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五泽镇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小山,出、出大事了”

    董大山的表哥比他大八岁,自小性格沉稳,董大山从来没听他用这种语气说过话,连忙问“怎么了”

    电话那端又是一阵嘈杂的声音,良久,才安静下来。

    表哥焦头烂额地说“你在家吗二姨在你边上么让她接电话。”

    “没有,我还在商阳呢,”董大山也急了,“家里到底出什么事了”

    “家里没事,厂子出事了。”

    董大山愣了愣,他妈是全职主妇,表哥家开的是家具摆件厂,怎么找他妈帮忙

    “厂子出什么事了”

    电话那端响起表嫂喊二姨的声音,似乎已经和他妈妈联系上了。

    表哥叹了口气,索性告诉董大山“得找神婆的那种事情,想问问二姨认不认识靠谱的。”

    灵异事件

    董大山下意识看了眼司怀,司怀已经叠完了元宝,正念念有词地分着“大山、大山哥”

    董大山顿了顿“我倒是知道一个道观。”

    “真的吗”

    表哥十分惊喜“是商阳的道观么”

    他知道表弟在商阳读书,大城市的道士神婆之类总比他们小镇的要靠谱专业些。

    董大山嗯了一声“观主现在就在我边上,要不你直接和他说说”

    他打开免提,把手机放到司怀桌上。

    “道长好,我姓王,是董玉山的表哥。”

    王表哥打完招呼,开门见山地说

    “我们厂做的是家居摆件生意,这几年发展的越来越好,单子越来越多,就打算扩大规模,前几天刚把新设备搬进新厂,结果第二天设备全莫名其妙地坏了。”

    “一批原材料被水泡烂了,可这几天根本就没有下过雨,到货检查的时候也是好好的,只是在仓库放了一晚上。”

    王表哥缓了缓,继续说“厂子事情没解决,我就给工人们放了两天假,自己也休息两天。”

    “结果,就刚刚发生的,后院养的十几只鸡全死了”

    厂子发生的几件怪事,他还能安慰自己大概是供应商的货有问题、工人们没看住等等,可十几只鸡血淋淋地死在他眼前,王表哥是真的害怕了。

    “道、道长,您说会是因为新厂风水问题吗还是因为搬迁的时候我没有做法事难道是不小心惹到什么”

    司怀本来就没有系统学过风水鬼怪之类的知识,王表哥还给了那么多选择。

    他想了想“都有可能。”

    王表哥大惊失色,粗犷的声音都尖了两分“什么都是吗”

    司怀沉默片刻“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王表哥连忙说“道长,您明天有空吗我派车来接,麻烦您看看,然后做个道场什么的。”

    司怀看了看时间,明后天正好是周末。

    陆修之不用上班。

    “地址在哪儿”

    “就在商阳邻市的五泽古镇,很近的。”

    司怀有些犹豫,他不确定陆修之有没有时间。

    “酬金二十五万您看可以么”

    二十五万半年的营收

    司怀当机立断“当然没有问题。”

    陆修之肯定有时间的,没有的话,挤挤也就出来了。

    接了这么一个大单子,司怀无心翘课宅寝室,急吼吼地回了陆家。

    还没进门,他就听见屋内熟悉的中年男高音“修之,前段时间麻烦你照顾司怀了。”

    “不麻烦。”

    司怀推开门,司弘业和费秀绣坐在沙发上喝茶。

    他一屁股坐到陆修之边上“你们怎么来了”

    “刚出差回来。”

    司弘业解释一句,继续和陆修之说话“修之,不如明天咱们俩家一起吃个饭”

    司怀剥香蕉的手顿了顿,这老东西这么一回来就要和他抢人

    “城南的高尔夫球场唔”

    司怀把香蕉塞进他嘴里“他没空,我们明天要去度蜜月。”

    司弘业

    他震惊地瞪大眼睛,一时间忘记呵斥司怀的行为。

    费秀绣惊讶片刻,问道“什么蜜月”

    司怀奇怪地瞥了她一眼“结婚蜜月啊,老司没带你去”

    司弘业

    他扔掉香蕉,嗓音下意识地拔高“结婚什么结婚”

    “你不是让我们结婚么我们前不久就领证了。”

    司怀反问“你不知道”

    司弘业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没人告诉他,他怎么会知道

    “你、你”司弘业艰难地压下怒气,问道

    ,“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没有提前告诉我”

    司怀“告诉你干嘛”

    “又不是和你结婚。”

