸子,瞳孔有些失焦,像是陷入了什么梦境。

    司怀在他眼前挥了挥手,陆修之毫无反应。

    小青也发现了大家的变化,小声问道“司怀,大家怎么了”

    司怀想了想“他们吃饱了犯困,睁着眼睛做梦呢。”

    “你竟然没事。”祝诚阴恻恻的嗓音再次响起。

    司怀皱了皱眉,立马拿起手机。

    祝诚警惕地看着他,只见司怀按了几个键,将手机放到耳边,飞快地说“喂,是110吗”

    “我遇到通缉犯张亮麻辣烫的徒弟了。”

    “那个他是通缉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