    司弘业嘴角一抽“我是你爹”

    司怀哦了一声“你结婚的时候也没告诉我。”

    “扯平了。”

    “什么扯平不扯平。”

    司弘业艰难地压住怒气,他第一次结婚的时候司怀没出生,第二次结婚的时候司怀还没找到。

    他觉得自己再和司怀聊下去,肯定要被气死。

    司弘业一口气灌完茶,对陆修之说“修之,我们去书房详谈。”

    司怀立马站起来“我也去。”

    他可不能让老司把陆修之拐走了,二十五万呢

    陆修之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不准备蜜月的事情么”

    闻言,司怀瞬间乖乖坐下。

    这是同意和他出门了,大和尚向来说到做到。

    见陆修之一句话便制住了司怀,司弘业皱了皱眉。

    这臭小子怎么这么听话了

    走进书房,司弘业直接问“你们是什么时候”

    陆修之“大约半个月前。”

    半个前,司弘业没有出差,还在商阳。

    他心底越发不满,面上勉强维持着长辈的神色“修之,司怀不懂事,你怎么也没有通知我”

    陆修之轻轻叩了下桌面,撩起眼皮“我以为司怀会告诉您。”

    言下之意,没想到司怀和你的关系差成这样。

    司弘业脸色变了变,低声道“因为小时候的事情,司怀一直怪我。”

    陆修之抿了抿唇,嗓音冷淡“据我所知,您当初只找了他一年。”

    司怀当初走丢的事情闹得商阳满城风雨,一年后,司家却撤下所有寻人启事,反倒是至交的陆家,多找了司怀数年。

    “是您先没有尽到父亲的义务。”

    第二天一早,司怀和陆修之一起出门。

    路过小木屋,他停下脚步,把行李箱交给陆修之“我去给祖师爷上柱香。”

    司怀点燃香,简单地汇报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

    他一抬头,对上一双没有眼白的眼睛。

    司怀朝着小青招招手,让他站到自己身边“对了,这是咱们道观新来的鬼,叫小青。”

    小青学着他的模样拜了拜“祖师爷好。”

    司怀

    继续说“祖师爷,保佑我这次五泽古镇的事情顺顺利利。”

    “然后发大财,给您搬个新家,咱们道观事业红红火火”

    小青懵懂地问“发财”

    “是啊,”司怀叹了口气,解释道,“哥哥太穷了,今天要和大哥哥一起去抓鬼赚钱。”

    小青眨了眨眼睛“我也去赚钱。”

    “我厉害的。”

    司怀本想让他在家好好呆着,想到小青的战斗力后,还是同意了。

    看着车上多出来的鬼灯泡,陆修之扬了扬眉“蜜月”

    司怀点点头,面不改色地说“主要是度蜜月,顺便出个差。”

    “小青正好可以给你当保镖。”

    小青挺了挺胸,一脸骄傲“我是厉鬼。”

    “”

    陆修之偏头,静静地看着司怀的侧脸。

    “司怀。”

    司怀心虚地应了一声。

    “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会同意的。”

    司怀都做好陆修之生气的准备了,没想到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下意识问“为什么”

    窗外车水马龙,绿灯亮起,一堆人哗啦啦的穿过斑马线,隐约可以听到人们说话的声音。

    没有厉鬼,没有精怪。

    一个平静普通的早晨。

    陆修之曾经求之不得的生活。

    他垂下眼睫,轻轻地笑了声“夫夫之间还要这么见外么”

    司怀怔了怔,耳朵有点麻了。

    大和尚笑起来怪好听的。

    抵达五泽古镇的时候已经中午了,工厂又出事了,王表哥只好请民宿员工先带司怀和陆修之去民宿吃饭休息,晚点再来。

    员工递上厚厚的菜单“需要其他的东西打电话给前台就好了。”

    司怀接过菜单,王表哥包吃包住,他一点都没有客气,点完了大半本菜单。

    瞥见小青亮晶晶的嘴角,司怀问道“还有什么想要的么”

    小青凑过去看,一眼就注意到菜品下方三位数四位数的金额。

    他不清楚金额大不大,但是记得司怀早上说过自己很穷的。

    他又吃很多

    小青咽了咽口水,注意到桌上放着的房卡。

    房卡上贴着两行字

    免费ifi

    账号t1501;密码88888

    “看好了吗”

    小青小手一挥,故作淡定地说“要十份免费ifi。”

    “二、二十份吧”,,